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上一回下一回《西游漫注》第二十五回





《西游记》第二十五回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却说他兄弟三众,到了殿上,对师父道:“饭将熟了,叫我们怎的?”三藏道:“徒弟,不是问饭。他这观里,有什么人参果,似孩子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那一个偷他的吃了?”八戒道:“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清风道:“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行者喝道:“我老孙生的是这个笑容儿,莫成为你不见了什么果子,就不容我笑?”三藏道:“徒弟息怒,我们是出家人,休打诳语,莫吃昧心食,果然吃了他的,陪他个礼罢,何苦这般抵赖?”行者见师父说得有理,他就实说道:“师父,不干我事,是八戒隔壁听见那两个道童吃什么人参果,他想一个儿尝新,着老孙去打了三个,我兄弟各人吃了一个。如今吃也吃了,待要怎么?”明月道:“偷了我四个,这和尚还说不是贼哩!”八戒道:“阿弥陀佛!既是偷了四个,怎么只拿出三个来分,预先就打起一个偏手?”那呆子倒转胡嚷。二仙童问得是实,越加毁骂。就恨得个大圣钢牙咬响,火眼睁圆,把条金箍棒揝了又揝,忍了又忍道:“这童子这样可恶,只说当面打人也罢,受他些气儿,等我送他一个绝后计,教他大家都吃不成!”好行者,把脑后的毫毛拔了一根,吹口仙气,叫:“变!”变做个假行者,跟定唐僧,陪着悟能、悟净,忍受着道童嚷骂。他的真身出一个神,纵云头跳将起去,径到人参园里,掣金箍棒往树上乒乓一下,又使个推山移岭的神力,把树一推推倒。可怜叶落桠开根出土,道人断绝草还丹!那大圣推倒树,却在枝儿上寻果子,那里得有半个?原来这宝贝遇金而落,他的棒刃头却是金裹之物,况铁又是五金之类,所以敲着就振下来,既下来,又遇土而入,因此上边再没一个果子。他道:“好,好,好!大家散火!”他收了铁棒,径往前来,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那些人肉眼凡胎,看不明白。

  却说那仙童骂彀多时,清风道:“明月,这些和尚也受得气哩,我们就象骂鸡一般,骂了这半会,通没个招声,想必他不曾偷吃。倘或树高叶密,数得不明,不要诳骂了他!我和你再去查查。”明月道:“也说得是。”他两个果又到园中,只见那树倒桠开,果无叶落,唬得清风脚软跌根头,明月腰酥打骸垢。那两个魂飞魄散,有诗为证,诗曰:
  三藏西临万寿山,悟空断送草还丹。桠开叶落仙根露,明月清风心胆寒。
  他两个倒在尘埃,语言颠倒,只叫:“怎的好,怎的好!害了我五庄观里的丹头,断绝我仙家的苗裔!师父来家,我两个怎的回话?”明月道:“师兄莫嚷,我们且整了衣冠,莫要惊张了这几个和尚。这个没有别人,定是那个毛脸雷公嘴的那厮,他来出神弄法,坏了我们的宝贝。若是与他分说,那厮毕竟抵赖,定要与他相争,争起来,就要交手相打,你想我们两个,怎么敌得过他四个?且不如去哄他一哄,只说果子不少,我们错数了,转与他陪个不是。他们的饭已熟了,等他吃饭时,再贴他些儿小菜。他一家拿着一个碗,你却站在门左,我却站在门右,扑的把门关倒,把锁锁住,将这几层门都锁了,不要放他,待师父来家,凭他怎的处置。他又是师父的故人,饶了他,也是师父的人情;不饶他,我们也拿住个贼在,庶几可以免我等之罪。”清风闻言道:“有理,有理!”
  他两个强打精神,勉生欢喜,从后园中径来殿上,对唐僧控背躬身道:“师父,适间言语粗俗,多有冲撞,莫怪,莫怪。”三藏问道:“怎么说?”清风道:“果子不少,只因树高叶密,不曾看得明白。才然又去查查,还是原数。”那八戒就趁脚儿跷道:“你这个童儿,年幼不知事体,就来乱骂,白口咀咒,枉赖了我们也!不当人子!”行者心上明白,口里不言,心中暗想道:“是谎,是谎!果子已是了帐,怎的说这般话?想必有起死回生之法。”三藏道:“既如此,盛将饭来,我们吃了去罢。”那八戒便去盛饭,沙僧安放桌椅。二童忙取小菜,却是些酱瓜、酱茄、糟萝卜、醋豆角、腌窝蕖、绰芥菜,共排了七八碟儿,与师徒们吃饭。又提一壶好茶,两个茶钟,伺候左右。那师徒四众,却才拿起碗来,这童儿一边一个,扑的把门关上,插上一把两腘铜锁。八戒笑道:“这童子差了。你这里风俗不好,却怎的关了门里吃饭?”明月道:“正是,正是,好歹吃了饭儿开门。”清风骂道:“我把你这个害馋劳、偷嘴的秃贼!你偷吃了我的仙果,已该一个擅食田园瓜果之罪,却又把我的仙树推倒,坏了我五庄观里仙根,你还要说嘴哩!若能彀到得西方参佛面,只除是转背摇车再托生!”三藏闻言,丢下饭碗,把个石头放在心上。那童子将那前山门、二山门,通都上了锁,却又来正殿门首,恶语恶言,贼前贼后,只骂到天色将晚,才去吃饭。饭毕,归房去了。
  唐僧埋怨行者道:“你这个猴头,番番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怎么又推倒他的树!若论这般情由,告起状来,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通。”行者道:“师父莫闹,那童儿都睡去了,只等他睡着了,我们连夜起身。”沙僧道:“哥啊,几层门都上了锁,闭得甚紧,如何走么?”行者笑道:“莫管,莫管!老孙自有法儿。”八戒道:“愁你没有法儿哩!你一变,变什么虫蛭儿,瞒格子眼里就飞将出去,只苦了我们不会变的,便在此顶缸受罪哩!”唐僧道:“他若干出这个勾当,不同你我出去啊,我就念起旧话经儿,他却怎生消受!”八戒闻言,又愁又笑道:“师父,你说的那里话?我只听得佛教中有卷《楞严经》、《法华经》、《孔雀经》、《观音经》、《金刚经》,不曾听见个甚那旧话儿经啊。”行者道:“兄弟,你不知道,我顶上戴的这个箍儿,是观音菩萨赐与我师父的。师父哄我戴了,就如生根的一般,莫想拿得下来,叫做《紧箍儿咒》,又叫做《紧箍儿经》。他旧话儿经,即此是也。但若念动,我就头疼,故有这个法儿难我。师父你莫念,我决不负你,管情大家一齐出去。”说话之间,都已天昏,不觉东方月上。行者道:“此时万籁无声,冰轮明显,正好走了去罢。”八戒道:“哥啊,不要捣鬼,门俱锁闭,往那里走?”行者道:“你看手段!”
  好行者,把金箍棒捻在手中,使一个解锁法,往门上一指,只听得突槁的一声响,几层门双簧俱落,唿喇的开了门扇。八戒笑道:“好本事!就是叫小炉儿匠使掭子,便也不象这等爽利!”行者道:“这个门儿,有甚稀罕!就是南天门,指一指也开了。”却请师父出了门,上了马,八戒挑着担,沙僧拢着马,径投西路而去。
  行者道:“你们且慢行,等老孙去照顾那两个童儿睡一个月。”三藏道:“徒弟,不可伤他性命。不然,又一个得财伤人的罪了。”行者道:“我晓得。”行者复进去,来到那童儿睡的房门外。他腰里有带的瞌睡虫儿,原来在东天门与增长天王猜枚耍子赢的。他摸出两个来,瞒窗眼儿弹将进去,径奔到那童子脸上,鼾鼾沉睡,再莫想得醒。他才拽开云步,赶上唐僧,顺大路一直西奔。这一夜马不停蹄,只行到天晓,三藏道:“这个猴头弄杀我也!你因为嘴,带累我一夜无眠!”行者道:“不要只管埋怨。天色明了,你且在这路旁边树林中将就歇歇,养养精神再走。”那长老只得下马,倚松根权作禅床坐下,沙僧歇了担子打盹,八戒枕着石睡觉。孙大圣偏有心肠,你看他跳树扳枝顽耍。四众歇息不题。

