首页上一回 下一回



作者
吴承恩/挪威龙 播音 裴殷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第二回

《西游记》第二回
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本合元神







话表美猴王得了姓名,怡然踊跃,对菩提前作礼启谢。那祖师即命大众引孙悟空出二门外,教他洒扫应对,进退周旋之节,众仙奉行而出。悟空到门外,又拜了大众师兄,就于廊庑之间,安排寝处。次早,与众师兄学言语礼貌,讲经论道,习字焚香,每日如此。闲时即扫地锄园,养花修树,寻柴燃火,挑水运浆。凡所用之物,无一不备。在洞中不觉倏六七年。

  一日,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真个是——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

  孙悟空在旁闻讲,喜得他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忽被祖师看见,叫孙悟空道:“你在班中,怎么颠狂跃舞,不听我讲?”悟空道:“弟子诚心听讲,听到老师父妙音处,喜不自胜,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望师父恕罪!”祖师道:“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悟空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祖师道:“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你今要从我学些什么道?”悟空道:“但凭尊师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

  祖师道:“‘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旁门皆有正果。不知你学那一门哩?”悟空道:“凭尊师意思,弟子倾心听从。”祖师道:“我教你个‘术’字门中之道如何?”悟空道:“术门之道怎么说?”祖师道:“术字门中,乃是些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理。”悟空道:“似这般可得长生么?”祖师道:“不能,不能!”悟空道:“不学,不学!”
  祖师又道:“教你‘流’字门中之道如何?”悟空又问:“流字门中是甚义理?”祖师道:“流字门中,乃是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或看经,或念佛,并朝真降圣之类。”悟空道:“似这般可得长生么?”祖师道:“若要长生,也似壁里安柱。”悟空道:“师父,我是个老实人,不晓得打市语。怎么谓之‘壁里安柱’?”祖师道:“人家盖房欲图坚固,将墙壁之间立一顶柱,有日大厦将颓,他必朽矣。”悟空道:“据此说,也不长久。不学,不学!”

  祖师道:“教你‘静’字门中之道如何?”悟空道:“静字门中是甚正果?”祖师道:“此是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悟空道:“这般也能长生么?”祖师道:“也似窑头土坯。”悟空笑道:“师父果有些滴㳠。一行说我不会打市语。怎么谓之‘窑头土坯’?”祖师道:“就如那窑头上,造成砖瓦之坯,虽已成形,尚未经水火锻炼,一朝大雨滂沱,他必滥矣。”悟空道:“也不长远。不学,不学!”

  祖师道:“教你‘动’字门中之道如何?”悟空道:“动门之道却又怎么?”祖师道:“此是有为有作,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炼秋石,并服妇乳之类。”悟空道:“似这等也得长生么?”祖师道:“此欲长生,亦如水中捞月。”悟空道:“师父又来了。怎么叫做‘水中捞月’?”祖师道:“月在长空,水中有影,虽然看见,只是无捞摸处,到底只成空耳。”悟空道:“也不学,不学!”

  祖师闻言,咄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唬得那一班听讲的,人人惊惧,皆怨悟空道:“你这泼猴,十分无状!师父传你道法,如何不学,却与师父顶嘴!这番冲撞了他,不知几时才出来呵!”此时俱甚报怨他,又鄙贱嫌恶他。悟空一些儿也不恼,只是满脸陪笑。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只是忍耐无言。祖师打他三下者,教他三更时分存心;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者,教他从后门进步,秘处传他道也。

  当日悟空与众等,喜喜欢欢,在三星仙洞之前,盼望天色,急不能到晚。及黄昏时,却与众就寝,假合眼,定息存神。山中又没打更传箭,不知时分,只自家将鼻孔中出入之气调定。约到子时前后,轻轻的起来,穿了衣服,偷开前门,躲离大众,走出外,抬头观看,正是那——
  月明清露冷,八极迥无尘。深树幽禽宿,源头水溜汾。
  飞萤光散影,过雁字排云。正直三更候,应该访道真。

  你看他从旧路径至后门外,只见那门儿半开半掩,悟空喜道:“老师父果然注意与我传道,故此开着门也。”即曳步近前,侧身进得门里,只走到祖师寝榻之下。见祖师蜷部身躯,朝里睡着了。悟空不敢惊动,即跪在榻前。那祖师不多时觉来,舒开两足,口中自吟道:
  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悟空应声叫道:“师父,弟子在此跪候多时。”祖师闻得声音是悟空,即起披衣盘坐,喝道:“这猢狲!你不在前边去睡,却来我这后边作甚?”悟空道:“师父昨日坛前对众相允,教弟子三更时候,从后门里传我道理,故此大胆径拜老爷榻下。”祖师听说,十分欢喜,暗自寻思道:“这厮果然是个天地生成的,不然,何就打破我盘中之暗谜也?”悟空道:“此间更无六耳,止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祖师道:“你今有缘,我亦喜说。既识得盘中暗谜,你近前来,仔细听之,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悟空叩头谢了,洗耳用心,跪于榻下。祖师云:
  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性命无他说。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
  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
  得清凉,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
  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

  此时说破根源,悟空心灵福至。切切记了口诀,对祖师拜谢深恩,即出后门观看。但见东方天色微舒白,西路金光大显明。依旧路转到前门,轻轻的推开进去,坐在原寝之处,故将床铺摇响道:“天光了,天光了!起耶!”那大众还正睡哩,不知悟空已得了好事。当日起来打混,暗暗维持,子前午后,自己调息。
  却早过了三年,祖师复登宝座,与众说法。谈的是公案比语,论的是外像包皮。忽问:“悟空何在?”悟空近前跪下:“弟子有。”祖师道:“你这一向修些什么道来?”悟空道:“弟子近来法性颇通,根源亦渐坚固矣。”祖师道:“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已注神体,却只是防备着三灾利害。”悟空听说,沉吟良久道:“师父之言谬矣。我尝闻道高德隆,与天同寿,水火既济,百病不生,却怎么有个‘三灾利害’?”祖师道:“此乃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虽驻颜益寿,但到了五百年后,天降雷灾打你,须要见性明心,预先躲避。躲得过寿与天齐,躲不过就此绝命。再五百年后,天降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再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熏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唤做鸹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所以都要躲过。”悟空闻说,毛骨悚然,叩头礼拜道:“万望老爷垂悯,传与躲避三灾之法,到底不敢忘恩。”祖师道:“此亦无难,只是你比他人不同,故传不得。”悟空道:“我也头圆顶天,足方履地,一般有九窍四肢,五脏六腑,何以比人不同?”祖师道:“你虽然像人,却比人少腮。”原来那猴子孤拐面,凹脸尖嘴。悟空伸手一摸,笑道:“师父没成算。我虽少腮,却比人多这个素袋,亦可准折过也。”祖师说:“也罢,你要学那一般?有一般天罡数,该三十六般变化;有一般地煞数,该七十二般变化。”悟空道:“弟子愿多里捞摸,学一个地煞变化罢。”祖师道:“既如此,上前来,传与你口诀。”遂附耳低言,不知说了些什么妙法。这猴王也是他一窍通时百窍通,当时习了口诀,自修自炼,将七十二般变化都学成了。

