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完整贯穿了中国人文化根流的整个生态系统,所以跟着西游记走是没错的,能让你游历一个完整的文明系统.....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音图 音图PDF 音图字幕 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西游漫注(xymzmp3)

首页上一回下一回 《西游漫注》第二十九回


《西游记》第二十九回 
脱难江流来国土 承恩八戒转山林






诗曰:妄想不复强灭,真如何必希求?本原自性佛前修,迷悟岂居前后?
  悟即刹那成正,迷而万劫沉流。若能一念合真修,灭尽恒沙罪垢。

  却说那八戒、沙僧与怪斗经个三十回合,不分胜负。你道怎么不分胜负?若论赌手段,莫说两个和尚,就是二十个,也敌不过那妖精。只为唐僧命不该死,暗中有那护法神祗保着他,空中又有那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助着八戒、沙僧。
  且不言他三人战斗,
  却说那长老在洞里悲啼,思量他那徒弟,眼中流泪道:“悟能啊,不知你在那个村中逢了善友,贪着斋供!悟净啊,你又不知在那里寻他,可能得会?岂知我遇妖魔,在此受难!几时得会你们,脱了大难,早赴灵山!”正当悲啼烦恼,忽见那洞里走出一个妇人来,扶着定魂桩叫道:“那长老,你从何来?为何被他缚在此处?”长老闻言,泪眼偷看那妇人约有三十年纪,遂道:“女菩萨,不消问了,我已是该死的,走进你家门来也。要吃就吃了罢,又问怎的?”那妇人道:“我不是吃人的。我家离此西下,有三百余里。那里有座城,叫做宝象国。我是那国王的第三个公主,乳名叫做百花羞。只因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夜,玩月中间,被这妖魔一阵狂风摄将来,与他做了十三年夫妻。在此生儿育女,杳无音信回朝,思量我那父母,不能相见。你从何来,被他拿住?”唐僧道:“贫僧乃是差往西天取经者,不期闲步,误撞在此。如今要拿住我两个徒弟,一齐蒸吃理。”那公主陪笑道:“长老宽心,你既是取经的,我救得你。那宝象国是你西方去的大路,你与我捎一封书儿去,拜上我那父母,我就教他饶了你罢。”三藏点头道:“女菩萨,若还救得贫僧命,愿做捎书寄信人。”那公主急转后面,即修了一纸家书,封固停当,到桩前解放了唐僧,将书付与。唐僧得解脱,捧书在手道:“女菩萨,多谢你活命之恩。贫僧这一去,过贵处,定送国王处。只恐日久年深,你父母不肯相认,奈何?切莫怪我贫僧打了诳语。”公主道:“不妨,我父王无子,止生我三个姊妹,若见此书,必有相看之意。三藏紧紧袖了家书,谢了公主,就往外走,被公主扯住道:“前门里你出不去!那些大小妖精,都在门外摇旗呐喊,擂鼓筛锣,助着大王,与你徒弟厮杀哩。你往后门里去罢,若是大王拿住,还审问审问。只恐小妖儿捉了,不分好歹,挟生儿伤了你的性命。等我去他面前,说个方便。若是大王放了你啊,待你徒弟讨个示下,寻着你一同好走。”三藏闻言,磕了头,谨依吩咐,辞别公主,躲离后门之外,不敢自行,将身藏在荆棘丛中。

