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完整贯穿了中国人文化根流的整个生态系统,所以跟着西游记走是没错的,能让你游历一个完整的文明系统.....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音图 音图PDF 音图字幕 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西游漫注》第五十五回




《西游记》第五十五回
色邪淫戏唐三藏
性正修持不坏身






却说孙大圣与猪八戒正要使法定那些妇女,忽闻得风响处,沙僧嚷闹,急回头时,不见了唐僧。行者道:“是甚人来抢师父去了?”沙僧道:“是一个女子,弄阵旋风,把师父摄了去也。”行者闻言,唿哨跳在云端里,用手搭凉篷,四下里观看,只见一阵灰尘,风滚滚,往西北上去了,急回头叫道:“兄弟们,快驾云同我赶师父去来!”八戒与沙僧,即把行囊捎在马上,响一声,都跳在半空里去。慌得那西梁国君臣女辈,跪在尘埃,都道:“是白日飞升的罗汉,我主不必惊疑。唐御弟也是个有道的禅僧,我们都有眼无珠,错认了中华男子,枉费了这场神思。请主公上辇回朝也。”女王自觉惭愧,多官都一齐回国不题。

  却说孙大圣兄弟三人腾空踏雾,望着那阵旋风,一直赶来,前至一座高山,只见灰尘息静,风头散了,更不知怪向何方。兄弟们按落云雾,找路寻访,忽见一壁厢,青石光明,却似个屏风模样。三人牵着马转过石屏,石屏后有两扇石门,门上有六个大字,乃是“毒敌山琵琶洞”。八戒无知,上前就使钉钯筑门,行者急止住道:“兄弟莫忙,我们随旋风赶便赶到这里,寻了这会,方遇此门,又不知深浅如何。倘不是这个门儿,却不惹他见怪?你两个且牵了马,还转石屏前立等片时,待老孙进去打听打听,察个有无虚实,却好行事。”沙僧听说,大喜道:“好,好,好!正是粗中有细,果然急处从宽。”他二人牵马回头。孙大圣显个神通,捻着诀,念个咒语,摇身一变,变作蜜蜂儿,真个轻巧!你看他——
翅薄随风软,腰轻映日纤。
嘴甜曾觅蕊,尾利善降蟾。
酿蜜功何浅,投衙礼自谦。
如今施巧计,飞舞入门檐。

  行者自门瑕处钻将进去,飞过二层门里,只见正当中花亭子上端坐着一个女怪,左右列几个彩衣绣服、丫髻两揫的女童,都欢天喜地,正不知讲论什么。这行者轻轻的飞上去,钉在那花亭格子上,侧耳才听,又见两个总角蓬头女子,捧两盘热腾腾的面食,上亭来道:“奶奶,一盘是人肉馅的荤馍馍,一盘是邓沙馅的素馍馍。”那女怪笑道:“小的们,搀出唐御弟来。”几个彩衣绣服的女童,走向后房,把唐僧扶出。那师父面黄唇白,眼红泪滴,行者在暗中嗟叹道:“师父中毒了!”
  那怪走下亭,露春葱十指纤纤,扯住长老道:“御弟宽心,我这里虽不是西梁女国的宫殿,不比富贵奢华,其实却也清闲自在,正好念佛看经。我与你做个道伴儿,真个是百岁和谐也。”三藏不语。那怪道:“且休烦恼。我知你在女国中赴宴之时,不曾进得饮食。这里荤素面饭两盘,凭你受用些儿压惊。”三藏沉思默想道:“我待不说话,不吃东西,此怪比那女王不同,女王还是人身,行动以礼;此怪乃是妖神,恐为加害,奈何?我三个徒弟,不知我困陷在于这里,倘或加害,却不枉丢性命?”以心问心,无计所奈,只得强打精神,开口道:“荤的何如?素的何如?”女怪道:“荤的是人肉馅馍馍,素的是邓沙馅馍馍。”三藏道:“贫僧吃素。”那怪笑道:“女童,看热茶来,与你家长爷爷吃素馍馍。”一女童,果捧着香茶一盏,放在长老面前。那怪将一个素馍馍劈破,递与三藏。三藏将个荤馍馍囫囵递与女怪。女怪笑道:“御弟,你怎么不劈破与我?”三藏合掌道:“我出家人,不敢破荤。”那女怪道:“你出家人不敢破荤,怎么前日在子母河边吃水高,今日又好吃邓沙馅?”三藏道:“水高船去急,沙陷马行迟。”
  行者在格子眼听着两个言语相攀,恐怕师父乱了真性,忍不住,现了本相,掣铁棒喝道:“孽畜无礼!”那女怪见了,口喷一道烟光,把花亭子罩住,教:“小的们,收了御弟!”他却拿一柄三股钢叉,跳出亭门,骂道:“泼猴惫懒!怎么敢私入吾家,偷窥我容貌!不要走!吃老娘一叉!”这大圣使铁棒架住,且战且退。
  二人打出洞外,那八戒、沙僧,正在石屏前等候,忽见他两人争持,慌得八戒将白马牵过道:“沙僧,你只管看守行李马匹,等老猪去帮打帮打。”好呆子,双手举钯,赶上前叫道:“师兄靠后,让我打这泼贱!”那怪见八戒来,他又使个手段,呼了一声,鼻中出火,口内生烟,把身子抖了一抖,三股叉飞舞冲迎。那女怪也不知有几只手,没头没脸的滚将来。这行者与八戒,两边攻住。那怪道:“孙悟空,你好不识进退!我便认得你,你是不认得我。你那雷音寺里佛如来,也还怕我哩,量你这两个毛人,到得那里!都上来,一个个仔细看打!”这一场怎见得好战——
女怪威风长,猴王气概兴。
天蓬元帅争功绩,乱举钉钯要显能。
那一个手多叉紧烟光绕,这两个性急兵强雾气腾。
女怪只因求配偶,男僧怎肯泄元精!