  却说那大仙自元始宫散会,领众小仙出离兜率,径下瑶天,坠祥云,早来到万寿山五庄观门首。看时,只见观门大开,地上干净,大仙道:“清风、明月,却也中用。常时节,日高三丈,腰也不伸,今日我们不在,他倒肯起早,开门扫地。”众小仙俱悦。行至殿上,香火全无,人踪俱寂,那里有明月、清风!众仙道:“他两个想是因我们不在,拐了东西走了。”大仙道:“岂有此理!修仙的人,敢有这般坏心的事!想是昨晚忘却关门,就去睡了,今早还未醒哩。”众仙到他房门首看处,真个关着房门,鼾鼾沉睡。这外边打门乱叫,那里叫得醒来?众仙撬开门板,着手扯下床来,也只是不醒。大仙笑道:“好仙童啊!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却怎么这般困倦?莫不是有人做弄了他也?快取水来。”一童急取水半盏递与大仙。大仙念动咒语,伉一口水,喷在脸上,随即解了睡魔。
  二人方醒,忽睁睛抹抹脸,抬头观看,认得是仙师与世同君和仙兄等众,慌得那清风顿首、明月叩头道:“师父啊!你的故人,原是东来的和尚,一伙强盗,十分凶狠!”大仙笑道:“莫惊恐,慢慢的说来。”清风道:“师父啊,当日别后不久,果有个东土唐僧,一行有四个和尚,连马五口。弟子不敢违了师命,问及来因,将人参果取了两个奉上。那长老俗眼愚心,不识我们仙家的宝贝。他说是三朝未满的孩童,再三不吃,是弟子各吃了一个。不期他那手下有三个徒弟,有一个姓孙的,名悟空行者,先偷四个果子吃了。是弟子们向伊理说,实实的言语了几句,他却不容,暗自里弄了个出神的手段,苦啊!”二童子说到此处,止不住腮边泪落。众仙道:“那和尚打你来?”明月道:“不曾打,只是把我们人参树打倒了。”大仙闻言,更不恼怒,道:“莫哭,莫哭!你不知那姓孙的,也是个太乙散仙,也曾大闹天宫,神通广大。既然打倒了宝树,你可认得那些和尚?”清风道:“都认得。”大仙道:“既认得,都跟我来。众徒弟们,都收拾下刑具,等我回来打他。”
  众仙领命。大仙与明月、清风纵起祥光,来赶三藏,顷刻间就有千里之遥。大仙在云端里向西观看,不见唐僧。及转头向东看时,倒多赶了九百余里。原来那长老一夜马不停蹄,只行了一百二十里路,大仙的云头一纵,赶过了九百余里。仙童道:“师父,那路旁树下坐的是唐僧。”大仙道:“我已见了。你两个回去安排下绳索,等我自家拿他。”清风先回不题。
  那大仙按落云头,摇身一变,变作个行脚全真。你道他怎生模样——
  穿一领百衲袍,系一条吕公绦。手摇麈尾,渔鼓轻敲。三耳草鞋登脚下,九阳巾子把头包。飘飘风满袖,口唱《月儿高》。
  径直来到树下,对唐僧高叫道:“长老,贫道起手了。”那长老忙忙答礼道:“失瞻!失瞻!”大仙问:“长老是那方来的?为何在途中打坐?”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路过此间,权为一歇。”大仙佯讶道:“长老东来,可曾在荒山经过?”长老道:“不知仙宫是何宝山?”大仙道:“万寿山五庄观,便是贫道栖止处。”行者闻言,他心中有物的人,忙答道:“不曾,不曾!我们是打上路来的。”那大仙指定笑道:“我把你这个泼猴!你瞒谁哩?你倒在我观里,把我人参果树打倒,你连夜走在此间,还不招认,遮饰什么?不要走!趁早去还我树来!”那行者闻言,心中恼怒,掣铁棒不容分说,望大仙劈头就打。大仙侧身躲过,踏祥光,径到空中。行者也腾云,急赶上去。大仙在半空现了本相,你看他怎生打扮——
  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瓴叠鬓边。相迎行者无兵器,止将玉麈手中拈。
  那行者没高没低的,棍子乱打。大仙把玉麈左遮右挡,奈了他两三回合,使一个袖里乾坤的手段,在云端里把袍袖迎风轻轻的一展,刷地前来,把四僧连马一袖子笼住。八戒道:“不好了!我们都装在釭袴里了!”行者道:“呆子,不是釭袴,我们被他笼在衣袖中哩。”八戒道:“这个不打紧,等我一顿钉钯,筑他个窟窿,脱将下去,只说他不小心,笼不牢,吊的了罢。”那呆子使钯乱筑,那里筑得动?手捻着虽然是个软的,筑起来就比铁还硬。
  那大仙转祥云,径落五庄观坐下,叫徒弟拿绳来。众小仙一一伺候。你看他从袖子里,却象撮傀儡一般,把唐僧拿出,缚在正殿檐柱上。又拿出他三个,每一根柱上,绑了一个。将马也拿出拴在庭下,与他些草料,行李抛在廊下。又道:“徒弟,这和尚是出家人,不可用刀枪,不可加铁钺,且与我取出皮鞭来,打他一顿,与我人参果出气!”众仙即忙取出一条鞭,不是什么牛皮、羊皮、麂皮、犊皮的,原来是龙皮做的七星鞭,着水浸在那里。令一个有力量的小仙,把鞭执定道:“师父,先打那个?”大仙道:“唐三藏做大不尊,先打他。”行者闻言,心中暗道:“我那老和尚不禁打,假若一顿鞭打坏了啊,却不是我造的业?”他忍不住开言道:“先生差了。偷果子是我,吃果子是我,推倒树也是我,怎么不先打我,打他做甚?”大仙笑道:“这泼猴倒言语膂烈。这等便先打他。”小仙问:“打多少?”大仙道:“照依果数,打三十鞭。”那小仙轮鞭就打。行者恐仙家法大,睁圆眼瞅定,看他打那里。原来打腿,行者就把腰扭一扭,叫声“变!”变作两条熟铁腿,看他怎么打。那小仙一下一下的,打了三十,天早向午了。大仙又吩咐道:“还该打三藏训教不严,纵放顽徒撒泼。”那仙又轮鞭来打。行者道:“先生又差了。偷果子时,我师父不知,他在殿上与你二童讲话,是我兄弟们做的勾当。纵是有教训不严之罪,我为弟子的,也当替打,再打我罢。”大仙笑道:“这泼猴,虽是狡猾奸顽,却倒也有些孝意。既这等,还打他罢。”小仙又打了三十。行者低头看看,两只腿似明镜一般,通打亮了,更不知些疼痒。此时天色将晚,大仙道:“且把鞭子浸在水里,待明朝再拷打他。”小仙且收鞭去浸,各各归房。晚斋已毕,尽皆安寝不题。