  却说公主娘娘,心生巧计,急往前来,出门外,分开了大小群妖。只听得叮叮当当兵刃乱响,原来是八戒、沙僧与那怪在半空里厮杀哩。这公主厉声高叫道:“黄袍郎!”那妖王听得公主叫唤,即丢了八戒、沙僧,按落云头,揪了钢刀,搀着公主道:“浑家,有甚
  话说?”公主道:“郎君啊,我才时睡在罗帏之内,梦魂中,忽见个金甲神人。”妖魔道:“那个金甲神?上我门怎的?”公主道:“是我幼时,在宫里对神暗许下一桩心愿:若得招个贤郎驸马,上名山,拜仙府,斋僧布施。自从配了你,夫妻们欢会,到今不曾题起。那金甲神人来讨誓愿,喝我醒来,却是南柯一梦。因此,急整容来郎君处诉知,不期那桩上绑着一个僧人,万望郎君慈悯,看我薄意,饶了那个和尚罢,只当与我斋僧还愿,不知郎君肯否?”那怪道:“浑家,你却多心呐!什么打紧之事。我要吃人,那里不捞几个吃吃?这个把和尚,到得那里,放他去罢。”公主道:“郎君,放他从后门里去罢。”妖魔道:“奈烦哩,放他去便罢,又管他什么后门前门哩。”他遂绰了钢刀高叫道:“那猪八戒,你过来。我不是怕你,不与你战,看着我浑家的分上,饶了你师父也。趁早去后门首,寻着他,往西方去罢。若再来犯我境界,断乎不饶!”
  那八戒与沙僧闻得此言,就如鬼门关上放回来的一般,即忙牵马挑担,鼠窜而行,转过那波月洞后门之外,叫声:“师父!”那长老认得声音,就在那荆棘中答应。沙僧就剖开草径,搀着师父,慌忙的上马。这里——
  狠毒险遭青面鬼,殷勤幸有百花羞。鳌鱼脱却金钩钓,摆尾摇头逐浪游。
  八戒当头领路,沙僧后随,出了那松林,上了大路。你看他两个哜哜嘈嘈,埋埋怨怨,三藏只是解和。遇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一程一程,长亭短亭,不觉的就走了二百九十九里。猛抬头,只见一座好城,就是宝象国。真好个处所也——
  云渺渺,路迢迢。地虽千里外,景物一般饶。瑞霭祥烟笼罩,清风明月招摇。蕊蕊的远山,大开图画;潺潺蔽蔽的流水,碎溅琼瑶。可耕的连阡带陌,足食的密蕙新苗。渔钓的几家三涧曲,樵采的一担两峰椒。廓的廓,城的城,金汤巩固;家的家,户的户,只斗逍遥。九重的高阁如殿宇,万丈的层台似锦标。也有那太极殿、华盖殿、烧香殿、观文殿、宣政殿、延英殿,一殿殿的玉陛金阶,摆列着文冠武弁;也有那大明宫、昭阳宫、长乐宫、华清宫、建章宫、未央宫,一宫宫的钟鼓管,撒抹了闺怨春愁。也有禁苑的,露花匀嫩脸;也有御沟的,风柳舞纤腰。通衢上,也有个顶冠束带的,盛仪容,乘五马;幽僻中,也有个持弓挟矢的,拨云雾,贯双雕。花柳的巷,管弦的楼,春风不让洛阳桥。取经的长老,回首大唐肝胆裂;伴师的徒弟,息肩小驿梦魂消。
  看不尽宝象国的景致。师徒三众,收拾行李、马匹,安歇馆驿中。
  唐僧步行至朝门外,对阁门大使道:“有唐朝僧人,特来面驾,倒换文牒,乞为转奏转奏。”那黄门奏事官,连忙走至白玉阶前奏道:“万岁,唐朝有个高僧,欲求见驾,倒换文牒。”那国王闻知是唐朝大国,且又说是个方上圣僧 ,心中甚喜,即时准奏,叫:“宣他进来。”把三藏宣至金阶,舞蹈山呼礼毕。两边文武多官,无不叹道:“上邦人物,礼乐雍容如此!”那国王道:“长老,你到我国中何事?”三藏道:“小僧是唐朝释子,承我天子敕旨,前往西方取经。原领有文牒,到陛下上国,理合倒换。故此不识进退,惊动龙颜。”国王道:“既有唐天子文牒,取上来看。”三藏双手捧上去,展开放在御案上。牒云:
  南赡部洲大唐国奉天承运唐天子牒行:切惟朕以凉德,嗣续丕基,事神治民,临深履薄,朝夕是惴。前者,失救泾河老龙,获谴于我皇皇后帝,三魂七魄,倏忽阴司,已作无常之客。因有阳寿未绝,感冥君放送回生,广陈善会,修建度亡道场。感蒙救苦观世音菩萨,金身出现,指示西方有佛有经,可度幽亡,超脱孤魂。特着法师玄奘,远历千山,询求经偈。倘到西邦诸国,不灭善缘,照牒放行。须至牒者。大唐贞观一十三年,秋吉日,御前文牒。”(上有宝印九颗)
  国王见了,取本国玉宝,用了花押,递与三藏。三藏谢了恩,收了文牒,又奏道:“贫僧一来倒换文牒,二来与陛下寄有家书。”国王大喜道:“有甚书?”三藏道:“陛下第三位公主娘娘,被碗子山波月洞黄袍妖摄将去,贫僧偶尔相遇,故寄书来也。”国王闻言,满眼垂泪道:“自十三年前,不见了公主,两班文武官,也不知贬退了多少;宫内宫外,大小婢子太监,也不知打死了多少;只说是走出皇宫,迷失路径,无处找寻;满城中百姓人家,也盘诘了无数,更无下落。怎知道是妖怪摄了去!今日乍听得这句话,故此伤情流泪。”三藏袖中取出书来献上。国王接了,见有平安二字,一发手软,拆不开书,传旨宣翰林院大学士上殿读书。学士随即上殿,殿前有文武多官,殿后有后妃宫女,俱侧耳听书。学士拆开朗诵,上写着:
  不孝女百花羞顿首百拜大德父王万岁龙凤殿前,暨三宫母后昭阳宫下,及举朝文武贤卿台次:拙女幸托坤宫,感激劬劳万种,不能竭力怡颜,尽心奉孝。乃于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良夜佳辰,蒙父王恩旨着各宫排宴,赏玩月华,共乐清霄盛会。正欢娱之间,不觉一阵香风,闪出个金睛蓝面青发魔王,将女擒住。驾祥光,直带至半野山中无人处,难分难辨,被妖倚强,霸占为妻。是以无奈捱了一十三年,产下两个妖儿,尽是妖魔之种。论此真是败坏人伦,有伤风化,不当传书玷辱。但恐女死之后,不显分明。正含怨思忆父母,不期唐朝圣僧,亦被魔王擒住。是女滴泪修书,大胆放脱,特托寄此片楮,以表寸心。伏望父王垂悯,遣上将早至碗子山波月洞捉获黄袍怪,救女回朝,深为恩念。草草欠恭,面听不一。
  逆女百花羞再顿首顿首。
  那学士读罢家书,国王大哭,三宫滴泪,文武伤情,前前后后,无不哀念。国王哭之许久,便问两班文武:“那个敢兴兵领将,与寡人捉获妖魔,救我百花公主?”连问数声,更无一人敢答,真是木雕成的武将,泥塑就的文官。那国王心生烦恼,泪若涌泉。只见那多官齐俯伏奏道:“陛下且休烦恼,公主已失,至今一十三载无音。偶遇唐朝圣僧,寄书来此,未知的否。况臣等俱是凡人凡马,习学兵书武略,止可布阵安营,保国家无侵陵之患。那妖精乃云来雾去之辈,不得与他觌面相见,何以征救?想东土取经者,乃上邦圣僧。这和尚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必有降妖之术。自古道,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可就请这长老降妖邪,救公主,庶为万全之策。”
  那国王闻言,急回头便请三藏道:“长老若有手段,放法力,捉了妖魔,救我孩儿回朝,也不须上西方拜佛,长发留头,朕与你结为兄弟,同坐龙床,共享富贵如何?”三藏慌忙启上道:“贫僧粗知念佛,其实不会降妖。”国王道:“你既不会降妖,怎么敢上西天拜佛?”那长老瞒不过,说出两个徒弟来了。奏道:“陛下,贫僧一人,实难到此。贫僧有两个徒弟,善能逢山开路,遇水迭桥,保贫僧到此。”国王怪道:“你这和尚大没理,既有徒弟,怎么不与他一同进来见朕?若到朝中,虽无中意赏赐,必有随分斋供。”三藏道:“贫僧那徒弟丑陋,不敢擅自入朝,但恐惊伤了陛下的龙体。”国王笑道:“你看你这和尚说话,终不然朕当怕他?”三藏道:“不敢说。我那大徒弟姓猪,法名悟能八戒,他生得长嘴獠牙,刚鬃扇耳,身粗肚大,行路生风。第二个徒弟姓沙,法名悟净和尚,他生得身长丈二,臂阔三停,脸如蓝靛,口似血盆,眼光闪灼,牙齿排钉。他都是这等个模样,所以不敢擅领入朝。”国王道:“你既这等样说了一遍,寡人怕他怎的?宣进来。”随即着金牌至馆驿相请。
  那呆子听见来请,对沙僧道:“兄弟,你还不教下书哩,这才见了下书的好处。想是师父下了书,国王道:捎书人不可怠慢,一定整治筵宴待他。他的食肠不济,有你我之心,举出名来,故此着金牌来请。大家吃一顿,明日好行。”沙僧道:“哥啊,知道是甚缘故,我们且去来。”遂将行李马匹俱交付驿丞,各带随身兵器,随金牌入朝。早行到白玉阶前,左右立下,朝上唱个喏,再也不动。那文武多官,无人不怕,都说道:“这两个和尚,貌丑也罢,只是粗俗太甚!怎么见我王更不下拜,喏毕平身,挺然而立,可怪可怪!”八戒听见道:“列位,莫要议论,我们是这般。乍看果有些丑,只是看下些时来,却也耐看。”
  那国王见他丑陋,已是心惊。及听得那呆子说出话来,越发胆颤,就坐不稳,跌下龙床,幸有近侍官员扶起。慌得个唐僧跪在殿前,不住的叩头道:“陛下,贫僧该万死万死!我说徒弟丑陋,不敢朝见,恐伤龙体,果然惊了驾也。”那国王战兢兢走近前,搀起道:“长老,还亏你先说过了;若未说,猛然见他,寡人一定唬杀了也!”国王定性多时,便问:“猪长老、沙长老,是那一位善于降妖?”那呆子不知好歹,答道:“老猪会降。”国王道:“怎么家降?”八戒道:“我乃是天蓬元帅,只因罪犯天条,堕落下世,幸今皈正为僧。自从东土来此,第一会降妖的是我。”国王道:“既是天将临凡,必然善能变化。”八戒道:“不敢,不敢,也将就晓得几个变化儿。”国王道:“你试变一个我看看。”八戒道:“请出题目,照依样子好变。”国王道:“变一个大的罢。”那八戒他也有三十六般变化,就在阶前卖弄手段,却便捻诀念咒,喝一声叫:“长!”把腰一躬,就长了有八九丈长,却似个开路神一般。吓得那两班文武,战战兢兢;一国君臣,呆呆挣挣。时有镇殿将军问道:“长老,似这等变得身高,必定长到什么去处,才有止极?”那呆子又说出呆话来道:“看风,东风犹可,西风也将就;若是南风起,把青天也拱个大窟窿!”那国王大惊道:“收了神通罢,晓得是这般变化了。”八戒把身一矬,依然现了本相,侍立阶前。国王又问道:“长老此去,有何兵器与他交战?”八戒腰里掣出钯来道:“老猪使的是钉钯。”国王笑道:“可败坏门面!我这里有的是鞭简瓜锤,刀枪钺斧,剑戟矛镰,随你选称手的拿一件去。那钯算做什么兵器?”八戒道:“陛下不知,我这钯,虽然粗夯,实是自幼随身之器。曾在天河水府为帅,辖押八万水兵,全仗此钯之力。今临凡世,保护吾师,逢山筑破虎狼窝,遇水掀翻龙蜃穴,皆是此钯。”
  国王闻得此言,十分欢喜心信。即命九嫔妃子:“将朕亲用的御酒,整瓶取来,权与长老送行。”遂满斟一爵,奉与八戒道:“长老,这杯酒聊引奉劳之意。待捉得妖魔,救回小女,自有大宴相酬,千金重谢。”那呆子接杯在手,人物虽是粗鲁,行事倒有斯文,对三藏唱个大喏道:“师父,这酒本该从你饮起,但君王赐我,不敢违背,让老猪先吃了,助助兴头,好捉妖怪。”那呆子一饮而干,才斟一爵,递与师父。三藏道:“我不饮酒,你兄弟们吃罢。”沙僧近前接了。八戒就足下生云,直上空里,国王见了道:“猪长老又会腾云!”呆子去了,沙僧将酒亦一饮而干,道:“师父!那黄袍怪拿住你时,我两个与他交战,只战个手平。今二哥独去,恐战不过他。”三藏道:“正是,徒弟啊,你可去与他帮帮功。”沙僧闻言,也纵云跳将起去。那国王慌了,扯住唐僧道:“长老,你且陪寡人坐坐,也莫腾云去了。”唐僧道:“可怜可怜!我半步儿也去不得!”此时二人在殿上叙话不题。