阴阳不对相持斗,各逞雄才恨苦争。
阴静养荣思动动,阳收息卫爱清清。
致令两处无和睦,叉钯铁棒赌输赢。
这个棒有力,钯更能,女怪钢叉丁对丁。
毒敌山前三不让,琵琶洞外两无情。
那一个喜得唐僧谐凤侣,
这两个必随长老取真经。
惊天动地来相战,只杀得日月无光星斗更!
  三个斗罢多时,不分胜负。那女怪将身一纵,使出个倒马毒桩,不觉的把大圣头皮上扎了一下。行者叫声:“苦啊!”忍耐不得,负痛败阵而走。八戒见事不谐,拖着钯彻身而退。那怪得了胜,收了钢叉。
  行者抱头,皱眉苦面,叫声:“利害,利害!”八戒到跟前问道:“哥哥,你怎么正战到好处,却就叫苦连天的走了?”行者抱着头,只叫:“疼,疼,疼!”沙僧道:“想是你头风发了?”行者跳道:“不是,不是!”八戒道:“哥哥,我不曾见你受伤,却头疼,何也?”行者哼哼的道:“了不得,了不得!我与他正然打处,他见我破了他的叉势,他就把身子一纵,不知是件什么兵器,着我头上扎了一下,就这般头疼难禁,故此败了阵来。”八戒笑道:“只这等静处常夸口,说你的头是修炼过的。却怎么就不禁这一下儿?”行者道:“正是,我这头自从修炼成真,盗食了蟠桃仙酒,老子金丹,大闹天宫时,又被玉帝差大力鬼王、二十八宿,押赴斗牛宫处处斩,那些神将使刀斧锤剑,雷打火烧,及老子把我安于八卦炉,锻炼四十九日,俱未伤损。今日不知这妇人用的是什么兵器,把老孙头弄伤也!”沙僧道:“你放了手,等我看看。莫破了!”行者道:“不破,不破!”八戒道:“我去西梁国讨个膏药你贴贴。”行者道:“又不肿不破,怎么贴得膏药?”八戒笑道:“哥啊,我的胎前产后病倒不曾有,你倒弄了个脑门痈了。”沙僧道:“二哥且休取笑。如今天色晚矣,大哥伤了头,师父又不知死活,怎的是好!”
  好行者哼道:“师父没事。我进去时,变作蜜蜂儿,飞入里面,见那妇人坐在花亭子上。少顷,两个丫鬟,捧两盘馍馍:一盘是人肉馅,荤的;一盘是邓沙馅,素的。又着两个女童扶师父出来吃一个压惊,又要与师父做什么道伴儿。师父始初不与那妇人答话,也不吃馍馍,后见他甜言美语,不知怎么,就开口说话,却说吃素的。那妇人就将一个素的劈开递与师父,师父将个囫囵荤的递与那妇人。妇人道:‘怎不劈破?’师父道:‘出家人不敢破荤。’那妇人道:‘既不破荤,前日怎么在子母河边饮水高,今日又好吃邓沙馅?’师父不解其意,答他两句道:‘水高船去急,沙陷马行迟。’我在格子上听见,恐怕师父乱性,便就现了原身,掣棒就打。他也使神通,喷出烟雾,叫收了御弟,就轮钢叉,与老孙打出洞来也。”沙僧听说,咬指道:“这泼贱也不知从那里就随将我们来,把上项事都知道了!”八戒道:“这等说,便我们安歇不成?莫管什么黄昏半夜,且去他门上索战,嚷嚷闹闹,搅他个不睡,莫教他捉弄了我师父。”行者道:“头疼,去不得!”沙僧道:“不须索战。一则师兄头痛,二来我师父是个真僧,决不以色空乱性。且就在山坡下,闭风处,坐这一夜,养养精神,待天明再作理会。”遂此三个弟兄,拴牢白马,守护行囊,就在坡下安歇不题。