  忽一日,祖师与众门人在三星洞前戏玩晚景。祖师道:“悟空,事成了未曾?”悟空道:“多蒙师父海恩,弟子功果完备,已能霞举飞升也。”祖师道:“你试飞举我看。”悟空弄本事,将身一耸,打了个连扯跟头,跳离地有五六丈,踏云霞去勾有顿饭之时,返复不上三里远近,落在面前,带手道:“师父,这就是飞举腾云了。”祖师笑道:“这个算不得腾云,只算得爬云而已。自古道:神仙朝游北海暮苍梧。似你这半日,去不上三里,即爬云也还算不得哩。”悟空道:“怎么为‘朝游北海暮苍梧’?”祖师道:“凡腾云之辈,早辰起自北海,游过东海、西海、南海,复转苍梧。苍梧者,却是北海零陵之语话也。将四海之外,一日都游遍,方算得腾云。”悟空道:“这个却难,却难!”祖师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悟空闻得此言,叩头礼拜,启道:“师父,为人须为彻,索性舍个大慈悲,将此腾云之法,一发传与我罢,决不敢忘恩。”祖师道:“凡诸仙腾云,皆跌足而起,你却不是这般。我才见你去,连扯方才跳上。我今只就你这个势,传你个筋斗云罢。”悟空又礼拜恳求,祖师却又传个口诀道:“这朵云,捻着诀,念动真言,攒紧了拳,将身一抖,跳将起来,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哩!”大众听说,一个个嘻嘻笑道:“悟空造化!若会这个法儿,与人家当铺兵,送文书,递报单,不管那里都寻了饭吃。”师徒们天昏各归洞府。这一夜,悟空即运神炼法,会了筋斗云。逐日家无拘无束,自在逍遥,此亦长生之美。

  一日,春归夏至,大众都在松树下会讲多时。大众道:“悟空,你是那世修来的缘法?前日老师父附耳低言,传与你的躲三灾变化之法,可都会么?”悟空笑道:“不瞒诸兄长说,一则是师父传授,二来也是我昼夜殷勤,那几般儿都会了。”大众道:“趁此良时,你试演演,让我等看看。”悟空闻说,抖擞精神,卖弄手段道:“众师兄请出个题目,要我变化什么?”大众道:“就变颗松树罢。”悟空捻着诀,念动咒语,摇身一变,就变做一颗松树。真个是——
  郁郁含烟贯四时,凌云直上秀贞姿。全无一点妖猴像,尽是经霜耐雪枝。

  大众见了,鼓掌呵呵大笑,都道:“好猴儿,好猴儿!”不觉的嚷闹,惊动了祖师,祖师急拽杖出门来问道:“是何人在此喧哗?”大众闻呼,慌忙检束,整衣向前。悟空也现了本相,杂在丛中道:“启上尊师,我等在此会讲,更无外姓喧哗。”祖师怒喝道:“你等大呼小叫,全不像个修行的体段。修行的人,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如何在此嚷笑?”大众道:“不敢瞒师父,适才孙悟空演变化耍子。教他变颗松树,果然是颗松树,弟子们俱称扬喝采,故高声惊冒尊师,望乞恕罪。”祖师道:“你等起去。”叫:“悟空过来!我问你弄什么精神,变什么松树?这个工夫,可好在人前卖弄?假如你见别人有,不要求他?别人见你有,必然求你。你若畏祸却要传他,若不传他,必然加害,你之性命又不可保。”悟空叩头道:“只望师父恕罪!”祖师道:“我也不罪你,但只是你去罢。”悟空闻此言,满眼堕泪道:“师父,教我往那里去?”祖师道:“你从那里来,便从那里去就是了。”悟空顿然醒悟道:“我自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来的。”祖师道:“你快回去,全你性命;若在此间断然不可!”悟空领罪,“上告尊师我也离家有二十年矣,虽是回顾旧日儿孙,但念师父厚恩未报,不敢去。”祖师道:“那里什么恩义?你只不惹祸不牵带我就罢了!”悟空见没奈何,只得拜辞,与众相别。祖师道:“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悟空道:“决不敢提起师父一字,只说是我自家会的便罢。”
  悟空谢了,即抽身,捻着诀,丢个连扯,纵起筋斗云,径回东胜。那里消一个时辰,早看见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自知快乐,暗暗的自称道:
  去时凡骨凡胎重,得道身轻体亦轻。举世无人肯立志,立志修玄玄自明。
  当时过海波难进,今日回来甚易行。别语叮咛还在耳,何期顷刻见东溟。

  悟空按下云头,直至花果山,找路而走,忽听得鹤唳猿啼,鹤唳声冲霄汉外,猿啼悲切甚伤情。即开口叫道:“孩儿们,我来了也!”那崖下石坎边,花草中,树木里,若大若小之猴,跳出千千万万,把个美猴王围在当中,叩头叫道:“大王,你好宽心!怎么一去许久?把我们俱闪在这里,望你诚如饥渴!近来被一妖魔在此欺虐,强要占我们水帘洞府,是我等舍死忘生,与他争斗。这些时,被那厮抢了我们家火,捉了许多子侄,教我们昼夜无眠,看守家业。幸得大王来了。大王若再年载不来,我等连山洞尽属他人矣。”悟空闻说,心中大怒道:“是什么妖魔,辄敢无状!你且细细说来,待我寻他报仇。”众猴叩头:“告上大王,那厮自称混世魔王,住居在直北下。”悟空道:“此间到他那里,有多少路程?”众猴道:“他来时云,去时雾,或风或雨,或电或雷,我等不知有多少路。”悟空道:“既如此,你们休怕,且自顽耍,等我寻他去来。”
  好猴王,将身一纵,跳起去,一路筋斗,直至北下观看,见一座高山,真是十分险峻。好山——
  笔峰挺立,曲涧深沉。笔峰挺立透空霄,曲涧深沉通地户。两崖花木争奇,几处松篁斗翠。左边龙,熟熟驯驯;右边虎,平平伏伏。每见铁牛耕,常有金钱种。幽禽斯朔声,丹凤朝阳立。石磷磷,波净净,古怪跷蹊真恶狞。世上名山无数多,花开花谢蘩还众。争如此景永长存,八节四时浑不动。诚为三界坎源山,滋养五行水脏洞!