  却说那沙僧赶上八戒道:“哥哥,我来了。”八戒道:“兄弟,你来怎的?”沙僧道:“师父叫我来帮帮功的。”八戒大喜道:“说得是,来得好。我两个努力齐心,去捉那怪物,虽不怎的,也在此国扬扬姓名。”你看他——
  叆叇祥光辞国界,氤氲瑞气出京城。领王旨意来山洞,努力齐心捉怪灵。
  他两个不多时,到了洞口,按落云头。八戒掣钯,往那波月洞的门上,尽力气一筑,把他那石门筑了斗来大小的个窟窿。吓得那把门的小妖开门,看见是他两个,急跑进去报道:“大王,不好了!那长嘴大耳的和尚,与那晦气脸的和尚,又来把门都打破了!”那怪惊道:“这个还是猪八戒、沙和尚二人。我饶了他师父,怎么又敢复来打我的门!”小妖道:“想是忘了什么物件,来取的。”老怪咄的一声道:“胡缠!忘了物件,就敢打上门来?必有缘故!”急整束了披挂,绰了钢刀,走出来问道:“那和尚,我既饶了你师父,你怎么又敢来打上我门?”八戒道:“你这泼怪干得好事儿!”老魔道:“什么事?”八戒道:“你把宝象国三公主骗来洞内,倚强霸占为妻,住了一十三载,也该还他了。我奉国王旨意,特来擒你。你快快进去,自家把绳子绑缚出来,还免得老猪动手!”那老怪闻言,十分发怒。你看他屹迸迸,咬响钢牙;滴溜溜,睁圆环眼;雄纠纠,举起刀来;赤淋淋,拦头便砍。八戒侧身躲过,使钉钯劈面迎来,随后又有沙僧举宝杖赶上前齐打。这一场在山头上赌斗,比前不同,真个是——
  言差语错招人恼,意毒情伤怒气生。这魔王大钢刀,着头便砍;那八戒九齿钯,对面来迎。沙悟净丢开宝杖,那魔王抵架神兵。一猛怪,二神僧,来来往往甚消停。这个说:“你骗国理该死罪!”那个说:“你罗闲事报不平!”这个说:“你强婚公主伤国体!”那个说:“不干你事莫闲争!”算来只为捎书故,致使僧魔两不宁。
  他们在那山坡前,战经八九个回合,八戒渐渐不济将来,钉钯难举,气力不加。你道如何这等战他不过?当时初相战斗,有那护法诸神,为唐僧在洞,暗助八戒、沙僧,故仅得个手平。此时诸神都在宝象国护定唐僧,所以二人难敌。那呆子道:“沙僧,你且上前来与他斗着,让老猪出恭来。”他就顾不得沙僧,一溜往那蒿草薜萝,荆棘葛藤里。不分好歹,一顿钻进,那管刮破头皮,搠伤嘴脸,一毂辘睡倒,再也不敢出来。但留半边耳朵,听着梆声。那怪见八戒走了,就奔沙僧。沙僧措手不及,被怪一把抓住,捉进洞去,小妖将沙僧四马攒蹄捆住。毕竟不知端的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 吴承恩