  却说那女怪放下凶恶之心,重整欢愉之色,叫:“小的们,把前后门都关紧了。”又使两个支更,防守行者,但听门响,即时通报。却又教:“女童,将卧房收拾齐整,掌烛焚香,请唐御弟来,我与他交欢。”遂把长老从后边搀出。那女怪弄出十分娇媚之态,携定唐僧道:“常言黄金未为贵,安乐值钱多。且和你做会夫妻儿,耍子去也。”这长老咬定牙关,声也不透。欲待不去,恐他生心害命,只得战兢兢,跟着他步入香房,却如痴如哑,那里抬头举目,更不曾看他房里是甚床铺幔帐,也不知有甚箱笼梳妆,那女怪说出的雨意云情,亦漠然无听。好和尚,真是那——
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
他把这锦绣娇容如粪土,金珠美貌若灰尘。
一生只爱参禅,半步不离佛地。
那里会惜玉怜香,只晓得修真养性。
那女怪,活泼泼,春意无边;
这长老,死丁丁,禅机有在。
一个似软玉温香,一个如死灰槁木。
那一个,展鸳衾,淫兴浓浓;
这一个,束褊衫,丹心耿耿。
那个要贴胸交股和鸾凤,
这个要画壁归山访达摩。
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
唐僧敛袄,紧藏了糙肉粗皮。
女怪道:“我枕剩衾闲何不睡?”
唐僧道:“我头光服异怎相陪!”
那个道:“我愿作前朝柳翠翠。”
这个道:“贫僧不是月阇黎。”
女怪道:“我美若西施还袅娜。”
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尸。”
女怪道:“御弟,
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唐僧道:“我的真阳为至宝,
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
  他两个散言碎语的,直斗到更深,唐长老全不动念。那女怪扯扯拉拉的不放,这师父只是老老成成的不肯。直缠到有半夜时候,把那怪弄得恼了,叫:“小的们,拿绳来!”可怜将一个心爱的人儿,一条绳,捆的象个猱狮模样,又教拖在房廊下去,却吹灭银灯,各归寝处。一夜无词,不觉的鸡声三唱。
  那山坡下孙大圣欠身道:“我这头疼了一会,到如今也不疼不麻,只是有些作痒。”八戒笑道:“痒便再教他扎一下,何如?”行者啐了一口道:“放,放,放!”八戒又笑道:“放,放,放!我师父这一夜倒浪,浪,浪!”沙僧道:“且莫斗口,天亮了,快赶早儿捉妖怪去。”行者道:“兄弟,你只管在此守马,休得动身。猪八戒跟我去。”那呆子抖擞精神,束一束皂锦直裰,相随行者,各带了兵器,跳上山崖,径至石屏之下。行者道:“你且立住,只怕这怪物夜里伤了师父,先等我进去打听打听。倘若被他哄了,丧了元阳,真个亏了德行,却就大家散火;若不乱性情,禅心未动,却好努力相持,打死精怪,救师西去。”八戒道:“你好痴哑!常言道,干鱼可好与猫儿作枕头?就不如此,就不如此,也要抓你几把是!”行者道:“莫胡疑乱说,待我看去。”
  好大圣,转石屏,别了八戒,摇身还变个蜜蜂儿,飞入门里,见那门里有两个丫鬟,头枕着梆铃,正然睡哩。却到花亭子观看,那妖精原来弄了半夜,都辛苦了,一个个都不知天晓,还睡着哩。行者飞来后面,隐隐的只听见唐僧声唤,忽抬头,见那步廊下四马攒蹄捆着师父。行者轻轻的钉在唐僧头上,叫:“师父。”唐僧认得声音,道:“悟空来了?快救我命!”行者道:“夜来好事如何?”三藏咬牙道:“我宁死也不肯如此!”行者道:“昨日我见他有相怜相爱之意,却怎么今日把你这般挫折?”三藏道:“他把我缠了半夜,我衣不解带,身未沾床。他见我不肯相从,才捆我在此。你千万救我取经去也!”他师徒们正然问答,早惊醒了那个妖精。妖精虽是下狠,却还有流连不舍之意,一觉翻身,只听见“取经去也”一句,他就滚下床来,厉声高叫道:“好夫妻不做,却取什么经去!”
  行者慌了,撇却师父,急展翅,飞将出去,现了本相,叫声:“八戒!”那呆子转过石屏道:“那话儿成了否?”行者笑道:“不曾,不曾!老师父被他摩弄不从,恼了,捆在那里,正与我诉说前情,那怪惊醒了,我慌得出来也。”八戒道:“师父曾说甚来?”行者道:“他只说衣不解带,身未沾床。”八戒笑道:“好,好,好!还是个真和尚!我们救他去!”
  呆子粗鲁,不容分说,举钉钯,望他那石头门上尽力气一钯,唿喇喇筑做几块。唬得那几个枕梆铃睡的丫环,跑至二层门外,叫声:“开门!前门被昨日那两个丑男人打破了!”那女怪正出房门,只见四五个丫鬟跑进去报道:“奶奶,昨日那两个丑男人又来把前门已打碎矣。”那怪闻言,即忙叫:“小的们!快烧汤洗面梳妆!”叫:“把御弟连绳抬在后房收了,等我打他去!”
  好妖精,走出来,举着三股叉骂道:“泼猴!野彘!老大无知!你怎敢打破我门!”八戒骂道:“滥淫贱货!你倒困陷我师父,返敢硬嘴!我师父是你哄将来做老公的,快快送出饶你!敢再说半个不字,老猪一顿钯,连山也筑倒你的!”那妖精那容分说,抖擞身躯,依前弄法,鼻口内喷烟冒火,举钢叉就刺八戒。八戒侧身躲过,着钯就筑,孙大圣使铁棒并力相帮。那怪又弄神通,也不知是几只手,左右遮拦,交锋三五个回合,不知是甚兵器,把八戒嘴唇上,也又扎了一下。那呆子拖着钯,侮着嘴,负痛逃生。行者却也有些醋他,虚丢一棒,败阵而走。那妖精得胜而回,叫小的们搬石块垒迭了前门不题。