  美猴王正默观看景致,只听得有人言语,径自下山寻觅。原来那陡崖之前,乃是那水脏洞。洞门外有几个小妖跳舞,见了悟空就走,悟空道:“休走!借你口中言,传我心内事。我乃正南方花果山水帘洞洞主。你家什么混世鸟魔,屡次欺我儿孙,我特寻来,要与他见个上下!”
  那小妖听说,疾忙跑入洞里报道:“大王,祸事了!”魔王道:“有甚祸事?”小妖道:“洞外有猴头称为花果山水帘洞洞主,他说你屡次欺他儿孙,特来寻你,见个上下哩!”魔王笑道:“我常闻得那些猴精说他有个大王,出家修行去,想是今番来了。你们见他怎生打扮,有甚器械?”小妖道:“他也没甚么器械,光着个头,穿一领红色衣,勒一条黄丝绦,足下踏一对乌靴,不僧不俗,又不像道士神仙,赤手空拳,在门外叫哩。”魔王闻说:“取我披挂兵器来!”那小妖即时取出。那魔王穿了甲胄,绰刀在手,与众妖出得门来,即高声叫道:“那个是水帘洞洞主?”悟空急睁睛观看,只见那魔王——
  头戴乌金盔,映日光明;身挂皂罗袍,迎风飘荡。下穿着黑铁甲,紧勒皮条;足踏着花褶靴,雄如上将。腰广十围,身高三丈。手执一口刀,锋刃多明亮。称为混世魔,磊落凶模样。

  猴王喝道:“这泼魔这般眼大,看不见老孙!”魔王见了,笑道:“你身不满四尺,年不过三旬,手内又无兵器,怎么大胆猖狂,要寻我见什么上下?”悟空骂道:“你这泼魔,原来没眼!你量我小,要大却也不难。你量我无兵器,我两只手彀着天边月哩!你不要怕,只吃老孙一拳!”纵一纵跳上去,劈脸就打。那魔王伸手架住道:“你这般矬矮,我这般高长,你要使拳,我要使刀,使刀就杀了你,也吃人笑,待我放下刀,与你使路拳看。”悟空道:“说得是。好汉子,走来!”那魔王丢开架子便打,这悟空钻进去相撞相迎。他两个拳捶脚踢,一冲一撞。原来长拳空大,短簇坚牢,那魔王被悟空掏短胁,撞丫裆,几下筋节,把他打重了。他闪过,拿起那板大的钢刀,望悟空劈头就砍。悟空急撤身,他砍了一个空。悟空见他凶猛,即使身外身法,拔一把毫毛,丢在口中嚼碎,望空喷去,叫一声:“变!”即变做三二百个小猴,周围攒簇。
  原来人得仙体,出神变化无方。不知这猴王自从了道之后,身上有八万四千毛羽,根根能变,应物随心。那些小猴,眼乖会跳,刀来砍不着,枪去不能伤。你看他前踊后跃,钻上去把个魔王围绕,抱的抱,扯的扯,钻裆的钻裆,扳脚的扳脚,踢打挦毛,抠眼睛,捻鼻子,抬鼓弄,直打做一个攒盘。这悟空才去夺得他的刀来,分开小猴,照顶门一下,砍为两段,领众杀进洞中,将那大小妖精,尽皆剿灭。却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又见那收不上身者,却是那魔王在水帘洞擒去的小猴,悟空道:“汝等何为到此?”约有三五十个,都含泪道:“我等因大王修仙去后,这两年被他争吵,把我们都摄将来,那不是我们洞中的家火?石盆石碗都被这厮拿来也。”悟空道:“既是我们的家火,你们都搬出外去。”随即洞里放起火来,把那水脏洞烧得枯干,尽归了一体。对众道:“汝等跟我回去。”众猴道:“大王,我们来时,只听得耳边风响,虚飘飘到于此地,更不识路径,今怎得回乡?”悟空道:“这是他弄的个术法儿,有何难也!我如今一窍通,百窍通,我也会弄。你们都合了眼,休怕!”
  好猴王,念声咒语,驾阵狂风,云头落下,叫:“孩儿们,睁眼。”众猴脚髹实地,认得是家乡,个个欢喜,都奔洞门旧路。那在洞众猴,都一齐簇拥同入。分班序齿,礼拜猴王。安排酒果,接风贺喜。启问降魔救子之事,悟空备细言了一遍,众猴称扬不尽道:“大王去到那方,不意学得这般手段。”悟空又道:“我当年别汝等,随波逐流,飘过东洋大海,径至南赡部洲,学成人像。着此衣,穿此履,摆摆摇摇,云游了八九年余,更不曾有道。又渡西洋大海,到西牛贺洲地界,访问多时,幸遇一老祖,传了我与天同寿的真功果,不死长生的大法门。”众猴称贺,都道:“万劫难逢也!”悟空又笑道:“小的们,又喜我这一门皆有姓氏。”众猴道:“大王姓甚?”悟空道:“我今姓孙,法名悟空。”众猴闻说,鼓掌忻然道:“大王是老孙,我们都是二孙三孙细孙小孙,一家孙,一国孙,一窝孙矣!”都来奉承老孙,大盆小碗的椰子酒、葡萄酒、仙花仙果,真个是合家欢乐!咦!贯通一姓身归本,只待荣迁仙箓名。毕竟不知怎生结果,居此界终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 吴承恩)



《西游漫注》第二回

(1)不一样的讲礼貌(2)四门皆空空(3)悟性呀悟性(4)一伸脖子就露项(5)没有巧合的巧合(6)功夫与道法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不一样的讲礼貌

 