《西游漫注》第二十九回 

(1)木郎与百花羞 (2) 打肿脸充胖子 (3) 继续喂招 (4) 沟通有个水平问题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木郎与百花羞

 

说到这黄袍怪,不得不说,他这名号来得不太合乎他的相貌和手段,你看他外貌上是蓝皮肤、红头发。当然,他穿鹅黄色的袍子、金色的铠甲。可是,一般来说铠甲是打架时候才穿的,不是日常穿戴,而且穿金色铠甲又不是他的专利。那这黄色的袍子呢?不应该说也是他最独具特色的衣服吧!

只是他,有一套黄色袍子、有一套黄色铠甲、有一套带金顶的房子,如果不考虑他本人形像,这简直就是一个土皇帝一样的装备,很有点金灿灿的意思,不过呢,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意思。后面呢,唐三藏与猪八戒哥儿俩个,在宝象国这个有着看上去气象万千、珍宝表象外表的国家,就金玉其外了一把,猪八戒逞能,反被妖怪捉拿。

这黄袍怪,原来是天上的奎木狼星君,二十八星宿之一,主管文学文艺、是文艺青年的福星呢,也就是过去所说的文曲星。按照一般人的想象,这文曲星应该是文绉绉的吧?其实不是,人家乃是一个容貌狰狞、形容古怪、个性暴烈的武夫。

你说他这一芥武夫吧,看上去却又是一副一往情深、对百花羞公主一诺千金的样儿,既然你对我有情,咱就是宁肯做妖怪,也要跟你夫妻一场。是不是很有情圣的风范?有人认为这黄袍怪才是有情有义的真爷们儿。

你看,那黄袍怪正在跟八戒沙僧厮杀,那百花羞公主厉声高叫了一声:“黄袍郎!”那妖王听得公主叫唤,即丢了八戒、沙僧,按落云头,揪了钢刀,搀着公主道:“浑家,有甚话说?”要知道,这是在打仗耶!按道理,这战争的事情,是不让家眷干涉的。这公主吼了一嗓子,这黄袍怪马上就丢下敌手下阵了。然后那公主要求黄袍怪放了三藏师徒,那黄袍怪就真个放了唐三藏,任由他们师徒离去。是不是很说明他在乎这公主?