  那长老泪眼双垂,怨他三个徒弟道:“你等闯出祸来,却带累我在此受罪,这是怎的起?”行者道:“且休报怨,打便先打我,你又不曾吃打,倒转嗟呀怎的?”唐僧道:“虽然不曾打,却也绑得身上疼哩。”沙僧道:“师父,还有陪绑的在这里哩。”行者道:“都莫要嚷,再停会儿走路。”八戒道:“哥哥又弄虚头了。这里麻绳喷水,紧紧的绑着,还比关在殿上被你使解锁法搠开门走哩!”行者道:“不是夸口说,那怕他三股的麻绳喷上了水,就是碗粗的棕缆,也只好当秋风!”
  正话处,早已万籁无声,正是天街人静。好行者,把身子小一小,脱下索来道:“师父去哑!”沙僧慌了道:“哥哥,也救我们一救!”行者道:“悄言,悄言!”他却解了三藏,放下八戒、沙僧,整束了褊衫,扣背了马匹,廊下拿了行李,一齐出了观门。又教八戒:“你去把那崖边柳树伐四颗来。”八戒道:“要他怎的?”行者道:“有用处,快快取来!”那呆子有些夯力,走了去,一嘴一颗,就拱了四颗,一抱抱来。行者将枝梢折了,将兄弟二人复进去,将原绳照旧绑在柱上。那大圣念动咒语,咬破舌尖,将血喷在树上,叫:“变!”一根变作长老,一根变作自身,那两根变作沙僧、八戒,都变得容貌一般,相貌皆同,问他也就说话,叫名也就答应。他两个却才放开步,赶上师父。这一夜依旧马不停蹄,躲离了五庄观。
  只走到天明,那长老在马上摇桩打盹,行者见了,叫道:“师父不济!出家人怎的这般辛苦?我老孙千夜不眠,也不晓得困倦。且下马来,莫教走路的人,看见笑你,权在山坡下藏风聚气处,歇歇再走。”
  不说他师徒在路暂住。且说那大仙,天明起来,吃了早斋,出在殿上,教拿鞭来:“今日却该打唐三藏了。”那小仙轮着鞭,望唐僧道:“打你哩。”那柳树也应道:“打么。”乒乓打了三十。轮过鞭来,对八戒道:“打你哩。”那柳树也应道:“打么。”及打沙僧,也应道“打么。”及打到行者,那行者在路,偶然打个寒噤道:“不好了!”三藏问道:“怎么说?”行者道:“我将四颗柳树变作我师徒四众,我只说他昨日打了我两顿,今日想不打了。却又打我的化身,所以我真身打噤,收了法罢。”那行者慌忙念咒收法。
  你看那些道童害怕,丢了皮鞭,报道:“师父啊,为头打的是大唐和尚,这一会打的都是柳树之根!”大仙闻言,呵呵冷笑,夸不尽道:“孙行者,真是一个好猴王!曾闻他大闹天宫,布地网天罗,拿他不住,果有此理。你走了便也罢,却怎么绑些柳树在此,冒名顶替?决莫饶他,赶去来!”那大仙说声赶,纵起云头,往西一望,只见那和尚挑包策马,正然走路。大仙低下云头,叫声:“孙行者,往那里走!还我人参树来!”八戒听见道:“罢了!对头又来了!”行者道:“师父,且把善字儿包起,让我们使些凶恶,一发结果了他,脱身去罢。”唐僧闻言,战战兢兢,未曾答应。沙僧掣宝杖,八戒举钉钯,大圣使铁棒,一齐上前,把大仙围住在空中,乱打乱筑。这场恶斗,有诗为证,诗曰:
  悟空不识镇元仙,与世同君妙更玄。三件神兵施猛烈,一根麈尾自飘然。
  左遮右挡随来往,后架前迎任转旋。夜去朝来难脱体,淹留何日到西天!
  他兄弟三众,各举神兵,一齐攻打,那大仙只把蝇帚儿演架。那里有半个时辰,他将袍袖一展,依然将四僧一马并行李,一袖笼去,返云头,又到观里。众仙接着,仙师坐于殿上,却又在袖儿里一个个搬出,将唐僧绑在阶下矮槐树上,八戒、沙僧各绑在两边树上。将行者捆倒,行者道:“想是调问哩。”不一时,捆绑停当,教把长头布取十匹来。行者笑道:“八戒!这先生好意思,拿出布来与我们做中袖哩!减省些儿,做个一口中罢了。”那小仙将家机布搬将出来。大仙道:“把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都使布裹了!”众仙一齐上前裹了。行者笑道:“好,好,好!夹活儿就大殓了!”须臾,缠裹已毕,又教拿出漆来。众仙即忙取了些自收自晒的生熟漆,把他三个布裹的漆了,浑身俱裹漆,上留着头脸在外。八戒道:“先生,上头倒不打紧,只是下面还留孔儿,我们好出恭。”
  那大仙又教把大锅抬出来。行者笑道:“八戒,造化!抬出锅来,想是煮饭我们吃哩。”八戒道:“也罢了,让我们吃些饭儿,做个饱死的鬼也好看。”众仙果抬出一口大锅支在阶下。大仙叫架起干柴,发起烈火,教:“把清油熬上一锅,烧得滚了,将孙行者下油锅扎他一扎,与我人参树报仇!”行者闻言暗喜道:“正可老孙之意。这一向不曾洗澡,有些儿皮肤燥痒,好歹荡荡,足感盛情。”顷刻间,那油锅将滚。大圣却又留心,恐他仙法难参,油锅里难做手脚,急回头四顾,只见那台下东边是一座日规台,西边是一个石狮子。行者将身一纵,滚到西边,咬破舌尖,把石狮子喷了一口,叫声:“变!”变作他本身模样,也这般捆作一团。他却出了元神,起在云端里,低头看着道士。
  只见那小仙报道:“师父,油锅滚透了。”大仙教“把孙行者抬下去!”四个仙童抬不动,八个来,也抬不动,又加四个,也抬不动。众仙道:“这猴子恋土难移,小自小,倒也结实。”却教二十个小仙,扛将起来,往锅里一掼,烹的响了一声,溅起些滚油点子,把那小道士们脸上烫了几个燎浆大泡!只听得烧火的小童喊道:“锅漏了,锅漏了!”说不了,油漏得罄尽,锅底打破,原来是一个石狮子放在里面。
  大仙大怒道:“这个泼猴,着然无礼!教他当面做了手脚!你走了便罢,怎么又捣了我的灶?这泼猴枉自也拿他不住,就拿住他,也似抟砂弄汞,捉影捕风。罢,罢,罢!饶他去罢。且将唐三藏解下,另换新锅,把他扎一扎,与人参树报报仇罢。”那小仙真个动手,拆解布漆。
  行者在半空里听得明白,他想着:“师父不济,他若到了油锅里,一滚就死,二滚就焦,到三五滚,他就弄做个稀烂的和尚了!我还去救他一救。”好大圣,按落云头,上前叉手道“莫要拆坏了布漆,我来下油锅了。”那大仙惊骂道:“你这猢猴!怎么弄手段捣了我的灶?”行者笑道:“你遇着我就该倒灶,干我甚事?我才自也要领你些油汤油水之爱,但只是大小便急了,若在锅里开风,恐怕污了你的熟油,不好调菜吃,如今大小便通干净了,才好下锅。不要扎我师父,还来扎我。”那大仙闻言,呵呵冷笑,走出殿来,一把扯住。毕竟不知有何话说,端的怎么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西游漫注》第二十五回 