  却说那沙和尚正在坡前放马,只听得那里猪哼,忽抬头,见八戒侮着嘴,哼将来。沙僧道:“怎的说?”呆子哼道:“了不得,了不得!疼疼疼!”说不了,行者也到跟前笑道:“好呆子啊!昨日咒我是脑门痈,今日却也弄做个肿嘴瘟了!”八戒哼道:“难忍难忍!疼得紧!利害,利害!”
  三人正然难处,只见一个老妈妈儿,左手提着一个青竹篮儿,自南山路上挑菜而来。沙僧道:“大哥,那妈妈来得近了,等我问他个信儿,看这个是甚妖精,是甚兵器,这般伤人。”行者道:“你且住,等老孙问他去来。”行者急睁睛看,只见头直上有祥云盖顶,左右有香雾笼身。行者认得,即叫:“兄弟们,还不来叩头!那妈妈是菩萨来也。”慌得猪八戒忍疼下拜,沙和尚牵马躬身,孙大圣合掌跪下,叫声“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菩萨。”那菩萨见他们认得元光,即踏祥云,起在半空,现了真象,原来是鱼篮之象。行者赶到空中,拜告道:“菩萨,恕弟子失迎之罪!我等努力救师,不知菩萨下降,今遇魔难难收,万望菩萨搭救搭救!”菩萨道:“这妖精十分利害,他那三股叉是生成的两只钳脚。扎人痛者,是尾上一个钩子,唤做倒马毒。本身是个蝎子精。他前者在雷音寺听佛谈经,如来见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他就转过钩子,把如来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来也疼难禁,即着金刚拿他,他却在这里。若要救得唐僧,除是别告一位方好,我也是近他不得。”行者再拜道:“望菩萨指示指示,别告那位去好,弟子即去请他也。”菩萨道:“你去东天门里光明宫告求昴日星官,方能降伏。”言罢,遂化作一道金光,径回南海。
  孙大圣才按云头,对八戒沙僧道:“兄弟放心,师父有救星了。”沙僧道:“是那里救星?”行者道:“才然菩萨指示,教我告请昴日星官,老孙去来。”八戒侮着嘴哼道:“哥啊!就问星官讨些止疼的药饵来!”行者笑道:“不须用药,只似昨日疼过夜就好了。”沙僧道:“不必烦叙,快早去罢。”
  好行者,急忙驾筋斗云,须臾到东天门外。忽见增长天王当面作礼道:“大圣何往?”行者道:“因保唐僧西方取经,路遇魔障缠身,要到光明宫见昴日星官走走。”忽又见陶张辛邓四大元帅,也问何往,行者道:“要寻昴日星官去降妖救师。”四元帅道:“星官今早奉玉帝旨意,上观星台巡札去了。”行者道:“可有这话?”辛天君道:“小将等与他同下斗牛宫,岂敢说假?”陶天君道:“今已许久,或将回矣。大圣还先去光明宫,如未回,再去观星台可也。”大圣遂喜,即别他们,至光明宫门首,果是无人,复抽身就走,只见那壁厢有一行兵士摆列,后面星官来了。那星官还穿的是拜驾朝衣,一身金缕,但见他——
冠簪五岳金光彩,笏执山河玉色琼。
袍挂七星云叆叇,腰围八极宝环明。
叮当珮响如敲韵,迅速风声似摆铃。
翠羽扇开来昴宿,天香飘袭满门庭。
  前行的兵士,看见行者立于光明宫外,急转身报道:“主公,孙大圣在这里也。”那星官敛云雾整束朝衣,停执事分开左右,上前作礼道:“大圣何来?”行者道:“专来拜烦救师父一难。”星官道:“何难?在何地方?”行者道:“在西梁国毒敌山琵琶洞。”星官道:“那山洞有甚妖怪,却来呼唤小神?”行者道:“观音菩萨适才显化,说是一个蝎子精,特举先生方能治得,因此来请。”星官道:“本欲回奏玉帝,奈大圣至此,又感菩萨举荐,恐迟误事,小神不敢请献茶,且和你去降妖精,却再来回旨罢。”大圣闻言,即同出东天门,直至西梁国。望见毒敌山不远,行者指道:“此山便是。
  星官按下云头,同行者至石屏前山坡之下。沙僧见了道:“二哥起来,大哥请得星官来了。”那呆子还侮着嘴道:“恕罪,恕罪!有病在身,不能行礼。”星官道:“你是修行之人,何病之有?”八戒道:“早间与那妖精交战,被他着我唇上扎了一下,至今还疼呀。”星官道:“你上来,我与你医治医治。”呆子才放了手,口里哼哼道:“千万治治!待好了谢你。”那星官用手把嘴唇上摸了一摸,吹一口气,就不疼了。呆子欢喜下拜道:“妙啊,妙啊!”行者笑道:“烦星官也把我头上摸摸。”星官道:“你未遭毒,摸他何为?”行者道:“昨日也曾遭过,只是过了夜,才不疼,如今还有些麻痒,只恐发天阴,也烦治治。”星官真个也把头上摸了一摸,吹口气,也就解了余毒,不麻不痒了。八戒发狠道:“哥哥,去打那泼贱去!”星官道:“正是,正是,你两个叫他出来,等我好降他。”
  行者与八戒跳上山坡,又至石屏之后。呆子口里乱骂,手似捞钩,一顿钉钯,把那洞门外垒迭的石块爬开,闯至一层门,又一钉钯,将二门筑得粉碎。慌得那门里小妖飞报:“奶奶!那两个丑男人,又把二层门也打破了!”那怪正教解放唐僧,讨素茶饭与他吃哩,听见打破二门,即便跳出花亭子,轮叉来刺八戒。八戒使钉钯迎架,行者在旁,又使铁棒来打。那怪赶至身边,要下毒手,他两个识得方法,回头就走。那怪赶过石屏之后,行者叫声:“昴宿何在?”只见那星官立于山坡上,现出本相,原来是一只双冠子大公鸡,昂起头来,约有六七尺高,对着妖精叫一声,那怪即时就现了本象,是个琵琶来大小的蝎子精。星官再叫一声,那怪浑身酥软,死在坡前。有诗为证,诗曰:
花冠绣颈若团缨,爪硬距长目怒睛。
踊跃雄威全五德,峥嵘壮势羡三鸣。
岂如凡鸟啼茅屋,本是天星显圣名。
毒蝎枉修人道行,还原反本见真形。
八戒上前,一只脚翙住那怪的胸背道:“孽畜!今番使不得倒马毒了!”那怪动也不动,被呆子一顿钉钯,捣作一团烂酱。那星官复聚金光,驾云而去。行者与八戒沙僧朝天拱谢道:“有累有累!改日赴宫拜酬。”
三人谢毕,却才收拾行李马匹,都进洞里,见那大小丫环,两边跪下拜道:“爷爷,我们不是妖邪,都是西梁国女人,前者被这妖精摄来的。你师父在后边香房里坐着哭哩。”行者闻言,仔细观看,果然不见妖气,遂入后边叫道:“师父!”那唐僧见众齐来,十分欢喜道:“贤徒,累及你们了!那妇人何如也?”八戒道:“那厮原是个大母蝎子。幸得观音菩萨指示,大哥去天宫里请得那昴日星官下降,把那厮收伏。才被老猪筑做个泥了,方敢深入于此,得见师父之面。”唐僧谢之不尽。又寻些素米、素面,安排了饮食,吃了一顿,把那些摄将来的女子赶下山,指与回家之路。点上一把火,把几间房宇,烧毁罄尽,请唐僧上马,找寻大路西行。正是:
割断尘缘离色相,推干金海悟禅心。
毕竟不知几年上才得成真,且听下回分解。