后来,当猪八戒、沙和尚二次登门、挑战他,猪八戒毫无义气的开溜,沙和尚被抓。这颇有头脑的黄袍怪就觉察出来很有可能是他这娘子传了书讯。结果你看怎么着?他立刻就跟这公主翻脸了!拖着猪狗一样的把他亲爱的不得了的娘子,给拖了出来。要不是沙僧以死相撑,恐怕他当时就一刀杀了做了自己十三年老婆的百花羞。

这样的男人,有女性真的喜欢他做丈夫吗?嗯,我知道,有些女性就是喜欢这样“敢爱敢恨”的、或者有些男性就是这样的“敢爱敢恨”。

“敢爱敢恨”在中国,是一种被赞赏的爽快豁达,在心理上,属于是一种偏激、是一种极端的性格,不一定是好事。敢爱+敢恨=0,爱有多强烈的人、恨一定也会有多强烈,相加是守恒的。

根据后面黄袍怪他本人的说法。我相信他说的都是事实。根据他的说法,他下世来,是因为他跟百花羞的前世是有情相约了。结果,对方下世投胎之后,什么都忘记了,更不要提还会记得两个人的相约,红尘险恶呀。他呢,为了保证自己也别陷入这种局面,投胎之后俩个人别说能做夫妻,恐怕见面成为仇人都说不准。结果,他就不投胎。不投胎的结果,就是只能做妖怪。

他不投胎而进入世间,为什么,不能做个正常的神仙、或者说做一个世外高人?他在天上,也没有人类的形像,他在天上是神仙,是天狼,天狼是狼王,狼族的神王,他下降到人世间、不入轮回,没有人类形像,就只能是对映到妖怪了,人类非常低、他也对映不过去,做妖怪虽然外表粗犷,但是却有神通大能,可比人类强多了。

那你说,他俩这一人一妖的,怎么就做成了夫妻?不是说投胎之后月老来安排?这人类和上界生灵,怎么也能做夫妻,月老也安排不了上界生灵的呀!可是,你也知道,中外的历史上,都流传有大量的神人通婚的神话传说。

对上界的生灵来说,他们的愿望就是缘份的开始和过程。其实对于我们人类来说,缘份的前身就是愿望。是愿望促成了缘份。只是呢,人家的愿望,马上就开始演化、成为事实,人类的愿望,往往却要到下一生才能兑现成缘份。

那你说,那奎木狼和百花羞一起在天上的时候,为何他俩的爱就没有马上兑现成缘份?天上没有他们这样的爱情呀!所以才需要一起下界才行啊。

并且,这奎木狼星,明明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俩人的前缘誓言,可是通过百花羞修书、要求回家的事情,可以看出来,这十三年中,他从来都没有跟人家讲过前尘旧约。可见他是颇有私心的。并且,他一感觉百花羞不肯跟自己继续做夫妻,马上就拳脚相向,一听百花羞不承认此事,马上又甜蜜有加。对她好,乃是因为觉得她属于自己,对她劣,乃是因为觉得她不属于自己。这种性格的人,爱的不是对方,是自己的财产和附属物,说到底,爱的是自己。

再说了,婚姻么,人人都憧憬是美好的、幸福的。结果呢,世上人真的走入婚姻,才发现百般不如意、苍白乏味、甚至是生不如死的痛苦。可是呢,谁也没有想想,谁向你承诺了婚姻一定是幸福的美好的呢?没有任何一个神仙承诺。

爱是情、恨是情,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就好比沙子堆起来的房子,沙子随时会散落。对呀,情是不稳定的、流动的。那是不是说婚姻不需要爱情了?你看,刚说过黄袍怪已经是一种极端的性格,这刚说的是爱情不是婚姻的基础,却没说不能有爱情呀。爱情,应该从信义中滋生,这才是有源之水长流。信义才是婚姻真正的基石。信义不就是兑现承诺的过程么?兑现什么承诺?兑现以前的承诺呀。以前的承诺,就是你真挚的、强大的愿望。

 

 

(2)打肿脸充胖子

 

就别说婚姻的基础没有信义是够呛的了。这人和人之间,都要应该以信义为基础。这宝象国国王和自己的三女儿百花羞公主之间,有信义。这黄袍怪和百花羞公主,其实就没有信义。猪八戒呢,对谁都没信义,包括对他自己。唐三藏呢,对自己的面子有信义,对孙悟空没信义。只有孙悟空一个人,讲信义。

咱们看看唐三藏是如何维持自己面子的。且说饿了一天的唐三藏,在逃出黄袍怪的魔爪之后,也顾不得上喊吃斋了、也顾不得上休眠了,一行人连滚带爬的,八戒当头领路为名逃窜在最前面,沙僧后随,出了那松林,上了大路,头也不回的一路飞奔而去。

等到他们一行人到了宝象国,这怎么说也是一个偏远的小国家。可是在久不见城市的唐三藏眼里,简直就是到了天堂一样,贪看得仔仔细细。对于他所见所记的景致,小说花了将近三百字来细细的描述。写这么细做什么呀?乃是因为勾动了他思乡之情,“取经的长老,回首大唐肝胆裂”。

是呀,刚刚逃脱了恐怖的魔爪,忽然间又身处故乡一般的繁华俗世,这强烈的反差和对比,几乎让他精神分裂、肝肠寸断呢。等到他们顺利在驿馆中安歇,等到他顺利见到国王、通关文牒顺利的盖章花押,等到他把百花羞的家书给了国王他们——他,终于找到了点身处唐宫、面对唐王的那种场景和气派、那种被重视的感觉……

于是,他真的开始受到重视了。那学士读罢家书,国王大哭,三宫滴泪,文武伤情,前前后后,无不哀念。

国王哭之许久,便问两班文武:“那个敢兴兵领将,与寡人捉获妖魔,救我百花公主?”连问数声,更无一人敢答。真是木雕成的武将,泥塑就的文官。那国王心生烦恼,泪若涌泉,哭啊哭啊。