(1)越描越黑(2)人心念起在何处(3)考验密集三藏吃不消(4)神满不思睡(5)一石二鸟的考验(6)锅底打破,油漏得罄尽(7)你遇着我就该倒灶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越描越黑

 

自称盖天下有名的贼头、天上地下第一偷的孙大圣,偷人参果的时候,还理直气壮的,这一当察觉到人家清风明月怀疑自己偷了人家人参果的时候,他反而忽然觉得害羞起来了:“活羞杀人!这个不过是饮食之类,若说出来,就是我们偷嘴了,只是莫认。”并且那老猪,你看他馋嘴的时候,心急火燎的撺掇孙猴子去偷果子,这被师父招呼去跟人家对质的时候,也如同泻了气的皮球:“正是,正是,昧了罢。”

然后他们三个,简直是腿肚子跟灌了铅一样抬不动腿的沉甸甸,又跟要出嫁的大姑娘一样的羞答答,总之就是不肯离开厨房半步。无奈是师父招呼,躲也不是个事儿,就只好硬着头皮、扭扭捏捏的蹭了半天才到得大殿之上。

到了大殿,猪八戒第一个沉不住气,一贯喜欢装精的老猪,破天荒第一次开始装傻,你看他,眨巴着一双无辜清纯的大眼睛:“饭将熟了,叫我们怎的?”三藏一听,就心里踏实了,啊,你瞧,一看我这徒弟们,就是毫不知情的清白人士呢,于是,三藏就认真的解释起来:“徒弟,不是问饭。他这观里,有甚么人参果,似孩子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那一个偷他的吃了?”一看师父上钩,这八戒就装的更憨厚了:“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

一向不知道撒谎为何物、素来不曾撒过慌的孙悟空,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猪八戒这么样子认真可笑的撒谎表演,实在是憋不住、也顾不得正在装作没偷吃的模样,哧哧哧的笑起来。于是,八戒这么精湛的撒谎功夫,就被自家兄弟给破了功。沆瀣一气的联盟阵线、瞬间露馅。

看见孙悟空那笑得天花乱坠的怪模样,傻子都知道,这猴子古怪的笑脸上,堆满了蹊跷的啦。清风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就盯住了猴哥:“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然而,猴哥一向不懂撒谎,不知道撒谎该怎么撒,但是幸好他懂得顾左右而言他,就憋住笑、板起脸、学着老猪的模样、依葫芦画瓢,生平第一次装傻,喝道:“我老孙生的是这个笑容儿,莫成为你不见了甚么果子,就不容我笑?”

就孙悟空这么露骨的表演,连一向不懂察言观色的唐三藏,也看出来了。三藏道:“徒弟息怒。我们是出家人,休打诳语,莫吃昧心食。果然吃了他的,陪他个礼罢。何苦这般抵赖?”唐三藏这么一说,倒是说醒了孙悟空。他跟着猪八戒,怎么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说瞎话……这可是让醒悟过来的猴哥一激灵。猴哥倒是明白了撒谎的错误,却又施展出他旧有的耍赖本领:“师父,不干我事。是八戒隔壁听见那两个道童吃甚么人参果,他想一个儿尝新,着老孙去打了三个,我兄弟各人吃了一个。如今吃也吃了,待要怎么?”

孙悟空的实话,却不符合事实。那明月一听就觉得,这猴子招供的时候还不肯承认偷,还不忘昧掉一个果子,着实可恶,明月道:“偷了我四个,这和尚还说不是贼哩!”

没想到明月这句话,却让猪八戒怒从心头起,他浑然忘记了自己给刚刚说过自己不晓得不曾见,认为猴哥背着兄弟们多吃了一个,八戒道:“阿弥陀佛!既是偷了四个,怎么只拿出三个来分,预先就打起一个偏手?”那呆子,枪口掉头,扫射起孙悟空来。这局面,你说像不像当下的时局——啊,曾经的哥们、一朝互相出卖互相拆台。

做亏心事的人,往往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做事情顾头不顾腚,往往还喜欢掩耳盗铃,往往还喜欢做些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标牌。至于人为什么会做亏心事,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呢?往往是因为心胸不够、或智商不够。正是因为他一时的鬼迷心窍,导致他心胸、智商齐齐的下降,才做出那些亏心事、骗人的事儿来。

对了,骗子不是因为聪明才欺骗得手,相反,是因为傻。他这种傻,不同于那种表面的傻,是骨子里面的傻气。撒谎,往往是因为智商不够,花言巧语,往往是因为脑筋底下。我这个论调,跟人们的日常结论是完全相反的。是呀,很多人为了一时的贪欲、或面子,背着别人做下了坏事。其实,获得的那点虚荣,看不见摸不着不说,还会在将来实质的遭罪。

而且我还发现一个很古怪的事情,极端爱面子的人,为了面子、尽做些不要脸的事儿。多么的矛盾啊。

 

 

 

(2)人心念起在何处

 

话说本来表面上还算挺有涵养的唐三藏,被两个童子给骂得毛了,就转嫁压力给孙悟空他们三个。虽然孙悟空他们的确就是贼,但是这个三藏也的确给骂的毛了。然后孙悟空更加不能受气,于是就发了火,行了恶,推了树,断了根。

唐三藏和孙悟空不能受气,那就专门给他们气受。唐三藏嘴上不说、脑袋里不想,其实他内心深处深深的厌恶这人参果,用人心揣测这仙家至宝,那么就让孙悟空失去了理智,断绝了这果树的根基。

你看那孙悟空,脑袋一热就犯罪去了,推倒人参果树之后,还在那树叶子间扒挠人参果子呢。你说这个孙悟空,虽然神通广大,可是这时候怎么看起来那么的弱智了呢……人家土地神,都明明白白告诉他,这果子不能落地、也不能直接用嘴巴吃。他除了摘到三个下嘴,其它的果子全给弄掉地上不见了。并且,吃了人参果,也完全没有想起来土地神交代的要用清水化开的吃法。没办法,既然主人家不想让你吃,总有办法让你吃不得、吃了也没用、等于没吃。

而且,这孙悟空,推倒了人家观里的人参果树,其实乃是断了唐三藏他们自己的修炼的根。这个人参果,他们是必须在这一个关口上吃下去的。不吃?不吃就等于不修了,没什么好说的。这也就是那镇元大仙反反复复的把他们几个给捉回来的终极原因。别说是因为孙悟空把人家的果树给推倒了,就算他们没推倒,人家照样要把他们给抓回来的。修行的事情,哪能让你这样糊弄事儿呀。三藏西临万寿山,悟空断送草还丹。不服下这草还丹,就莫想过得这万寿山,吃了这草还丹,那才是有了万寿之体,万寿的性命。有了这万寿的性命,才能继续修下去的。

发现了果树被推倒,那清风明月给吓得不行,说:“怎的好!怎的好!害了我五庄观里的丹头,断绝我仙家的苗裔!”这五庄观,可不是给他们自家的弟子等众提供这草还丹的,他们除了自己用,还四处赠送的。而孙悟空,在唐三藏不被人察觉的恶念之下,断绝了这棵树。可是孙悟空推倒了果树,就断了三藏的前途、也断了三藏的退路。这就是修行人在人心作用下犯傻的表现。三藏拒绝吃这人参果,以为自己是慈悲、以为自己是善念、以为自己作为一个修行人表现的很好,其实,乃是做了一件傻事。

发现这师徒实在是一窝强徒之后,清风明月就设圈套锁了他们几个在屋子里。然后隔着大门,清风明月又是对着他们几个骂得狗血喷头的。晚上了,这个时候,唐三藏开始埋怨孙悟空:“你这个猴头,番番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怎么又推倒他的树!”你看,这三藏,根本就是把这果子当作寻常的东西,顶多是形状怪异、吃不下去而已。并且,他认识的也算可以,啊,你偷人家东西,就应该着人家骂几句。啊,推倒人家的树,的确是你不该!