这孙悟空一入修炼的门,第一步,却是祖师安排其他门徒到二门外学习小学的课程,也就是现在社会上,我指的是中国大陆的社会上,最严重缺乏的礼仪常识。修炼人学什么礼仪嘛。可是中国传统的礼仪,用处大了去了。现在的人不知道,几百年来的人们都不知道了,正是这个礼仪,强烈影响了中国人的举止和性格。并且,中国传统礼仪,是通往修炼道路的一个基础。懂得传统礼仪的人,会非常容易走向更高境界。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中国传统礼仪中,本身就包含着跟高层面境界相通的心灵指引的部份。

呃,你想举出反例了——我明白。你可能想说历史上有不少怪诞的达人、隐士、高手来。啊,千万别举武侠小说中的例子,这个武侠小说不靠谱。历史上,的确有许多以次充好、以怪充高的怪蜀黍,听了俗人话就跑去洗耳朵的许由、喝点酒就耍疯裸奔的刘伶、跟猪猡把酒共饮的诸阮,反正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从正的到负的、从歪的到邪的,什么样的典型人物都不缺少,品种丰富。

正是因为这些惊世骇俗的狂人,给很多后世人留下了错误的印象,以为超凡脱俗就是惊世骇俗,以为惊世骇俗就是放荡形骸,以为放荡形骸就是跟正常人的不同,以为跟正常人不同就等同于神神经经、疯疯癫癫、大头朝下。其实这些人,是完全不入流的,在世俗中这些人就是理智欠缺,在修道上,这些人当然是与正宗的修道人背道而驰。

这孙悟空要入修道的门,第一步就得是懂得做一个举止高贵的人,起码得是一个看上去举止得体、行为正常的。

修道中,很多道理和一般人所认为的,都是反的。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反么……其实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向上的、一个是向下的。因为朝下呢,人人都看得见,所以人人都以为跟常理相反是大头朝下呢。而这个朝上呢,朝上的人们很少能看到、看到了也很难懂,所以基本忽略这个方向。所以么,那些总想标新立异的傻子们,就以为大头朝下是头顶青天呢,于是乎做出种种超乎正常人的愚昧行径来,贻笑千古。

到得现代,中国人已经基本没有中国的传统礼仪了。所以到得现代,中国人也很难理解中国传统的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传统礼仪中,规范举止对心境的要求,比举止还重要。顺着这个心境的礼仪举止,那可真是天人的高雅与境界。

所以孙悟空第一步就要学习“洒扫应对,进退周旋之节。”并且如何说话、如何讲礼貌,是每日的必修课,“与众师兄学言语礼貌、讲经论道,习字焚香,每日如此。”你看,每天首先就是礼仪方面的。其次才是讲经论道,然后还要学习文化课、写字。当然了人家写的是毛笔字。最后一个修炼项目才有意思呢——焚香。焚香跟修炼有什么关系了?世人么,为了各种各样的想法,要烧香拜神仙、或者央求神仙。现在孙悟空这帮修炼的,已经是半神半仙了、真正的神仙就在堂上,天天在一起、天天教他们,用不着点着香许愿、隔空传话吧?

在修炼上焚香的用途很多,不说了。但、就说我们世人,焚香也有通灵的用途。中国传统文明,整个是一个意念驱动、心意运作的庞大体系、一个虽然看不见但是特别庞大的层层迭迭的交互运作的体系。

这个祖师,名作菩提老祖,菩提是来自印度的佛经中的外来词汇,这个祖师么,徒弟们显然又都是道人。描写他的诗也非常清楚的说他是金仙,“金仙”、“全气全神”都是再清楚不过的道家名词。但是同时,“真如本性”、“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灭”、“空寂”、“法师”同又是再清楚不过的佛家的名词。可是他的徒弟们修习的礼仪,明显又来自儒家。哎哟,这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几百年来一些人认为的三教同堂?

是就怪了。其中有一个词暗含了谜底、能解开这个谜。“历劫明心大法师。”“历劫”呀!既然他不生不灭、既然他全气全神,既然他与天同寿,怎么还能称得上历劫了呢?对于这个跟天地等同的神仙,怎么才算他跨越了劫,他跨越了什么样的劫?什么样的劫,对于他才能称作劫呢?

那就是天地的毁灭与重来。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诸位,你知道这个宇宙什么时候毁灭的,重来之前是怎么样的?没人知道。但是他的历史,跨越了这个劫数,而这个宇宙中所有的神仙、都不可能知道,那么也不可能知道这位大觉金仙他到底是起源于什么时候、他的真实来历。你别看他“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似乎是释道儒三家掺合,其实根本不是的。他所讲的法,是释道儒三家都不曾教导的、是他独此一家的,“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这个“开明一字”是什么?开的是心、明的是心、这一字就是心字,这个皈是心的皈、这个诚是心的诚、这个理,是从心上入手的理。

我的天,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说。这个孙悟空听得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2)四门皆空空

 

关于这个看上去似佛似道、可佛可道、其实非佛非道的菩提祖师,有着一些天大的秘密,不能说,都不能说。关于这个孙悟空修道,他虽然在距离东胜神洲遥远的西牛贺洲,实际上他只是元神离体了。他跟花果山水帘洞的对映关系一直都没有断。当然我是有线索、有证据才这么说。虽然他在这里,实际上他一直在那里。看起来我说的怎么跟那些蹩脚功夫片中的高人角色一样、玄玄乎乎的?往下慢慢看,你就会看到为什么了。

师父责问悟空同学,为甚不守礼、颠狂跃舞。固然,只有对听闻了道法感受到那种霍然天开的畅快与敞亮的人,才会知道悟空为什么喜悦得几乎要发疯。悟空抑制不住的踊跃于师父的妙音,这个事儿,表明了悟空的节制能力有所欠缺、自控能力不足。这个小缺点,基本上可以说贯穿了他整个的修道过程。当然了作为一只猴子,天性顽劣、缺乏耐性是天然的。可是走了修道这条路,就是要逆之成仙的。什么叫逆之成仙?就是跟宇宙的物质结构与演化顺序相反,从最底层的物质、品性,把对立的中和、演化、一层一层的往上升华、变成更高层的、就这样一层一层的往上走。因为是跟宇宙的成住坏灭规律逆反的,逆流而上。所以叫逆之成仙。逆流而上的途中,就是一层一层中和湮灭、就这样一层一层的脱壳、一层一层的去掉那些属于低层动物的特性、属于低层人的特性、就这样一路的走上去。这就是路嘛。