西游漫注

《西游漫注》第五十五回

(1) 两把刀 (2) 精细控制 (3) 你的强悍就是你的虚弱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 两把刀

 

您发现没有,在女儿国、毒敌山的关难中,其实,猪八戒表现还是挺良好的。除了他见到美貌女国国王强娶玄奘,他相当酥软、相当凌乱。但是毕竟这呆子,并没有在大事上糊涂,还前所未有的清醒呢,你看他,女王拉住要落跑悔婚的玄奘、问责追究,那老猪勃然大怒,摇头摆尾直哼哼:“我们和尚家和你这粉骷髅做甚夫妻!放我师父走路!”哎呦呦,我们的老猪,竟然在一急之下,也能说出来粉骷髅这种看上去很深刻的话来,好了不起嘛。是的啦,他这话说得,起码让在那里被人揪住动弹不得、急得冒烟儿却不知如何是好的玄奘,感到很有水平,并且深刻的印在了脑袋里,等到那母蝎子精调戏他的时候,他就搬出来了老猪的这句格言警句,真个把那只蝎子给糊弄住了。

说人世间的美貌是骷髅,这种话儿,是某些修行人用来吓唬徒弟、收束肆意淫心的警醒话。从高的层面上看人世间,当然是觉得下界肮脏败坏的了,所以这种认识,端的不是人世间层面的说法,是高层面上的一种看法。所以这种看法拿到人世间,会让人觉得异常、有人会觉得难于接受、有人会觉得警醒、还有人会嗤之以鼻以为神经病。正因为这种说法有些极端、也非常片面,并且因为不是人世间层面的观点,所以才会引起各种极端的反应。

从高层面上看下界,会觉得肮脏,可是上界的高洁是离不开下界的存在的呀。并且,人世间再败坏,人类的身体之珍宝、是多少神仙都艳羡而不可得的,上界的神仙们可以左右人世间的一切,人世间的一切也会带动上界的无数生灵,这是一个整体的生态系统,谁能超然其外呢?真正有档次有修养的上界生灵,不会这么极端的鄙夷下界,而是看到下界的灰暗和低能,会心生怜悯,就像菩萨那样。并且他们看到人世间人类卖弄风骚自我、摆显肉欲色情、标榜自己如何,不会羡慕、不会嫌恶,或者是觉得可笑、可怜、可悲,或者像孙悟空沙和尚那样,压根儿就无视、不关心你是在干啥。

老猪是为了抗拒自己的心魔,脱口而出粉骷髅的话儿来,吓唬女王、吓唬自己。结果玄奘也因为有心魔、不知如何消除、想通过这种极端的小手段来降伏色欲心魔,结果呢,结果是这次魔难是挺过去了,后面呢,后面依然还有继续重复发生。

哎,咱们不是说,硬挺是不对滴、应该是孙悟空那样和谐处理矛盾嘛,怎么忽然又赞同硬挺过去的方法啦?对呀,我说和谐处理矛盾对,可是玄奘面对青兕怪的时候,多和谐多温柔,可是他不是照样没过去吗?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越说越乱套,啊!