但是三藏忽然又说起了怪话:“若论这般情由,告起状来,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通。”这句话怎么怪了?这句话的潜台词可是:如果你老爸是做官的,这事情咱们就说得通、摆得平了!哈哈,知道不?三藏的潜意识里,可是相信权力、相信拳头的!其实,在后面的故事中,三藏不止一次的提及:啊,悟空啊,要是你爹地是当官的,这麻烦就如何如何的容易搞掂的啦。三藏出身官宦之家,虽然一生不染红尘,但是,他的背景还是给他的修炼生涯留下了很强的烙印的。

所以说,因为他的人心顽固,就造成了大麻烦。那人参果他不吃,本来就是修行停滞不前的表现。他不信道童的真言,起了厌恶之念,造成了孙悟空闯祸。他相信拳头,那么怎么着呢?您肯定很容易的就推理出来了,那只能招来:拳头!于是乎,大仙回来,那就是动不动就表示要揍三藏,绳子、鞭子、油锅,一个接一个的奉上,好恐怖啊。

一个有力量的小仙,把鞭执定道:“师父,先打那个?”大仙道:“唐三藏做大不尊,先打他。”

 

 

 

(3)考验密集三藏吃不消

 

通过小说前前后后的描写,就不难发现,安排一次修行,对于天上也实在是一件蛮大事情,牵扯的面积太广了。就不说这取经人的修行之路,涉及了多少的佛门神仙、道家神仙、还有那地上的地下的神仙们,就光是这时机的安排,通过这三藏与人参果的故事,也足见机会的不容易。

怎么说呢?你看这人参果,万年一熟。那佛祖、菩萨他们安排这取经人,也基本可以确定是最短一万年一次的了。所以,当初,让孙悟空在五行山下埋着等上个五百年,的确是在等这次的机会。不但要恰好碰到人参果成熟可以食用的年头、取经人恰好到达五庄观,而且,这时机安排的,还有更加精准的地方呢。

却说那镇元大仙回家里,发现唐三藏不但没吃,人参果树还被孙悟空捣蛋给破坏了,就勃然大怒,撒丫子就追他们这伙强盗去了,结果由于操之过急,还多跑出了九百余里的路去。然后大仙掉转头来,摇身一变、化作一个云游道士。你瞧他,心里面撮火的不行,嘴里面还优哉游哉的哼着小曲儿,他唱的是什么曲儿?乃是《月儿高》。这月儿高,传说为唐明皇游月宫闻记之音。

相传唐朝太平时期,一个八月中秋的半夜,万里无云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李隆基赏月饮酒,不知不觉脑筋就钻到月亮中去了,然后被一个僧人给拽着飞身而去……等到他回过神儿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月宫,月宫里,满大街都是仙女,耳朵里,灌的全都是美丽动人的音乐。后来他回到自己的皇宫,就凭着印象记下了这首曲子。现在还有这首琵琶曲呢,的确很动听。

镇元大仙为什么喜欢哼这首曲子,因为当时正是刚刚过了深秋十五月圆之夜呀,月亮还没完全落下去呢!我怎么知道这是十五?小说中很明确提到了嘛。知道不,这天夜里,为啥三藏师徒四人飞奔了一夜?因为有月亮呀。并且,正是看到有月亮,他们四个才放心夜里上路逃跑的。说话后,都已天昏,不觉东方月上。行者道:“此时万籁无声,冰轮明显,正好走了去罢。”这段内容交代的很清楚:黄昏时分、月在东方、并且是满月。

这是哪一个月份的十五的晚上呢?是九月。因为在前面四圣试禅心那一回,小说说的很清楚,发生在九秋时节。第二十三回开篇是这么提到:真个也光阴迅速,又值九秋。而且,四圣试禅心之后,当天就到了万寿山的五庄观。到了五庄观的当天,就遇到了吃不吃人参果的问题,也就是当天,发生的悟空干掉人参果树的事情。

菩萨的考验在晚上,镇元大仙接到元始天尊的请帖,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这两个大的关难几乎就是接连发生的。并且从地点上来说,菩萨考验唐僧师徒色心的地点,也是应该紧邻万寿山。

等到过了万寿山这一关,在万寿山住了一星期,一离开万寿山,马上就遇到了白骨精!从时间上来推算,这个白骨精事件,无论如何也不出九月,理应还在九月发生。地点上,那也几乎就是紧邻万寿山。这个白骨精,小说中说得非常明确,乃是尸魔。从这个菩萨他们的紧凑安排中,应该能判断出来,这是何等重大的一个关难。

唐三藏,被尸魔三次调戏,并且唐三藏还自我离间、赶走了孙悟空。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在五庄观中间反反复复的关难中,唐三藏一步一步的加深了对孙悟空的嫉恨。

清风明月锁了他们师徒,让三藏开始埋怨孙悟空。孙悟空使个神通轻易脱身,三藏就跟着孙悟空潜逃而去,也不提赔偿人家的事情了。这一夜马不停蹄,只行到天晓。三藏道:“这个猴头弄杀我也!你因为嘴,带累我一夜无眠!”累死累活的跑了一夜,又被镇元大仙轻易的捉了回来。这时候,让赶路心重的三藏急躁万分,又心里头埋怨孙悟空。等到镇元大仙的徒弟抡起鞭子来啪啪作响,吓得他脸色苍白,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但是更让他没面子的是,孙悟空轻松的替他挨了顿打,而且孙悟空一不哭爹喊娘、二不浑身筛糠。这一对比,三藏真窝囊。

然后孙悟空又是略施小计,四个人又是连夜跑路,然后四个人又是被大仙一袖子笼回家去了。估计这时候三藏都快绝望了,更让他难堪的是,这镇元大仙居然把他和八戒、沙僧用布匹裹了个严实,然后涂满了漆。三藏正在妒忌为啥偏偏放过了孙悟空,大仙就把孙悟空扔油锅里去了。幸亏孙悟空脑筋转得快,又是略施小计,跑路了。

