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完整贯穿了中国人文化根流的整个生态系统,所以跟着西游记走是没错的,能让你游历一个完整的文明系统.....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音图 音图PDF 音图字幕 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西游漫注》第五十九回




《西游记》第五十九回
唐三藏路阻火焰山
孙行者一调芭蕉扇






若干种性本来同,海纳无穷。
千思万虑终成妄,般般色色和融。
有日功完行满,圆明法性高隆。
休教差别走西东,紧锁牢笼。
收来安放丹炉内,炼得金乌一样红。
朗朗辉辉娇艳,任教出入乘龙。

  话表三藏遵菩萨教旨,收了行者,与八戒、沙僧剪断二心,锁笼猿马,同心戮力,赶奔西天。说不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过了夏月炎天,却又值三秋霜景,但见那——
薄云断绝西风紧,鹤鸣远岫霜林锦。
光景正苍凉,山长水更长。
征鸿来北塞,玄鸟归南陌。
客路怯孤单,衲衣容易寒。
  师徒四众,进前行处,渐觉热气蒸人。三藏勒马道:“如今正是秋天,却怎返有热气?”八戒道:“原来不知,西方路上有个斯哈哩国,乃日落之处,俗呼为天尽头。若到申酉时,国王差人上城,擂鼓吹角,混杂海沸之声。日乃太阳真火,落于西海之间,如火淬水,接声滚沸;若无鼓角之声混耳,即振杀城中小儿。此地热气蒸人,想必到日落之处也。”大圣听说,忍不住笑道:“呆子莫乱谈!若论斯哈哩国,正好早哩。似师父朝三暮二的,这等担阁,就从小至老,老了又小,老小三生,也还不到。”八戒道:“哥啊,据你说,不是日落之处,为何这等酷热?”沙僧道:“想是天时不正,秋行夏令故也。”他三个正都争讲,只见那路旁有座庄院,乃是红瓦盖的房舍,红砖砌的垣墙,红油门扇,红漆板榻,一片都是红的。三藏下马道:“悟空,你去那人家问个消息,看那炎热之故何也。”大圣收了金箍棒,整肃衣裳,扭捏作个斯文气象,绰下大路,径至门前观看。那门里忽然走出一个老者,但见他——
穿一领黄不黄、红不红的葛布深衣,
戴一顶青不青、皂不皂的篾丝凉帽。
手中拄一根弯不弯、直不直,暴节竹杖,
足下踏一双新不新、旧不旧,搫靸靴鞋。
面似红铜,须如白练。
两道寿眉遮碧眼,一张哈口露金牙。
  那老者猛抬头,看见行者,吃了一惊,拄着竹杖,喝道:“你是那里来的怪人?在我这门首何干?”行者答礼道:“老施主,休怕我,我不是什么怪人,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上西方求经者。师徒四人,适至宝方,见天气蒸热,一则不解其故,二来不知地名,特拜问指教一二。”那老者却才放心,笑云:“长老勿罪,我老汉一时眼花,不识尊颜。”行者道:“不敢。”老者又问:“令师在那条路上?”行者道:“那南首大路上立的不是!”老者教:“请来,请来。”行者欢喜,把手一招,三藏即同八戒、沙僧,牵白马,挑行李近前,都对老者作礼。老者见三藏丰姿标致,八戒沙僧相貌奇稀,又惊又喜,只得请入里坐,教小的们看茶,一壁厢办饭。三藏闻言,起身称谢道:“敢问公公,贵处遇秋,何返炎热?”老者道:“敝地唤做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三藏道:“火焰山却在那边?可阻西去之路?”老者道:“西方却去不得。那山离此有六十里远,正是西方必由之路,却有八百里火焰,四周围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脑盖,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三藏闻言,大惊失色,不敢再问。