可是啊,你别看唐僧,你看孙悟空,应该就能看出来端倪了。面对青兕怪、面对蝎子精、老孙是一点含糊没有、一点余地不留的武力相向,面对女儿国的国王和众大臣,包括之前车迟国国王等人类,孙悟空都是相当的收敛的。这不是双重标准,这种区别,实际上孙悟空都说得很明白了,“他虽然阻当我等,却不是怪物妖精,还是一国人身……”。投胎做了人类,就要珍惜他们人类的人身,人类的身体,比什么神通广大的妖魔,都值钱的。并且,对于人类,哪能你随随便便的就杀死?对他们不能不按照人类的思维逻辑的档次、来跟人类交涉对待。相比妖魔鬼怪、鬼魅魍魉,毕竟人类是那么的虚弱软弱和无能。

上一次,唐僧面对青兕怪、狼狈不堪的软弱伪善,让自己丢尽了修行人的脸面。等到女儿国的时候,唐僧又计划挽回面子,想来硬的挺过去。等到孙悟空提供方案,才恍然大悟,对人和对妖魔、善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之前自己对善的坚持其实是对错误的固守。于是等到这琵琶洞魔难,他终于摆正了这个区别关系,跟那妖魔来了一把硬的,于是,他顺利过关!

但是,你必须知道,他选择正确、做法正确,可是依然是心里面藏着两把刀。当然,他这两把刀不是用来抵御妖魔的,是心里有两个弱点对自己造成了伤害。其中一把刀,就是他面对女儿国国王的挑逗所表现出来的面红耳赤、这背后的隐晦的情欲,他的面红耳赤如果作为人类那是表明羞耻心很强、在抵御诱惑,作为初步的修行人、亦然。可是作为他这种资深修行人,乃是突出表明了,他企图以情欲、来压制情欲。所以在这里,这是一个原因,促使他一开始、有点昏昏茫茫的顺着蝎子精的意思走的意思。

第二把利刃,乃是什么?乃是他的怕死。“此怪乃是妖神,恐为加害。奈何我三个徒弟,不知我困陷在于这里,倘或加害,却不枉丢性命?”“欲待不去,恐他生心害命……”他抵御妖魔诱惑、没有毅然决然的拒绝,而是跟国内合作改良派一样的、温和委婉的表达拒绝、其实谷子里面、却颇有顺从的奴性深藏。正是因为看透了唐僧,才让孙悟空急了眼。关键时刻、悬崖边上,行者在格子眼听着两个言语相攀,恐怕师父乱了真性,忍不住,现了本相,制止了蝎子精,挽救了唐僧。孙悟空的出现,再一次惊醒了唐僧,等到那女魔头再来诱惑,他就经过犹豫、还是选择了宁死不从、发自内心的坚毅起来了。那么,既然这样,妖怪没了着力点、也无趣了,就把他绑起来丢在一边去了。

孙悟空关键时刻救了唐僧,让他的心境很快的突破以往的禁锢。猪八戒不知道,所以按照老猪之前的观察和评估,这时候玄奘老师父应该已经沦陷了。可是哪能哩……关键时刻,就算孙哥哥不出手,护法神们难道是摆设吗?

其实,护法神们,早就下手保护了……

(2)精细控制

 

话说那蝎子精,虽然看上去是个柔弱的女子,可是却能以一敌二对付得了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联合攻击,而且还能久斗不累、忙中不乱、在猴子和老猪穷于招架之际、顺便在孙大圣脑壳上给扎上一针。单就武力而论,这蝎子精简直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秒杀一路上众多五大三粗的大块头妖怪们了。一针就把孙大圣给扎得落荒而逃去了,这边厢,蝎子精“放下凶恶之心,重整欢愉之色”立刻从狂魔女战士模式切换为温柔小女生模式,速度之快、连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都望尘莫及,如此看来,也怪不得这蝎子精非常有底气的声称“你那雷音寺里佛如来,也还怕我哩。”

毒都是一种阴性的东西,蝎子毒也应如此,可是蝎子毒尽管厉害,除捕食之外,蝎子并不是一种攻击性的生物。那么这蝎子精主动下手捕捉玄奘、就跟她自己说的一样,目的也不是为了捕食,是为了求偶。只是蝎子这种生物,跟螳螂一样,是会吃掉配偶的。可是从蝎子精的诸多言行中,能很清楚的发现,这个蝎子精是个火性的,火性呢,则猛烈又易变、看上去有形状却根本没形状,瞬间而起、顷刻而息。不巧的很,那悟空,也是个毛躁火性的秉性,火与火争,哪有胜负可分?悟空与八戒,被蝎毒蜇中,或许因为是这个性本同吧。

而那唐僧玄奘呢?他没有被蝎子精捉来喂喝注射了毒药的酸奶、也没有冲饮国产奶粉,却就中毒了。孙悟空变作的小蜜蜂儿亲眼瞧见的,那女怪笑道:“小的们,搀出唐御弟来。”几个彩衣绣服的女童,走向后房,把唐僧扶出。那师父面黄唇白,眼红泪滴。行者在暗中嗟叹道:“师父中毒了!”