整个这个揍人折腾人的过程中,你没听见三藏说一句有用的话,他既没有替自己求情,更没有替孙悟空说过一个字,因为他认定了这一些都是孙悟空他们的错:“你等闯出祸来,却带累我在此受罪,这是怎的起?”。倒是孙悟空看见要鞭子抽他、主动替三藏开脱顶包:“先生差了。偷果子是我,吃果子是我,推倒树也是我,怎么不先打我,打他做甚?”……“先生又差了。偷果子时,我师父不知,他在殿上与你二童讲话,是我兄弟们做的勾当。纵是有教训不严之罪,我为弟子的,也当替打。再打我罢。”听说大仙要油炸三藏、又主动顶包受过:“莫要拆坏了布漆,我来下油锅了。……不要炸我师父,还来炸我。”

尤其是后来,孙悟空不但请菩萨来救活了人参果树,并且还搬来了很多大神仙来陪自己闲扯,这得多大的面子啊,可是自己这个当领导的大和尚,却什么都做不了,处处都是孙悟空在风光、在折腾。这死猴子,闯下这么大祸,居然还这么毫无愧色!哼,不行,我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4)神满不思睡

 

在灵敏的孙悟空的指使之下,这肉身沉重的唐三藏、怀着侥幸心理,接连跑了两个晚上的路,两天两夜没睡的他,一方面是困的要死,一方面是惊恐和恼怒交织,一方面是疲惫不堪。这方才度过这第二个逃跑之夜的他,马上摇桩打盹。孙悟空看见了,表示非常的难于理解。悟空说,师父您这不济!怎么你这出家人这般的辛苦莫名?你看我们哥儿几个这出家人,几天几夜不睡觉太轻松了。你比如我老孙,几千个夜晚不睡觉,也不懂什么是困倦,想当年,我在五行山下趴了将近二十万个日日夜夜,眼皮也眨巴了有超过十亿次,也没像您这样眼皮觉得抬不起来。八戒这沙僧听见了,都默默的点头表示赞同猴哥的论述。连那默默走路不吱声的白龙马,都摇头晃脑表示赞赏。

通过对比贬低了一番三藏师父之后,悟空又接着贬损三藏了:啊,老大,你就赶紧下马来吧,别让路过的人看见你这动摇西摆的可笑模样了,多丢人呐。来来来,咱们就躲到山坡下让您这呼呼大睡去。

孙悟空这番话,一方面他是不懂得人身之苦,一方面也是这里面的确有深意。这里面的深意,其实镇元大仙早就说出来了。

第一次逃跑,是孙悟空通过放瞌睡虫撂倒了清风明月二位小仙长。孙悟空的瞌睡虫,是以前他在天上当官的时候,跟天宫东门的增长天王划拳猜枚赢来的。小说没有说明他赢了几个瞌睡虫,可是只要他想用,往自家腰里一摸就能出来,似乎是要几个有几个。而且那瞌睡虫,也的确是灵物,孙悟空用指头一弹,那虫儿就精准的落在孙悟空想要它们落的地方了,而且马上发挥作用,让受众睡倒。

那大仙回来之后,就说了一句有深意的话:“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这句话的意思,在中国古籍中屡屡有所反映。而且,在小说中也多次提到了,孙悟空这家伙是从来不睡觉的。自从在菩提老祖那儿获得修仙的秘诀之后,他再也没有睡觉的事儿了。那么一般人睡觉是怎么回事呢?小说中也很明确的交待了:睡魔。

一般人睡觉,乃是因为有睡魔。并且,神仙如果着了睡魔,也会跟一般人一样的睡觉。而这个瞌睡虫呢,您就知道,它们就是睡魔,或者是睡魔的子裔。在古代,修道人很容易的就能达到神满不思睡的境界,甚至是一般人,如果天真完好,也很容易达到这种状态。比如中国传统的儒生们,因为孔子注重休息的技术,他们也很注重睡觉的姿态、呼吸等等。通过儒家经典中对孔子睡觉的侧面描述,修道人很容易就能猜出来,孔子可以说也在这种状态,或者是非常浅的睡眠状态。孔子学说中的主要提法,同时是修心和修身的手法,他这个修身,可不是比喻形容,是跟练武术、修道一样的改变身体。

后来的儒生们很傻,以为文人就只是玩文艺的,到了清代末年,有些极端的甚至以弱不禁风、整天脑门子上贴着治病膏药的病态为荣。而在历史上真正的文人,都是以文武双全为目标。为什么呢,因为文,本意就是纹理的意思、纹理就是脉路啊。真正的文人,是通晓天地间天机运转的脉路的,人身的脉路当然也不在话下。通了脉路的人、知晓别人脉路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通晓武的真谛。

隐约想起来一个好笑的历史故事:历史上有个杀猪的屠夫,长得比超级低俗屠夫可还要粗糙、狰狞,他想要跟一帮子文人们谈谈理想、谈谈人生,那帮家伙就耻笑他。结果这屠夫哥就火了,啪的一下子就把杀猪刀扎在桌子上,要跟那帮家伙比拼文艺。结果?结果我不说,你也能想到。这哥们才是历史上的标准文人。这个故事的具体出处我现在想不起来,有知晓的朋友烦劳提示一下。

镇元大仙前后说的话,接起来才完整:“清风、明月,却也中用。常时节,日高三丈,腰也不伸;……好仙童啊!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却怎么这般困倦?莫不是有人做弄了他也?快取水来。”通过镇元大仙的话,可以发现,这两个年龄最小的仙童,也是日常最为贪睡的家伙,经常是睡到日上三竿还在睡大觉。但是这一天,观门大开,地上干净,似乎是他们早起床了,但是他们又在呼呼大睡,大仙因此觉得他俩睡得不正常了。反常的地方就是需要警觉的地方,因此就猜到他俩是着了道儿。于是就施展法术解了他俩的睡魔。

在镇元大仙这里的弟子们,徒弟们的修为和境界,是跟年龄表现直接挂钩的,这个看起来好象是按资历升迁、论资排辈对不对?其实完全不是。这里的徒弟们,人人都是真身在修行。他们这里身体表现的年龄,就是道果之身的形貌,跟人世间的年龄完全不一样的。

修道者讲究尽快的脱离凡俗之身的限制,只要入了门,马上就解决这最现实的肉身限制问题。而佛门就完全不同,你看那唐三藏,一直修到了圆满前的最后一刻,还是完完全全的大俗人的表现。他吃了人参果之后,没有神满不思睡,也没有可以霞举飞升,就是简单的觉得爽了那么一阵子,很快感受上就恢复原样了。表现上,照样是无能的常人一个、照样是每天拖着沉重愚昧的肉身受苦受累。

 

 

 

(5)一石二鸟的考验

 

其实吧,你看那孙悟空跟镇元大仙,两个人斗志斗勇的,越斗越开心。说他们是斗,是有点夸张,其实悟空那点小神通,在大仙眼里算是小儿科了。你看那大仙,一袖子就掳走了他们师徒一伙外带马匹行李。在人家袖子里,那悟空的本事,就完全失效,大仙从袖筒里取他们出来,就仿佛捏拿面人儿一样的轻松自在。你说就这么巨大的神通差别,大仙真的要想为难孙悟空,哪里会有他老孙讨价还价的份儿?