这个逆天而上的方法,就是老子先生所说的道、耶稣先生所说的道路、释迦牟尼佛所说过的佛法,这些呢,统称为——心法,用心驱动物质、驱动七情六欲的分解演化,这是每一个修炼路途上不传之秘、完全凭悟性获得、一点一点的积累。修行中,哪些想法是应该坚持的、哪些想法是应该摒弃的、哪些想法是应该绝对不能让它占据头脑的,您分得清吗?哎呀等不到您回答,咱就知道,您分不清的啦。怎么分清、分类梳理,怎么演化、合成,那就是不同的修炼的法门了。

一个喜不自胜、手舞足蹈,已经让悟空暴露了、他的宇宙中、出现了他自己不能控制的东西。跟他七年之前的不知喜怒的淡然宁静比起来,悟空一方面修道在提升,一方面,在不知不觉的下降。

然后祖师就询问悟空想学什么道,懵懂的悟空说,只要是有些道气儿的便想学。祖师就给孙悟空讲了道和道的不同,分为四类:术、流、静、动。祖师这一番理论,可真是算作又一次的石破天惊。他这一番理论,括尽了中国传统文明的层次化生态分布。

“术字门中,乃是些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理。”现在日常人们最熟悉的这些算卦风水占仙一类的,在一般人眼里是非常吸引人,但跟修行完全没有关系,甚至连延年益寿都不能,这是术字门。

“流字门中,乃是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或看经,或念佛,并朝真降圣之类。”看来诸子百家、乃至医学皆属于流字一派的。但是这个祖师说出来一个吓人的观点,按照他的说法,竟然是释家、道家也属于流字一派,想长生不老也似“壁里安柱”,终究有一天会随着大厦倾塌、化为朽木。不是说释家、道家都是修行的法门吗?!怎么在这位祖师的面前也如此的不堪?不是《西游记》中写得很明白吗?不是释迦牟尼佛就在他的西天,唐三藏去他那儿取经就是为了度化众生?这祖师轻轻巧巧的几句话,威力却如同炸雷。

“静字门中之道,……此是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这一类属于中国本土的道家传统养生。也是达不到长生,如同“窑头土坯”一样。不是他静字门不正统,是因为他“未经水火煅炼”。

“动字门中之道,……此是有为有作,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炼秋石,并服妇乳之类。”这一类的想要长生也是妄想,如同“水中捞月”。

到此为止,这位祖师清楚完整的概括了中国历史上全部的跟修行有关的门派学说。按照他的看法,没有一个是实际修行的。太可怕了,你不觉得吗?

特别是他对释家、道家的评价,惊天动地,瞻前顾后、古往今来、历史上独此一家。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千万不要来找我算账,这可不是我说的。但是,我觉得,很可能人家说的是实情,就算找到祖师本人、找到吴承恩老先生本人辩论也没用,说不定人家几句话就把你给震惊得肝肠寸断、七窍流血了。

单就这四种类别的文化,就足以穷尽一个人的一生去追究。简而言之,这些都是文化,都有符合修炼的因素,如果被神仙注入深层的内涵、铺就出来那些细细的脉路成为宽阔的大道,也一定是可以修炼的。但是这些只是文化、没有准备用作修炼的路途。就连佛门的参禅打坐、道门的清静无为,在祖师的眼里,都是不长远的道行。为什么?祖师说得清楚明白,“未经水火煅炼”。这一句“未经水火煅炼”,等于是已经预言了孙悟空今后会走的修炼的路上会发生什么重大变故,以及有什么用途。

这个菩提祖师,教过的徒弟成千上百,看结果,似乎只有孙悟空一个算是得了真传。

 

 

 

(3)悟性呀悟性

 

菩提祖师道尽天下流派,悟空却一个都不想学。这时候,祖师颇为惊讶,就很反常的一跃而起,跳下高台,呵斥猴子:“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然后急翘翘的上前,用戒尺敲了悟空的脑壳,三下。然后背着手走入里面关了中门,悻然而去。估计是祖师的样貌显得空前的懊恼、估是脑壳敲得比较响亮、估计是祖师从未表现得这样的生气,吓得一帮子徒弟们心惊胆颤。七嘴八舌都埋怨悟空跟师父冲撞顶嘴。然后的情节发展这里就略过。反正是悟空得到了祖师传授的不传之秘。

回过头来看祖师对四种道门的描述之妙。术字门祖师未作任何描述,因为跟真正的修道没有关系。流字门祖师比作“壁里安柱”。这个比喻有趣,把释道儒阴阳墨医等都比作一个大厦的柱子,柱子可以增加墙壁的稳固,但是不能延长大厦的寿命。什么是这个大厦呢?这个大厦就是文明体系。一个文明体系,是多层的,每一层都有支柱,只是它也免不脱坏和灭的规律。把释道儒比作大厦的支柱,甚有意思,那就是说,他们都是人类文化的一部份,没有真的超凡、也没有真的脱俗。

把静字门比作窑头土坯,这个值得品味。窑是烧制砖瓦、瓷器的地方,经过烈火烧炼、再经过水淬火,就不再是松软不成形的泥土,泥巴脱胎换骨成了器物。但是放在窑头的土坯,那可是身在熔炉边,却在熔炉外。那么,静修的

人就是指这个土坯了。人身就是泥土。这个“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却是不入修炼的熔炉!那什么是熔炉呢?哎呀,这真的是一个天机呀。还是不要一下子说破的好。好让诸位们有机会慢慢的琢磨、慢慢的品味。

动字门之道,祖师说它是“水中捞月”,怎么叫水中捞月呢?祖师道:“月在长空,水中有影,虽然看见,只是无捞摸处,到底只成空耳。”可是诸位想过没有,“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炼秋石,并服妇乳之类”为什么被比作水中捞月,什么是水,什么是月?这些有为的修道方法,就像是在搅动水。为什么搅动水呢?因为他们似乎看见有人用这些摩脐过气、安鼎设炉的方法,修上去了,以为这些行为是修行的要点。那修上去的结果,就是月亮。这个月亮,就是过去真正修道人修出的丹。可是这个丹,是修道人意守出来的,用真念意守出来的,并不是依靠那些有为的活动。那些修道的过程中的有为的活动,只是辅助的,可有可无。

这四种无用的修行方法,估计就是祖师之前的徒弟们津津乐道的方法。是以祖师说出来的过程中,众弟子们寂沉沉的一片,估计早就听习惯了,估计早就以为这些就是修道了。是以祖师一对悟空发嗔,众弟子们都以为这个鸟悟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啊,师父这么多的道门都不肯修习,死猴子你是不是有病啊?啊!怪不得师父专门敲他脑壳,估计是师父都认为这厮脑筋有毛病了。

所以说,悟性不行就是麻烦事,徒弟们修的累,师父教的更累。“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而实际上,当祖师一个道门一个道门的讲述的时候,实际上,对孙悟空的悟性的考验已经开始了!