老看着老大在那里哭,也不是个事儿呀。茫然中,这满朝的文武,忽然集体的灵光一闪,忽然就恍然大悟了,于是齐齐的趴下去奏道:“陛下先不要烦恼。公主走失这么多年,偶遇唐朝圣僧,寄书来此,不知道她在妖怪那里的安危。我们都是凡人凡马,习学兵书武略,只能跟凡人凡马打仗呀。那妖精云里来雾里去的,我们连他面孔都没机会看见,让我们怎么去救呀?”好,这话说得干练精巧、义务推得干干净净、非常合情合理。

然后大家伙儿话锋一转,聚光灯的焦点集中在了三藏的身上:“想东土取经者,乃上邦圣僧。这和尚‘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必有降妖之术。”

你看看,人家这话说的,也真是句句精当。你既然是天朝东土来的取经人,那一定是天朝里面的高僧。既然你‘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那么你一定也可以降妖伏魔。怎么样,这个推理也非常正确吧?无论从哪个层面上,都是没问题的。当然,中间隐含了一个推理环节,那就是既然你是上邦高僧,那应该就是‘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这个隐含的环节,应该说也一点问题没有。

然后大家伙儿话锋又一转,集中在三藏身上的聚光灯变了颜色:“自古道

‘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可就请这长老降妖邪,救公主,庶为万全之策。”

“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这话说得,亮晶晶八面玲珑、冷森森寒光四射。文武群臣的这些话,简直就象一把刀子,三剜两转的,忽然就要削去了三藏那华丽丽的面子皮儿。

那国王闻言,也忽然就恍然大悟、灵光一闪,急回头,便请三藏道:“提出的急迫要求:长老若有手段,放法力,捉了妖魔,救我孩儿回朝。开出的优厚条件:也不须上西方拜佛,长发留头,朕与你结为兄弟,同坐龙床,共享富贵如何?”

这话三转两转,三藏脸上惬意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这麻烦就缠上身了。三藏慌忙启上道:“贫僧粗知念佛,其实不会降妖。”三藏说的,断然是实话,可是,人家没办法相信他呀。因为国王马上就抓住了他这状况里面的状况。

国王道:“你既不会降妖,怎么敢上西天拜佛?”是呀!这国王问的,断然是内行话。不会降妖就不可能是真正的修行人呀!况且这一路妖魔鬼怪甚多,国王又不是耳目闭塞的人。

其实,这文武群臣的话,国王的话,对于一个有悟性的修行人来说,听到了会怵然心惊,会马上深刻反思的。“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你既不会降妖,怎么敢上西天拜佛?”

这个时候,唐三藏应该这么这么说,可是他却那么那么说:“陛下,贫僧一人,实难到此。贫僧有两个徒弟,善能逢山开路,遇水迭桥,保贫僧到此。”

一路上“善能逢山开路,遇水迭桥”的徒弟,是谁呀?不正是之前被他给赶走的孙悟空吗?怎么到了一向不撒谎的三藏嘴里,却变成了猪八戒和沙悟净了呢?

这宝象国文武群臣与国王的话,应该说,是菩萨和神仙们借助他们、利用他们自身的阅历和条件、通过他们的嘴巴,在暗示唐三藏。如果这时候他醒悟了,那么,往下的麻烦就会小很多。可以假设,他想起来了孙悟空的功绩,然后这宝象国国王就要求去请孙悟空。孙悟空来了,这黄袍怪的问题快速解决,结局还是一样的,各就各位,怨与缘都获得了了结。那么,他不会被可耻的变成老虎,白龙马不会没必要的受伤,悟净和老猪,也不至于那么狼狈,宝象国的一个宫女们,也不会悲惨的枉死。

可是这三藏,就是要拒绝承认孙悟空的本事,就可可的要把自己的面皮维护到底,于是,喊来了猪八戒沙和尚作秀。然后猪八戒的面子和鲁莽被三藏给充了气、被国王和群臣给捧上了天,膨胀膨胀的去装大头蒜去了……

 

 

 

 

(3)继续喂招

 

地球人火星人宇宙人都知道,只有唐三藏不知道,他的大徒弟是孙悟空。唐三藏,为了赌一口恶气,在国王面前说:“我那大徒弟姓猪,法名悟能八戒。……第二个徒弟姓沙,法名悟净和尚。……”

且说那呆子猪,眼见得这举国官员被自己的独特样貌给吓得胆颤心惊的、无人不怕,心里真是有点美滋滋的得意呢。这洋洋得意之下,呆子也摆出一副高人的姿态来。

你看他哥儿俩,各带随身兵器,随金牌入朝,早行到白玉阶前,左右立下,朝上唱个喏,再也不动。那文武多官,无人不怕,都说道:“这两个和尚,貌丑也罢,只是粗俗太甚!怎么见我王更不下拜,喏毕平身,挺然而立!可怪!可怪!”徒弟们尚且如此的昂扬精神,倒是那当师傅的慌得跪在殿前,不住的叩头道:“陛下,贫僧该万死!万死!……”

其实呢,作为修道之人,见到人世间的权贵、帝王,的确是不应该下跪的。这小说,每每写到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他们,见到帝王一律是作揖、一律是不下拜的。你看那孙悟空,别说人世间的帝王,就连天王老子玉皇大帝,都不客气。这孙悟空,自打出世以来,只给三个人下跪:菩提祖师、观世音菩萨、和如来佛祖。这三个人是真正的师父。

修行之人,超越世间所有人的荣华富贵,这个倒不只是一种形容。修行人如果没有限制的话,可以随意改变下界的,那人世间的一切,他可是想怎么变就怎么变,你一个小小的帝王,又算得了什么。

那么,每每这哥儿仨个都不下跪,那唐三藏则逢王必跪,西行一路上那么多帝王,无一幸免。三藏的过度礼貌行为,早在他取经出发前就开始了。当他被选到唐王宫里的时候,太宗喜道:“果然举之不错,诚为有德行有禅心的和尚。朕赐你左僧纲,右僧纲,天下大阐都僧纲之职。”玄奘顿首谢恩,受了大阐官爵。这时候,他受封于唐王,成了长安国一名僧官,按道理那的确是应该跟其他官员一样的跪拜皇帝的。

跪虽然跪下去了,可是在国王眼里,他还是站着的,他徒弟们相貌独特、骨骼清奇,还真的算是圣僧一位了。那国王战兢兢,走近前,搀起道:“长老,还亏你先说过了;若未说,猛然见他,寡人一定唬杀了也!”