那么怎么孙悟空施展变换腾挪的本事,那大仙就听之任之,让孙悟空玩呗。反正是大仙看的不是孙悟空表面的顽皮凶蛮,他看的是孙悟空的出发点、评判孙悟空出发点的标准是为私还是为他。

大仙要徒弟用鞭子抽打唐三藏,行者闻言,脑筋急速运转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三藏那柔弱的小肉身、和那柔弱的小意志,三两鞭子下去,莫说哭爹喊娘,估计要他干啥就干啥了。这不行啊!这考验对一般人不算什么,对三藏可就是过于残酷了。如果我孙悟空不出面抵挡一下,那岂不是我见死不救?于是孙悟空就决定自己以身代罚,替三藏承担这一次拷打。作为修行人,这种替换是说得通的,虽然不解决实质问题。

替人受过,孙悟空出发点非常好,但是由于他的个性使然,话语到他嘴巴里就渲染上了一层傲慢和挑衅的色彩:“先生差了。偷果子是我,吃果子是我,推倒树也是我,怎么不先打我,打他做甚?”

大仙一听,就心中雪亮,一方面,他看穿了悟空的内心想法,因为心中赞赏而笑了起来,一方面,他却又直言不讳的点击孙悟空言语态度上的瑕疵:“啊,这猴子真泼皮,嘴尖牙硬。好,咱就满足你,先揍他。”

打孙悟空,本来就是做戏,所以大仙任由悟空他变化神通、搞出两条熟铁腿来梆梆梆的打,这场戏是做给唐三藏看的嘛。同时也是在试炼悟空的心意,但是主要的是做给三藏看。揍了悟空三十皮鞭,没听见三藏吱声,他简直就像默默的路过打酱油的一样,似乎本来就应该悟空挨揍。大仙这看在眼里、鄙视在心里。于是乎打完悟空三十鞭子,继续来折腾唐三藏:“还该打三藏训教不严,纵放顽徒撒泼。”然后,那膂力强盛的小仙,马上就抡起鞭子来、啪啪啪抽得山响。吓得三藏在那边厢面如白纸。

悟空一听,赶紧就抢亏吃:“先生又差了。偷果子时,我师父不知,他在殿上与你二童讲话,是我兄弟们做的勾当。纵是有教训不严之罪,我为弟子的,也当替打。再打我罢。”哎!悟空这番心意,作为修行者、有这样的徒弟真是莫大的欣慰,作为普通人、有这样的兄弟那也是足矣。这世上,有多少人是能够为了道德伦理而主动吃苦、吃亏的呢?这样的人如果不入修行的门修上去,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公平了。

这镇元大仙听了悟空这番话,知道全是肺腑之言,悟空的出发点真是太好了、赤诚,悟空的赤诚,不是简单的替人受过,替坏人受过就不是什么值得钦佩的、反而是愚人。悟空是为了保全三藏的修行中不出现他承受不了的过大的磨难、是为了维护师道尊严,并且他为了维护唐三藏的取经大业、和修行大业,肯降低自己的身份和体面。要知道,在以前,悟空那是何等的骄傲,从来不肯为任何人低头的,为他自己低头都不肯的。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于是,大仙笑道:“这泼猴,虽是狡猾奸顽,却倒也有些孝意。既这等,还打他罢。”小仙又打了三十。行者低头看看,两只腿似明镜一般,通打亮了,更不知些疼痒。莫说孙悟空变化了两条熟铁腿供人鞭打而不知疼痛,我估计,这时候,就算他不用神通,这鞭子打到他腿上,他也会不知些痛痒。

你说吧,这时候,一向被唐三藏视为村野凶蛮的悟空,表现得很有孝意有风范、深明大义。倒是那平日一向以儒雅著称的我们的三藏哥哥,仪态尽失。等到晚上人家走光了,那长老泪眼双垂,怨他三个徒弟道:“你等闯出祸来,却带累我在此受罪,这是怎的起?”

你说吧,你这一天除了跑路折腾的有些劳累,这还没让你受罪呢,你就在这儿推卸责任、埋怨徒弟了。三藏这话,猛然间悟空还真反应不过来,就愣愣的直说道:“且休报怨,打便先打我。你又不曾吃打,倒转嗟呀怎的?”

悟空这一反问,倒让三藏卡壳了,是呀,自己说的话,师出无名,端的没头没脑,于是就赶紧转移话题找借口:“虽然不曾打,却也绑得身上疼哩。”

 

 

(6)锅底打破,油漏得罄尽

 

要说起来,这个五庄观的难,对孙悟空来说不算大。你看他,不管大仙这伙神仙怎么设置障碍,孙悟空总能轻松脱身,不但他自己能脱身,还能拉上自己的团队一起逃跑。要不是因为唐三藏这个肉身跑不快,孙悟空他们哥儿四个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孙悟空不光是神通多,主要的原因还有他临危不乱、脑筋灵活。孙悟空的脑筋灵活,可不是我们一般人这种心眼多,他是非常有灵气的那种敏感。

当然了,敲打人参果吃的孙悟空,简直是迟钝极了,最关键的话儿,他听不到耳朵里面。这个莫只怪他,决定因素不是他,他是被决定因素。

第一次从五庄观连夜逃跑,一直跑到天亮,孙悟空兄弟四个正跑得欢呢,三藏受不了了,又困又累道:“这个猴头弄杀我也!你因为嘴,带累我一夜无眠!”于是一伙人离了路边就跑到树下呼呼大睡了。唯独孙悟空没有丝毫的懈怠,他偏有心肠,跳到树上玩耍去了。因为看见孙悟空没有睡觉也没有闭上眼睛,这大仙就不好一袖子就把他们在睡梦中掳走。只好变化成一个道人的模样,先来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

镇元大仙变了一个行脚道人,跑到正在打坐的三藏面前问询他们来自何方,三藏如实回答,并且强调自己是路过而已。然后那大仙故作惊讶,手指头指着东面的山头,眼睛望着对面的三藏,说,哎呀老大你从东土而来,路过俺家的山头了吗?这话里有音,唐三藏没反应过来,跟着镇元大仙的话头就走了:“不知仙官是何宝山?”一看三藏着了套,大仙就安心的交底了:“万寿山五庄观,便是贫道栖止处。”悟空一听就急眼了,他心中有物的人,忙答道:“不曾!不曾!我们是打上路来的。”他的用意当然是替三藏解套的,不过已经晚了而已。

被大仙捉回五庄观之后,大仙要鞭挞唐三藏,被孙悟空顶包了,然而这孙悟空机灵,恐仙家法大,留了心眼,睁圆眼矁定,看他打那里。原来打腿,于是他就把自己两条腿变作两条熟铁腿。

第二次被大仙集体捉小鸡一样拿回五庄观,大仙要用油煎炸孙悟空,孙悟空灵敏、却又留心,挪移了一个石狮子做替身打破了大仙家的锅底,隐身模式跑在了半空中看笑话。大仙一看孙悟空跑了,心里嘿嘿的一乐:看你脚丫子再利索,也利索不过我的机谋,你呀是个风筝,线儿就牵在你家唐三藏身上。我耍不动你,我耍他!于是大仙就做出一副大怒的模样:“饶他去罢。且将唐三藏解下,另换新锅,把他扎一扎,与人参树报报仇罢。”大仙话音未落,那帮小道仙马上动手,拆解唐三藏身上的布漆,做出要油炸唐三藏状。于是逼得孙悟空不得不把自己乖乖的送回到大仙手上。

看见了吧?这一回小说中一共四处明确的提到孙悟空的机灵,他就是靠着自己的机灵,总是在死局中破局、危机中转机。凡是大仙着意的地方,孙悟空全部有事先的预感防备。但是毕竟孙悟空不如大仙层次高,大仙在一次一次的孙悟空的腾挪中,很快就捕捉到了孙悟空无法防备的空档:唐三藏。