祖师提及的每一个道门,却都是世上人都知道的,也是世上人们觉得神奇有趣的。每一个方法,都足以对悟性不够的人构成陷阱,让他们一头扎进去,再也上不去了,修行的路到这个坑坑就为止了,圆圆的坑口,构成一个完美的句号。可是孙悟空不一样,等到悟空直奔长生不灭的目标而去,其实祖师已经知道,这猴子本性高洁,不为世俗观念所迷惑。于是就做生气的样子,叱责他、敲他的脑壳。这些反常的嗔怒,都是对悟空接踵而来的考验,看他是否会被表面的言行所迷惑。而这猴子,不愧叫作悟空,当即就看破物质层面,当即就明白师父的真正用意,悟性实在是了得。

悟空三更跪在师父床前。祖师又呵斥于他。这是再一次的考验。看悟空是否会对悟空自己的认识会产生困惑。是的,在压力面前、在真实感超强的考验中,太多人会怀疑自己的正确判断了,太多人会放弃自己了。只是悟空毫不犹豫、守定终极目标,这些考验对他构不成考验,孙悟空顺利通关。

于是悟空就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大道真传。他获得的这个道,书中表述的非常清楚,是丹道。“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好向丹台赏明月。”白天讲道的时候,师父说得明白,月亮不在水中在天上,修道人的丹台,小腹部位的丹田,就是丹台。这个修炼人修出的丹,就是明月。那么很自然的,人的天就在人的体内。如何出丹?“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师父传授的真诀,日日诵念,用于判断、并且用于屏除私心、杂念、邪欲。屏除了邪念杂念的人,自然内境清凉,与天地之道契合,这时候,人就会结丹。啊哈!“自有龟蛇相盘结。”原来龟在悟空的体内。“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这是过去道家修道的名词术语,就是下面所说的“攒簇五行颠倒用”逆五行。逆五行,可不是说逆反五行生克的理,不是说金克木变成了木克金,也不是说水克火变成了火克水。这个逆,是上下的逆,不是左右前后同一个层面的逆。五行生克,是指同一个层面中的五行的运作规律。可是,这个世界不同的层面中,其五行,不同层面的五行之间,也存在上下制约、联动的关系。这种关系,是物质演化、是时空之间运作的机理。

应该过去没有人探讨过逆五行吧?历史上古籍是没有具体说过如何逆五行的。其实是这样逆的,就是前面所述。这个世界的分层结构、按照五行之理运作,同一个层面的五行是相生相克、不同层面之间的五行、其相生是下行衍生、上行演化,往下衍生,对宇宙来说就是太极生两仪的往下分化、组合,对人来说就是出生。往上演化,对人来说就是修行,对木头来说就是燃烧。就像传说中的六道轮回,具体怎么轮回?它蕴藏在物质的合成与分解的过程中,有的可见,更多不可见。

祖师的口诀说了,龟蛇盘结就可以达到性命坚的效果,这就是延长生命了、长生。人体内的物质可以逆天升华,那就是造世界一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呀!升华了的身心,自然进入超越凡间的时空体系,那对于世人来说,就是长生了。

“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嘿!金莲圣胎、元婴出世,说得实在是翔实而又翔实,真机中的真机。不多说了。短短109字的显密圆通真诀,道尽了修道的机密。

 

 

(4)一伸脖子就露项

 

这个悟空,为寻道花费了十年,为得道修行了七年,得真道之后仅仅修了三年。看来只要是点破了那一层迷,修道的步伐是加速度的。

过了三年,祖师又跟徒弟们说法。照例,面对大庭广众的徒弟们,祖师只是讲一些皮毛肤浅的内容,反正是徒弟们听着津津有味,说给他们听就是了。小说中有一句话,说这个祖师对徒弟们谈的是公案比语。公案比语,这个可是禅宗的徒众们获得灵感的唯一手段呦,偶尔谁能说出点玄玄乎乎、粘粘糊糊、迷迷糊糊的特异造句来,那可是徒众们的宝贝。可是《西游记》写得清楚明白,这些都是不入流不入门不登大雅之堂的皮毛的皮毛。是祖师面对一群悟性差差的徒弟,聊以打发时间的。所以说得多了,可能是祖师也觉得无趣,就问起了孙悟空修行近况来。悟空:“弟子近来法性颇通,根源亦渐坚固矣。”悟空晓得了物质逆转的合成原理,身体很快就这样转化到高层物质去了。祖师因此总结说:“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已注神体,……”悟空还在三界之内,怎么就已经有了神体了?就是这个原因。的确如我所推论的,修道就是物质逆转成住坏灭的规律,从濒临灭的地步,止住变坏的败落,走向永驻的青春和生命、抵达佛和仙的正果成就。厉害不厉害?真正的修行是不是真的很厉害?他是不是高级无比的高科技?

但是祖师不是为了听一听悟空的成果,是为了点醒他,往前走还有险关要隘。祖师道:“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已注神体,却只是防备着‘三灾利害’。”悟空一听自己这么得意的修行成果,师父居然说前面还有凶险的关隘,当即就傻了。当然他不服气、认为师父说得,不符合自己的修行心得和高见。就跟师父争辩起来了。

“师父之言谬矣。我常闻道高德隆,与天同寿,水火既济,百病不生,却怎么有个三灾利害?”你看,悟空从三年前师父教授他的口诀中,悟出了要害,却没甚么进步。不知道修行的每一层,都是要从头悟起的,于是他对自己这点小心得、小收获,恋恋不舍,不肯前行。悟空的修行,已经进入了迷茫徘徊期。

悟空不知道,修行就是“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你忽然一个陌生的生命,从垂死的边缘、地狱的地界爬了上来,到得人家这一境界、这一个层面的时空,根本就没有你的位子,你的吃喝住用、你的物质循环,都没有。你凭什么去人家那里夹三儿么你?你是哪一壶?人家看你就是觉得你灰不溜秋的、脏兮兮的、很不顺眼的。正因为如此“丹成之后,鬼神难容。”这是其一。其二,这个孙悟空没有人身,没有人身却入了修道的行,这肯定是犯禁的。就算他根基再好,没有人身是不准修行的。所以说,祖师要传他变化之法,可以变化出人身来,等于说他的体内有了人体的结构、有了人形。