孙悟空中毒、猪八戒中毒、让卯日星官给摸一摸、吹一吹,像哄小孩一样给治好了。等到卯日星官克死蝎子精之后,却没人理会老唐师父的中毒问题,就在哭哭啼啼的时候,给架出来吃吃喝喝、就上马赶路去了。他中的毒呢?可不要告诉我,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一高兴就好了。

玄奘他,其实根本就没中毒。那师父眼红泪滴是一贯表现、那面黄唇白,嘿,按我推测,应该就是护法神们演化出来给孙悟空瞧的,为啥要把玄奘给弄一副病秧子相貌让孙悟空瞧?如果不这样,让他神智清醒的情况下蒙受蝎子精的诱惑,嘿嘿,你看他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过不了蝎子精这一关的,嘿嘿嘿,这种情况下,孙悟空会知道这师父的确不济、会失望的离去、却不会跟蝎子精打斗的。要是这种事情发生,那西游还不到此为止了呀!你清醒的情况下做的玄奘,孙悟空没道理去阻止你,你做什么是你自己说了算。

那你说我推测这是护法神所为,护法神既然有本事演化出来孙悟空都看不破的假象,为何不自己出手打怪除魔嘛,干嘛还要玩得让玄奘一惊一诈的、让孙悟空也跟着一惊一诈的呀?哎,是你们师徒经受磨难考验、又不是护法神经受磨难考验呀。人家只是保证你在确定修行的情况下不会死翘翘、如果你确定不修行了,人家一秒钟功夫不到就会跑掉、不保护你了。

那你说我推测这是护法神所为,有没有更多证据呀?有。当唐僧眼见得孙悟空跳出来、在自己危急关头解救了自己,肯定是吓了一大跳、出了一身汗。等到那蝎子精打败了孙悟空猪八戒再回来,想糊弄玄奘就不行了,玄奘已经铁了心要死抗到底了。有诗云了一句“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袄,紧藏了糙肉粗皮。”您看出这句话的问题没?似乎没有。

那我再给您贴一些上回书的内容来,“女王卷帘下辇道:“那一位是唐朝御弟?”太师指道:“那驿门外香案前穿襕衣者便是。”女王闪凤目,簇蛾眉,仔细观看,果然一表非凡。你看他: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两耳有轮真杰士,一身不俗是才郎。好个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好个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这句话嘛意思?妙龄也就是十五六的少年郎,齿白唇红、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您可不要告诉我,会是“糙肉粗皮”、会是满嘴雌黄的大板牙。同一个唐僧、在同一时期、为什么在女儿国女王的眼里、和在蝎子精的眼里,外貌差异如此大呢?

在女王那里,不给玄奘弄出来这副模样,无法让很有尊严和修养的女王失态,达不到考验玄奘的目的。在蝎子精这里,再弄出来那副模样,恐怕当时蝎子精就把玄奘给办了,哪里会有闲工夫言语劝说、媚态相向哩?之所以蝎子精要摆出一副温柔态来、扭扭捏捏、无非是她自己想酝酿情绪,对不对?她为啥要酝酿情绪,无非是面对唐僧这块糙肉粗皮、死灰槁木没情绪,对不对?

一方面是糙肉粗皮、对于这连打架前都想着要先洗脸刷牙敷面膜、相当相当小资的蝎子精来说吸引力不够,一方面是这跟与木疙瘩言语无趣让蝎子精意兴索然、见说不动就没了兴趣。如果不是在她眼里那玄奘从外貌到精神都木头桩子一样枯燥、怎么会像绑木头一样给绑起来、丢到廊下灶房边?

所以么,以八戒对玄奘的了解,他断定,这老师父应该完蛋才比较合乎逻辑,老猪说“常言道:干鱼可好与猫儿作枕头?”正因为玄奘意外的挺过了这一波魔难、才让老猪感到意外和振奋,八戒笑道:“好好好!还是个真和尚!我们救他去!”其实,这一波魔难,是护法神做了一部份消毒处理、才让他们有能力过关的。

不管怎么说,最大的魔难挺过去,不但老猪振奋,连菩萨都赶过来了。

 

(3)你的强悍就是你的虚弱

 

被掳到蝎子窝里面,唐僧怕死、也怕破戒。因为怕,所以就豁不出去,扭扭捏捏的,就被那蝎子精看破罩门,用分食荤素馅儿饼这种小资手段来玩暧昧、用语言来绕他引诱他。唐僧不敢不接茬儿,就被那妖怪给引入一个心智的圈套来。三藏合掌道:“我出家人,不敢破荤。”那女怪道:“你出家人不敢破荤,怎么前日在子母河边吃水高,今日又好吃邓沙馅?”水高是什么荤食呀?原来这妖怪眼里,子母河中流淌的水就是像水母一样、水糕一样的流体胚胎,是一种有人类生命的活物。女儿国民众的生命来源于这条河中。玄奘饮用这河水,在妖怪眼里,端的就是吃鸡蛋胚胎一样的杀生食荤了。后来玄奘饮用落胎泉水、又是杀生。这个嘛,的确是刚发生过没两三天的事实,无法辩驳。是呀,玄奘不知不觉中,就破了荤戒,这可怎么办呢?正确的对待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将来的事不再犯错。玄奘陷进去,是因为纠结、纠结是因为没有明白真正的窍要。当然现在这还不算问题,毕竟等他熬过去之后,终会了解。

问题在于,玄奘饮用子母河水,怎么这妖怪就知道了?子母河村庄那里距离女儿国城三四十里,玄奘他们应该没向女儿国城民众们讲这个事。就算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跟老猪怀胎的事情,消息的传播速度应该没有他们师徒走路的速度快。要知道,从小说情节中能看到的是,蝎子精是在女国城内外游荡,发现了玄奘这罕见的人种,才打定主意要武力抢劫的。但是从她这句话中,应该是蝎子精早在子母河岸的村庄那儿,就盯上玄奘师徒了。她为啥不早下手呢,非要等到差点被女王给截留、等到师徒四人到达女国城、出了西门,离她的山洞距离很近了,才下手抢劫的。