唐三藏不悟,任由孙悟空天大的本事也是无济于事,毕竟唐三藏才是主尊、是根本。

“悟空不识镇元仙,与世同君妙更玄。”孙悟空没有人身,他只知道人参果贵重,却不知道人参果究竟贵重在何处。他只知道人参果延年益寿,却不知道如何获得人参果,就算土地神当面告诉他,他也听不到耳朵里去了,他听不懂也记不住。

“夜去朝来难脱体,淹留何日到西天!”唐三藏必须与这儿的人参果同化!至于小说为何说“夜去朝来难脱体”?下面您很快就明白了。

第二次他们被大仙掳回五庄观,大仙吩咐弟子们把长头布取十匹来。大仙道:“把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都使布裹了!”众仙一齐上前裹了。须臾,缠裹已毕。又教拿出漆来。众仙即忙取了些自收自晒的生熟漆,把他三个布裹漆漆了,浑身俱裹漆,上留着头脸在外。

我估计,这个用布匹和漆缠裹人的情节,是古往今来小说中最荒谬的一个情节了。您看出名堂没?大仙这是在寒碜他们呢!这个布裹漆封,意思不是很明显吗?是说他们三个、特别是唐三藏,不但不肯褪去常人俗念的壳,还用俗念人心,给自己缠裹起来,作茧自缚;不但作茧自缚,还自以为圆滑的处处给自己找台阶、处处推责任给别人,就好比是给自己涂一层表面光鲜的油漆。这就叫“夜去朝来难脱体”。

看见没,这修道人“骂”起人来,可比我们俗人高明多了,也内涵多了。

 

 

 

(7)你遇着我就该倒灶

 

唐三藏成功抵达修行的目的地,依靠的并非佛祖的教诲,也不是取来的三藏经籍。菩萨给他安排了修行中的种种磨难和魔难,主要用途是消除他积累的罪业,这是菩萨能安排的,菩萨不能安排的、是每一关中他应该去掉的那些俗念恶念、他究竟能不能去掉。这些全依赖于他个人。

我们往往看到,他一开始根本就不想去,甚至是掩盖、扩大。但是,他修行还有一个隐形的保护罩,这个隐形的保护罩,他几乎从未跨越,这个保护罩,不是乌巢禅师传授的心经,因为心经他往往是觉得自己理解了、却不懂得执行。

他这个隐形的保护罩是什么?就是中国传统伦理观念。这个保护罩,在唐三藏需要往高层面走的时候,有时候就形成了他的障碍,有时候就成了他的保护层。不管是障碍还是保护,三藏往往都不知道的,他总是以为他是对的。传统伦理观念,重在约束人的表面行为,这种约束,不一定能保证你像修行人那样上升,但是他一定能保证你不会下降沉沦。对于修行人来说,只要不下降,只要你还走着修行的道路,那就一定会成为你上升的一个厚实的地基。

早就有研究人员认为,西游记宣扬的是释道儒三教合一,这种胡扯咱不多说了。中国传统伦理观念,集成之后体现出来就是所谓的儒家学说。儒家学说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独立体系,他可以通向任何一门修行道路的大门,原因在于他是侧重于世间层面的秩序,也就是符合世间层面的脉路机理,跟哪一个修行法门都不冲突的,修行的法门都是高层面上的事情,他是能跟任何一个高层面学说进行无缝拼接的。

当然了,儒教信者如果不进入其他法门修道,他自己也可以自成一派的修行,只是他最大的部分是偏重于世间、看重世间。中国这种传统伦理看重世间,可并不意味着他的档次不高,恰恰相反,这意味着他的重要,就像大地一样承载着世界上所有的生物物种繁荣一样。

所以说,你能看到唐三藏他这个人,整个西行路上,他往往是遵从着这来自长安大唐国的人伦、礼仪。一直到修行的最后,他人皮脱去前的一刻,他还恪守着中国传统伦理。

孙悟空施展法术、让猪八戒跑到悬崖边上、拱倒四棵柳树化作他们四人的模样来。却被小仙的鞭子给破了功。大仙很不忿,就说,你走就走么,干嘛要用柳树来充数?柳就是留的意思,留就是走也走不脱的意思了。所以大仙就满足孙悟空的潜在需求,一袖子又把他们给掳了回来。掳回来之后,不再把他们绑在在正殿檐柱上了,却把唐僧绑在阶下矮槐树上,槐字中、是有鬼么,是有心中怀着鬼的所指。大仙要油炸孙悟空,那台下东边是一座日规台,西边是一个石狮子,孙悟空就选择了石狮子、变化了石狮子来顶包、结果打破了大仙的锅底,石狮子,意思就是实师子、真正的师父的弟子的意思,这是孙悟空对大仙的回答。那大仙惊骂道:“你这猢猴!怎么弄手段捣了我的灶?”其实这关难,考验的就是诚意,孙悟空想对了、做对了、过关了,因此自然就说:“你遇着我就该倒灶,干我甚事?”孙悟空的这番赤胆忠心,让大仙一方面吃惊、一方面佩服,所以就说:“你若有此神通,医得树活,我与你八拜为交,结为兄弟。”

这阶段的孙悟空,某些方面法力着实有限。要将柳树变成四人模样,就不但要念动咒语,还要咬破舌尖、把自己的血喷在上面,才能达成变化。第二天,他要将石狮子变作自己模样,也仍然要咬破舌尖、把自己的血喷在上面。这种变化,他可以真身脱离开,但是能维持的时间不长,而且,也很容易牵连到他的真身。

你看他,柳树的化身挨打了,他自己就身体上有反应,真身打噤。那柳树挨打,但是柳树又不欠什么业债,业债是唐三藏他们的,悟空要替他们开脱,那业债自然而然的就要孙悟空本人来代偿,就跟耶稣替受的罪,实际上是他的徒弟们的罪业他揽在自己身上了。孙悟空在变化前不懂这种罪业转化关系,等到他打噤了,才明白自己代偿不得、自己承受不了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仙讥笑他乡巴佬:越理欺心。大仙还说:纵有腾那,脱不得我手。大仙这么自信的说,当然不是因为他神通大于孙悟空,首先是因为理在他手里攒着呢,这一层理,孙悟空是不可能越界的,孙悟空神通再大也发挥不了作用。

孙悟空千方百计的,不希望唐三藏挨揍,结果,不但三藏没有因此感念他,还加深了对孙悟空的恶念。这就叫报应,因为三藏这时候应该挨上一顿打的,孙悟空老是护着他,又没办法提高三藏的悟性,结果就是孙悟空做了一件错事,到后来孙悟空自己受了报应。

这不是不公平,这才叫公平。要是他挨了那么几鞭子、痛一痛,或许也磨灭了几分恶念、珍惜了孙悟空的苦心,说不定能明白一点,说不定就在下一关中不会发生恨逐美猴王的事情、或者下一关就不那么波折。棒头出不了孝子、只会出傻子、暴力之下人的智商会被降低、被激发的只是本能的条件反射,但是偶尔在必要的时候,却也能起到棒喝的作用。

 

(第二十五回完)作者 挪威龙王 播音 裴殷 绘图 陈惠冠


首页上一回下一回

《西游漫注》文本下载(1-67回)

 

[1][2][3][4][5][6][7][8][8A][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0A][61][62][63][64][65][66][67]全屏版  《微漫注》《诗漫注《图漫注》

播客列表  多媒体打包下载  播器库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