两个原因并发,于是人修行途中就有大劫难了。于是孙悟空就被吓得毛骨悚然,赶紧跟师父讨教躲避三灾之法。到得孙悟空今天这光景,师父只传授他口诀就行了。因为他已经是百窍皆通,一点即破。悟空很快就学成了七十二般变化。

然后孙悟空接着学到筋斗云的时间间隔就更短了,估计离他学习掌握七十二般变化不会超过几个月。七十二般变化、筋斗云,都是祖师主动教他的,悟空修道的前十几年、跟后三年相比真是莫大的变化。得道长生、七十二变、筋斗云,这些神奇莫测的功夫,都是在短时间掌握的,而且都是师父主动传授。但问题是,师父一传完他,他立马儿就开始露项了—炫耀。而且他一开始炫耀,师父立马儿请他走人了。

这说明什么?孙悟空并非一般的修道过程,他的基础本来就是在那么个档次的,只是他被后天的水谷物质掩埋了一下下,导致本能丧失。况且就算他有丧失,他本来也是不懂得运用的。师父因势利导,点拨了他,重塑了他,给了他一个坚实的基础——物质逆转、从而长生不老,让他学会运用自己的本能。

师父为何一看到悟空炫耀,立刻就要他打道回府去?师父是这么说的:“悟空,过来!我问你弄甚么精神,变甚么松树?这个工夫,可好在人前卖弄?假如你见别人有,不要求他?别人见你有,必然求你。你若畏祸,却要传他;若不传他,必然加害:你之性命又不可保。”其一,孙悟空有了炫耀之心、已经开始会起贪念了。还记得孙悟空头十年寻道、以及初次到得这个祖师门下的时候,他是何等的淡泊、连生气都不会。那么是什么导致他档次下降、名与情的追求上升了?要知道,整天跟悟空一起厮混、形影不离的,就是祖师的一众徒弟、他们的水平参差不齐。孙悟空不知不觉的被熏陶沾染了很多人情的东西。其二,人情中的妒嫉、贪婪,不但会传染了他,还会指使别人要了孙悟空的命。

祖师的话,还有更多很深的意思,就不多分析了。

祖师说:“你快回去,全你性命,若在此间,断然不可!”这个祖师,一看到孙悟空炫耀功夫,当即就做下决断,而且如此仓促,到底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以祖师的无边法力,难道都不能帮孙悟空摆平?

 

 

(5)没有巧合的巧合

 

祖师催促悟空快去,悟空居然糊涂了,不知道要去哪里:“师父教我往那里去?”祖师道:“你从那里来,便从那里去就是了。”悟空顿然醒悟道:“我自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来的。”这一番应对,颇有些禅机的味道。因为照理说,孙悟空在花果山出生,在花果山生活了340年,这才离开20年,

20/(340+20)=0.056,

这在他生命的长河里,简直是够短暂了。并且他出门修道的目的之一,也是要为自己满山的猴子们谋一条长生的路,对他来说,断然不会不知道要回花果山。

我的看法是,他这个修道的过程,花果山是他的一层的身体,他属于离体一样的。照理说,他修道的过程中,身体的每一层的物质都在改变、脱离轮回。但是,他忘记了最表面这一层的物质,这一层他忘记了!所以当师父的拿话头点化他,悟空一惊,当即醒悟。他的修道过程中,出了大的差错了。

还记得吗?当年悟空初次来到灵台方寸山,对师父是何等的恭敬,何等的虔诚。并且他一入门就开始修习礼仪进退,并且一学就是好些年。到得后来,有了点本事了,就开始自满起来,敢用师父教的本领来堵师父的嘴了。当然了,总体上他肯定还是敬重他的师父的,但是显然,他已经开始不那么完全的相信了,有了能力之后,更乐意相信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判断。可是就是他对自己的这种相信,开始让他迷失。他自己的自信的东西,蒙住了他自己的真性。但是师父么,从来都不跟自己的徒弟计较什么。该教什么照教不误。只是悟空的潜力、根基,开发到了极限了,已经到了顶点了。

于是悟空就回去了花果山,于是就看到自家洞府被一个混世魔王的新世代妖怪给欺负得七零八落,于是悟空就灭了这妖怪。打怪升级嘛,现在的小孩子、凡是会玩游戏的都懂。但是小孩子们不知道,打怪升级的模式,就起源于这个《西游记》。打怪为什么会升级呢,可能很多小孩子就不知道了。不是说积累了打怪经验如何重要,关键是妖怪是怎么来的,打妖怪,妖怪的出身很重要。这个混世魔王,是个什么样的“鸟魔”?

具体这个妖怪是哪一年开始骚扰花果山,小说中没明确说。只是借猴娃的嘴巴说了个大概。“近来被一妖魔在此欺虐,强要占我们水帘洞府。”近来,应该也就是三年之内吧,古人的观念习惯基本上是三是个界限,事不过三。如果不是三年,应该前后也差不到哪里去。

我觉得这个妖怪的出现,无论如何都应该不是很早以前的事情。花果山历史上,没有被什么外来妖怪侵占欺负的故事。悟空自从出生到出门求道的约340年之间,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在悟空漂泊寻道的十年期间,似乎也同样没有发生过。可是如果真的是我推测的大致三年前出现的妖怪骚扰,那可就太巧合了!

记得不,那正是悟空开始跟祖师学得真道的时候。悟空一开始真的入了修道的门,立马儿在另外的遥远的时空中,有妖怪开始兴盛了,就跟近百年的全世界妖魔开始大盛一样。

记得不,悟空得了真道,祖师提醒他要预防“三灾利害”,因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

记得不,祖师发现悟空炫耀自守之后,即刻就遣他回家,你快回去,全你性命,若在此间,断然不可!”