慌张归慌张,这正经事儿还是不能含糊的,国王定性多时,便问:“猪长老、沙长老,是那一位善于降妖?”那呆子看见自己这动都不动一下,就能如此的威力四射,吓得他们面如灰土,心里开心得要死。这呆子,被国王和文武大臣的高度下降,给相对拔到了云霄之上的高度。这睥睨众生的感觉真好呀,晕乎乎的脑袋还没想清楚到底要怎么抓住机会显摆,那嘴巴已经自行答道:“老猪会降。”

一听这异人果然说会降妖,国王马上一脸的崇拜表情、毕恭毕敬的、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家降?”酝酿了一下之后,八戒摇头晃脑的回道:“我乃是天蓬元帅;只因罪犯天条,堕落下世,幸今皈正为僧。自从东土来此——第一会降妖的是我!”

哇!原来天上也有猪啊!这国王一听八戒是天上来的,更是一方面震惊,一方面好奇心充分得到满足,对老猪佩服得要死,心中充满了对八戒的幻想和憧憬……国王于是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道:“既是天将临凡,必然善能变化。”八戒一听,知道是递砖头垫脚后跟的,乐得够呛,赶紧顺水推舟道:“不敢,不敢,也将就晓得几个变化儿。”

国王闻言,就跟动物园笼子边上好奇的小孩子一样:“你试变一个我看看。”八戒这一下就乐昏了头,忘记了自己是吃几两干饭的,自我将军道:“请出题目,照依样子好变。”谁都知道,八戒变化之术不灵光,并且只能变些粗夯之物。但是这时候,他已经想不起来这些了。

幸亏这国王土得掉渣、天真得要死,居然一下子想不出来要猪八戒变个啥东西好了。国王道:“变一个大的罢。”

哎呀,这不正中老猪的下怀嘛。这老猪,早就被崇拜给充足了气,他内心的自我形象,早就膨胀得天地间唯我独尊、我个头最大了。你看他如何卖弄手段。捻诀念咒,喝一声叫“长!”把腰一躬,就长了有八九丈长,却似个开路神一般。

老猪这一膨胀,那两班文武的恐惧心再次得到充分的满足,战战兢兢、呆呆挣挣、发抖了好一阵子,终于平静下来了。

恐惧心套餐刚刚结束,这幼稚好奇之心的开胃小菜又接着端上来了,呆鸟自有呆鸟欣赏,镇殿将军问道:“长老,似这等变得身高,必定长到甚么去处,才有止极?”那呆子又说出不过脑子的呆话来,八戒任由嘴巴胡扯道:“看风。东风犹可,西风也将就;若是南风起,把青天也拱个大窟窿!”

天上地下的神仙,有史以来,第一次听说还有风吹出来的神通。那国王也不知道,这风是八戒嘴里吹出来的风,大惊道:“收了神通罢。晓得是这般变化了。”

八戒把身一矬,依然现了本相,侍立阶前。摆显够了,这脑袋已经热到青烟直冒,退路已经被老唐老猪自己给封死了,人类已经阻止不了八戒去打妖怪去献丑的决心了。

呆子去了。沙僧可没有糊涂,这私底下还是要有点自我认知的,眼看师父和师兄如此忘乎所以的自我膨胀,沙僧心里边还是很不稳定,他于是将酒亦一饮而干,仗着酒胆,道:“师父!那黄袍怪拿住你时,我两个与他交战,只战个手平。今二哥独去,恐战不过他。”

这时候的三藏,早就被自己的表演、八戒的表演,给深深的陶醉了。对于沙僧的话,只当是清风拂面,轻飘飘的道:“正是,徒弟,啊,你可去与他帮帮功。”

唐三藏明知道八戒沙僧干不过那妖怪,还让两个徒弟前去自投罗网。

 

 

 

(4)沟通有个水平问题

 

前面咱们提到过沟通的方式。这沟通的手段,非常重要,是社会运作的脉络、是历史承传的脉络,是人和人之间的精神通道。人和人的沟通,绝对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肤浅的事情。尤其是作为修行人,能不能和人沟通,能不能和天地沟通,能不能和一层一层的圹宇沟通,那可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

自以为是的人、爱面子的人,沟通能力是很差的;习惯于撒谎的人,是几乎谈不上有沟通能力的。

这取经的一伙人,除了老沙、剩下的三个都是自以为是的家伙。老唐和老猪,又是最喜欢面皮的人儿。撒谎方面,老猪是专家、老唐是业余爱好者。是的,这师徒四人,在修行的初级阶段,没有一个是擅长沟通的。哎!肯定有人马上就抓住了我的小辫子:这不是说,习惯于撒谎的人、习惯于花言巧语的人,是强于沟通的人吗?怎么到了你嘴里,这他们反而成了不懂沟通的人了?是不是你自己,因为笨嘴拙舌、内向木讷,妒忌人家哩?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人而不仁、是为麻木,麻木者,乃是身心丧窍。撒谎的人呢,则是连跟自己都沟通不了了,才说出来谎言的。在他谎言相关的事情上,跟自己都无法沟通,你还指望他跟别人能达成多少沟通?