是这蝎子精太彪悍、太泼辣、太自信了,她是明眼看着孙悟空三个厉害徒弟的保护层,也浑然不放在眼里的。一路上,多少妖魔听见孙大圣的名号就先表示要恐慌一下再说正经事儿。这蝎子精倒好,完全无视老孙他们,探囊取物、比关羽温酒斩华雄还要傲气和傲慢,就在你眼皮底下抢人的干活。至于神通广大、魔见魔怕的孙悟空嘛,孙悟空在她眼里简直就是空气,就算不是空气,也是吊丝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绿叶族。蝎子精强悍的领导人气场、和敏锐独到的眼光,就不由自主的熏染了玄奘、让他摧眉折腰,顺着人家指点的坑儿就要往下跳:“水高船去急,沙陷马行迟。”

孙悟空眼见玄奘师父乱了营,跳出来阻挡妖魔,那女怪见了,先喷一道烟光把花亭子罩住、以免春光外泄,再嘱咐小的们把玄奘收藏起来,这才返身拿一柄三股钢叉,理了理云鬓、正了正衣衫、清了清嗓子,蹦出来指责孙悟空擅闯私宅、窥人隐私、乡野村夫、没爹没娘、没有教养。你瞧瞧,这蝎子精、何等的淡定、何等的从容不迫、何等强悍的强盗逻辑。她这番气势汹汹的指责,问傻了老孙,一时间,老孙摸不着头脑了:本来是前来打怪的、怎么成了擅入私宅……。于是你看那蝎子精气势汹汹的对老孙劈头盖脸的打来,老孙只有使铁棒架住、且战且退的份儿。

这妖怪,容貌被偷窥,简直是比脑袋被搬家都气愤,于是乎她是越打越气、越打越气、最终气得口内生烟、鼻中出火,那女怪也不知有几只手,轮着三股叉,风火轮一样,没头没脸的滚将来,把悟空和八戒给打得只有招架的份儿。

话说这蝎子精,真不是盖的,先用实力摆事实、让孙悟空猪八戒兄弟俩体验体验自己的武功、让他俩穷于招架,然后再用事实讲道理:“孙悟空,你好不识进退!我便认得你,你是不认得我。你那雷音寺里佛如来,也还怕我哩。量你这两个毛人,到得那里?都上来,一个个仔细看打!”啊,惹毛了老娘、你俩毛孩子还能跑哪里躲呀?哼,俩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可对你们的老底儿门儿清门儿清的。看来你俩真的是不知道咱家的厉害,告诉你们吧,你们的如来佛,都怕咱家!

蝎子精这番大话,让行者和八戒觉得云里雾里、相当不靠谱、将信将疑。既然想不明白,就继续打吧。打又久攻不下,正在缠斗不已、精疲力竭反应迟钝的时候,哎呦一声,老孙不知道怎么着脑袋上就被扎了一下,苦疼难当,没办法和八戒各自落荒而逃。老孙的脑壳子,可是经过特殊锤炼的、除了金箍儿咒,可是什么都不能让他脑袋疼痛的。看来这蝎子精,真的是档次很高啊。

尤其是,菩萨来了之后也说,那蝎子精如何如何厉害,自己都没办法。就指点老孙去找光明宫的卯日星官去。并且菩萨还真的证实了那蝎子精不是瞎话是真的:“这妖精十分利害。他那三股叉是生成的两只钳脚。扎人痛者,是尾上一个钩子,唤做倒马毒。本身是个蝎子精。他前者在雷音寺听佛谈经,如来见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他就转过钩子,把如来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来也疼难禁,即着金刚拿他。他却在这里。若要救得唐僧,除是别告一位方好,我也是近他不得。”

可是,这么三界内黑白道平趟的蝎子精,被卯日星官冲她吼一嗓子,就死了,死得浑身酥软、死得很难看。卯日星官不是老孙的对手。老孙在菩萨那里也就是一只跳蚤的水平。菩萨没有佛的广大智慧神通。但是蝎子精居然能扎疼如来佛,并且不能奈何于她。是不是有点像大象怕耗子的意思呀?

不是呀。蝎子精,是金蝉子堕落下界成为江流儿的那割不断的尘缘色相之执著羁绊。那是他内在的因素,如果不是佛祖怜悯他、就不会让蝎子精扎了自己、疼了拇指,也不会留着蝎子精成为魔难让玄奘自己面对。如来让蝎子扎了自己、是在替金蝉子承担和减少执著的毒性,跟护法神给玄奘变个糙肉黄脸相是一个道理。菩萨不出手,是要孙悟空亲自拜求卯日星官、,卯日星官为孙猪止痛,了了结之前大闹天宫时候亏欠的怨。如果不是玄奘自己修行中的毒素、怎么可能伤害到老孙的脑壳、八戒的猪嘴?实际上,老孙明白的很,这是唐僧自己“魔障缠身”。

 

(第五十五回完)作者  挪威龙王 绘图 陈惠冠 播音 裴殷

《西游漫注》TXT文本下载



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章回视频播客 篇节视频播客 iTunePodcast 文本(上)(下) 光碟/打包下载  下载手机客户端  章回豆单   篇节豆单(上)(下)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