记得不,祖师在之前说过很多看似真道的法门,皆不成正果,概因为“水火未济。”水未济、火未济。什么是水火未济,粗言之,是没有经过真正的心性的考验和历练。

记得不,这一回的题目叫什么,“断魔归本合元神”。而这个妖怪的洞穴叫什么,恰好就叫“水脏(臟)洞”。他叫断魔,为什么叫断呢?就是之前是不断的,有着固有的联系的。为什么叫归本呢?乃是因为悟空已经离了本了。为什么叫合元神呢?那不也一样很清楚,他要屏除已经变得旺盛了的杂念、欲求,那样会让他魂不守舍、貌合神离,要斩断魔性的东西,化解了,升华成有用的物质,身与神合。

这个混世鸟魔,也甚是有意思。自家有洞有府、有产有业的,偏偏跑到千万里之外的花果山去欺负人。你去到花果山,也做点有价值的买卖呀,他偏不,他费了老大劲,去抢夺人家的锅碗瓢勺。真是让人一看就觉得没智商、没出息、没前途。并且这个混世魔王,还很自负、要面子,身高三丈的它,看猴王也就三尺高,并且赤手空拳,于是面子上挂不住,怕自家因为优势欺负弱势,万一被同行知道了遭到耻笑,于是主动放弃兵器,要跟孙悟空比划拳脚。你不觉得嘛,这个混世魔王,差不多就是孙悟空自负一面的影子?对。是孙悟空自身的恶性一面,幻化出了这个混世魔王呢。且看这个水脏洞,正在花果山的北方。北方属于什么位置?属于五行之水、属于八卦之坎卦,属于身体之肾脏。所以这个鬼佬魔王的地盘儿,“诚为三界坎源山,滋养五行水脏洞!”脏,其实是内脏的脏(臟),不是肮脏的脏,简化字坑死人。

悟空是何等悟性,一来到这里,就明白了自身的问题,于是不由得呆住了陷入了沉思,“默看景致”。既然明白到自己的问题,那就毫不犹豫的除魔了。这个魔,只有他自己能除,因为是他自己的问题,他必须自己醒悟了,自己消除。别人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该帮他。因为如果他自己看不到、看不懂、不愿意,那别人是不能强迫给他消灾解难的。祖师是何等人物,早就洞穿了孙悟空的过去未来,可以点醒他,但是有些事情既不能明说,也不能帮忙。

咦,果然如咱所料,读到这里,那小猴子们果然说:“我等因大王修仙去后,这两年被他争吵。”果然是三年之内的事情。不是咱高明、也不是咱事后诸葛亮,是作者前面就埋下了众多的线索。只是这些线索,分布于不同的层面,

一般人不细心是留意不到的。

 

 

(6)功夫与道法

 

悟空离开灵台方寸山的当天,回到花果山还没有三分钟马上就跑到水臟洞干仗去了。

按照时间粗略的评估,这是一个初夏,孙悟空跟方寸山大众会讲,最早应该是中午时分的事情吧,我估计应该是午饭之后,不然哪来那么多闲情逸致。然后变化玩耍,被祖师撞上,赶他走,他再收拾行囊,再路途上一个时辰约两小时。这就是差不多下午3点左右。然后再跑去水脏洞,按一个小时估算。那就是下午4点。欣赏风景就算10分钟好了,叫阵,人家妖怪披挂出门、10分钟,搞定、10分钟,收拾锅碗瓢勺、纵火,30分钟,这就一个小时。再筋斗云回来一小时。傍晚6点到家。然后花果山估计很久没有庆祝了,连果子、酒水就算现准备,开吃最早也顶多是晚8点的事情了。一群猴子,多年没有如此的兴奋庆祝了吧,闹到凌晨12点(子时)应该不算过分。

你瞧瞧,这一天这个孙悟空经历的波折可够多的、也真够折腾的,但都算得上是快速搞定。这就是人生的转折点到了。

悟空这一番折腾,初次显露了一些非凡的身手:一是武功,包括拳脚、刀法之类的器械功夫;二是分身,吹毫毛变小猴子;三是携带其他人的飞行。

关于武功,书中没有交代他什么时候学的。但是尽可以设想,祖师传授了徒弟们武功。可是那个傻里傻气的混世魔王的武功,是哪里来的呢?莫非它也有师父?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根据小说中的描写,很多妖怪,凡是有资格称王的,几乎都没有谁传授它武功,倒是那些喽罗们,比如花果山的猴众、各种妖怪的喽罗们,功夫器械需要学习掌握,而且还总是水平上不去。大妖怪们,莫非都是无师自通的?似乎真的是这样的呦。

关于分身,孙悟空著名的神通之一就是拔毫毛变小猴子,这个本事,在我们小时候,简直是让我们羡慕死了。孙悟空动不动就拔毫毛变猴子,为了追求数量上的效果,而且每次还都嚼碎了。可是小猴子们收工了,他总是还能把猴子变回毫毛,把碎毫毛复原为不碎的毫毛,最终把毫毛再收回到身上!简直比魔术师还魔术师。

只是这个书中有着明确的答案,只是现在人们无法想象而已。“原来人得仙体,出神变化,无方不知。这猴王自从了道之后,身上有八万四千毛羽,根根能变,应物随心。”不相信是因为想不通,想不通是因为观念对不上号,不是因为神通对不上号。猴王身上的毫毛,跟人身体上的寒毛、细胞一样,各各都是他本人的形像。因为他已经得了仙体,什么是仙体,就是每个细胞都可以是一个完整的、跟主人模样一样的生灵。这个说起来比较让人费解。

关于携带他人飞行,小说中说得也有答案:“这是他弄的个术法儿,有何难也!我如今一窍通,百窍通,我也会弄。你们都合了眼,休怕!”修道之人,大周天通了,可以携带自己飞升,也可以携带外物飞升,古书中此类事件比较多。人不但有仙体,仙体之外还有看不见的身体,就跟被孙悟空手拎着一起飞差不多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孙悟空,修补了自己多年来的第一个漏,修道中的漏。

小说说他“贯通一姓身归本,只待荣迁仙录箓名。”嗯,身体最表层跟其他层面的身体贯通了,接下来就是一起化合,后来借着孙悟空闹腾地狱的时机,猴子们一道儿地狱除名,跟着它们的大王长生了。这个真是称得上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由于是刚刚从师父的看管下回来的第一天,这时候的猴王,还是比较纯洁。

 

(第二回完)作者 挪威龙王 播音 裴殷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文本下载(1-67回)




首页上一回下一回 

[1][2][3][4][5][6][7][8][8A][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0A][61][62][63][64][65][66][67]全屏版  《微漫注》《诗漫注《图漫注》

播客列表  多媒体打包下载  播器库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