猪八戒由于面子的气球,被吹的涨鼓鼓的,早就膨胀到了脑筋扭曲的地步。这乘兴而来的老猪,回头来到这黄袍老怪家,本来是个妖怪窝,在昏头兴奋之下,他却当作是兔子窝,上来二话不说,就抡起耙子,往那波月洞的门上,尽力气一筑,把他那石门筑了斗来大小的个窟窿。

这叫什么沟通?这叫粗暴沟通。粗暴沟通,有时候也能起点沟通的作用,但是呢,那是在极端罕见的情况下,才会可能出现期待的效果的。这是一种负面沟通的方式,就算偶尔能达到目的,那也是一种同时带来两败俱伤的成功。习惯采取这种粗暴沟通的人,往往更不可能是带着正面目的前来的,本来就是目的有杂质,这负面手段,让负面杂质的成分加大、让正面目的的成分减小。

倒是这小妖淳朴得掉渣,老猪那呲牙咧嘴的样子,吓呆了看门的小妖,天真的以为他俩是什么东西落这里了。西游记写到的很多小妖怪,都是这样淳朴得掉渣,跟猪八戒一个德行,让人笑得不行。西游记中,不管写到什么绝境、写到什么角色,都是一点轻松、一点诙谐、一点调侃、却没有一丁点的仇恨、也从不表达恐惧之类的。

这个可不是什么性格乐观的原因,这是修行人应有的真实心态。我觉得,在唐僧师徒四人,各自表现修行人在每一关难中的各层心境。唐三藏作为最表层人一面的代表,他一直就是在各种情绪中度过的,关过不去了,就是猪八戒那种满心的小九九。沙悟净是对应传统文化所代表的那深一层的恒心、毅力。悟空呢,对应升华上去的新一层生命、深一层本质。

作为修行人,自始至终都有表层人这一面的,那么,修行中,一直都是在最浅显的事情上修行,修行中,任何的小事情,都是不可轻视的。反过来说,修行人,基本上都是在鸡毛蒜皮中走过来的。那种轰轰烈烈的大事情,其实不多。别看有人写得轰轰烈烈的,那是修行上去之后看到的结果,不是修行本身。修行的实质,就是在表面上度过、在表面上选择。

老猪小心眼儿很细,正经事却想得很糙,他可想不了这么多,就知道冲口而出的意气风发的感觉。你看他,见到那匆匆出门而来的妖怪,就劈头盖脸的来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这泼怪干得好事儿!”嗯,老猪这劈头盖脸的质疑,乃是我东土众生最常见的责难出招方式。这一招用起来酣畅淋漓、直抒胸臆,只是这一招达到的结果,并不是让对方说话。

还是这黄袍怪智商高一点点,面对八戒这么粗鲁的态度,他却反过来给八戒说话的机会,他提醒老猪你应该说说清楚先。他问:“甚么事?”于是老猪这才想起来表达一下为何如此的愤慨。

本来,这是一个老猪把话说妥贴的机会。但是显然,他毫不犹豫的糟蹋了这个机会。他吐噜吐噜的说了一通糙话,把矛盾给激化了。八戒道:“你把宝象国三公主骗来洞内,倚强霸占为妻,住了一十三载,也该还他了。我奉国王旨意,特来擒你。你快快进去,自家把绳子绑缚出来,还免得老猪动手!”

老猪这番话,小说如此评价“言差语错招人恼、意毒情伤怒气生”。也就是说,不但盛气凌人激怒了妖怪、还出卖了公主、出卖了国王,并且还斩断了谈判的可能、断了自己回旋的余地。

结果可想而知,把本来就气哼哼的妖怪给惹毛了之后,那妖怪可是没人性的,发起狠来,一定要搞掂他俩的了,这能变得身高八九丈的猪大神,哥儿俩跟人家打了八九个回合就筋疲力竭了。

这老猪,意气逞强不说、还没有自知之明,被几个凡人给捧得忘乎所以、结果就无吉不利、败了。败了就败了吧,毕竟你们是两个,互相照应一下,体面的撤退应该还是有机会的。你看他,情急之下,也顾不上面子了、也忘记自己吹下的牛皮了,毫无义气的他,为了自己的退路,就让师弟沙僧顶包,找了一个巨无赖的借口,溜之乎也:“沙僧,你且上前来与他斗着,让老猪出恭来。”

本来么,这老猪虽然很大程度出于要做名人、要面皮光鲜才来捉妖的“我两个努力齐心,去捉那怪物;虽不怎的,也在此国扬扬姓名。”但是他毕竟是带着正义的目的,所以本来是来做一件很正义的事情来的,可是到了他嘴巴里,却说得气呼呼的、成了街头霸王火拼的架势,“住了一十三载,也该还他了。”你说这句话,这叫什么话呀!太市井粗俗了,并且简直就是来强抢民女的架势。

八戒善于巴结,但是不善于沟通。并且,沟通也是要看人的,要看对方的智商,遇见弱智是麻烦、遇见自作聪明的更麻烦。其实,最麻烦的,是这种根本就不肯沟通的。你无法喊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跟一个拒绝沟通的人沟通。是这样吧?

不是,这道理是凡俗间的道理。但是作为修行人,那是另一番景象的。修行人,往深层去探究、一层一层的探究,终有能找到死结的那一天。

 

(第二十九回完)作者  挪威龙王   播音者  裴殷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TXT文本下载



首页上一回下一回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章回视频播客 篇节视频播客 iTunePodcast 文本(上)(下) 光碟/打包下载   云盘共享群    章回豆单   篇节豆单(上)(下)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