  只见门外一个少年男子,推一辆红车儿,住在门旁,叫声:“卖糕!”大圣拔根毫毛,变个铜钱,问那人买糕。那人接了钱,不论好歹,揭开车儿上衣裹,热气腾腾,拿出一块糕递与行者。行者托在手中,好似火盆里的灼炭,煤炉内的红钉。你看他左手倒在右手,右手换在左手,只道:“热,热,热!难吃,难吃!”那男子笑道:“怕热莫来这里,这里是这等热。”行者道:“你这汉子好不明理,常言道,不冷不热,五谷不结。他这等热得很,你这糕粉,自何而来?”那人道:“若知糕粉米,敬求铁扇仙。”行者道:“铁扇仙怎的?”那人道:“铁扇仙有柄芭蕉扇。求得来,一扇息火,二扇生风,三扇下雨,我们就布种,及时收割,故得五谷养生。不然,诚寸草不能生也。”行者闻言,急抽身走入里面,将糕递与三藏道:“师父放心,且莫隔年焦着,吃了糕,我与你说。”长老接糕在手,向本宅老者道:“公公请糕。”老者道:“我家的茶饭未奉,敢吃你糕?”行者笑道:“老人家,茶饭倒不必赐,我问你,铁扇仙在那里住?”老者道:“你问他怎的?”行者道:“适才那卖糕人说,此仙有柄芭蕉扇,求将来,一扇息火,二扇生风,三扇下雨,你这方布种收割,才得五谷养生。我欲寻他讨来扇息火焰山过去,且使这方依时收种,得安生也。”老者道:“固有此说。你们却无礼物,恐那圣贤不肯来也。”三藏道:“他要甚礼物?”老者道:“我这里人家,十年拜求一度。四猪四羊,花红表里,异香时果,鸡鹅美酒,沐浴虔诚,拜到那仙山,请他出洞,至此施为。”行者道:“那山坐落何处?唤甚地名?有几多里数?等我问他要扇子去。”老者道:“那山在西南方,名唤翠云山。山中有一仙洞,名唤芭蕉洞。我这里众信人等去拜仙山,往回要走一月,计有一千四百五六十里。”行者笑道:“不打紧,就去就来。”那老者道:“且住,吃些茶饭,办些干粮,须得两人做伴。那路上没有人家,又多狼虎,非一日可到,莫当耍子。”行者笑道:“不用,不用,我去也!”说一声,忽然不见。那老者慌张道:“爷爷呀!原来是腾云驾雾的神人也!”
  且不说这家子供奉唐僧加倍,
  却说那行者霎时径到翠云山,按住祥光,正自找寻洞口,忽然闻得丁丁之声,乃是山林内一个樵夫伐木。行者即趋步至前,又闻得他道——
云际依依认旧林,断崖荒草路难寻。
西山望见朝来雨,南涧归时渡处深。
  行者近前作礼道:“樵哥,问讯了。”那樵子撇了柯斧,答礼道:“长老何往?”行者道:“敢问樵哥,这可是翠云山?”樵子道:“正是。”行者道:“有个铁扇仙的芭蕉洞,在何处?”樵子笑道:“这芭蕉洞虽有,却无个铁扇仙,只有个铁扇公主,又名罗刹女。”行者道:“人言他有一柄芭蕉扇,能熄得火焰山,敢是他么?”樵子道:“正是正是,这圣贤有这件宝贝,善能熄火,保护那方人家,故此称为铁扇仙。我这里人家用不着他,只知他叫做罗刹女,乃大力牛魔王妻也。”
  行者闻言,大惊失色,心中暗想道:“又是冤家了!当年伏了红孩儿,说是这厮养的。前在那解阳山破儿洞遇他叔子,尚且不肯与水,要作报仇之意,今又遇他父母,怎生借得这扇子耶?”樵子见行者沉思默虑,嗟叹不已,便笑道:“长老,你出家人,有何忧疑?这条小路儿向东去,不上五六里,就是芭蕉洞,休得心焦。”行者道:“不瞒樵哥说,我是东土唐朝差往西天求经的唐僧大徒弟。前年在火云洞,曾与罗刹之子红孩儿有些言语,但恐罗刹怀仇不与,故生忧疑。”樵子道:“大丈夫鉴貌辨色,只以求扇为名,莫认往时之溲话,管情借得。”行者闻言,深深唱个大喏道:“谢樵哥教诲,我去也。”遂别了樵夫,径至芭蕉洞口,但见那两扇门紧闭牢关,洞外风光秀丽。好去处!正是那——
山以石为骨,石作土之精。
烟霞含宿润,苔藓助新青。
嵯峨势耸欺蓬岛,幽静花香若海瀛。
几树乔松栖野鹤,数株衰柳语山莺。
诚然是千年古迹,万载仙踪。
碧梧鸣彩凤,活水隐苍龙。
曲径荜萝垂挂,石梯藤葛攀笼。
猿啸翠岩忻月上,鸟啼高树喜晴空。
两林竹荫凉如雨,一径花浓没绣绒。
时见白云来远岫,略无定体漫随风。
  行者上前叫:“牛大哥,开门,开门!”呀的一声,洞门开了,里边走出一个毛儿女,手中提着花篮,肩上担着锄子,真个是一身蓝缕无妆饰,满面精神有道心。行者上前迎着,合掌道:“女童,累你转报公主一声。我本是取经的和尚,在西方路上,难过火焰山,特来拜借芭蕉扇一用。”那毛女道:“你是那寺里和尚?叫甚名字?我好与你通报。”行者道:“我是东土来的,叫做孙悟空和尚。”
  那毛女即便回身,转于洞内,对罗刹跪下道:“奶奶,洞门外有个东土来的孙悟空和尚,要见奶奶,拜求芭蕉扇,过火焰山一用。”那罗刹听见孙悟空三字,便似撮盐入火,火上浇油。骨都都红生脸上,恶狠狠怒发心头。口中骂道:“这泼猴!今日来了!”叫:“丫鬟,取披挂,拿兵器来!”随即取了披挂,拿两口青锋宝剑,整束出来。行者在洞外闪过,偷看怎生打扮,只见他——
头裹团花手帕,身穿纳锦云袍。
腰间双束虎筋绦,微露绣裙偏绡。
凤嘴弓鞋三寸,龙须膝裤金销。
手提宝剑怒声高,凶比月婆容貌。
  那罗刹出门,高叫道:“孙悟空何在?”行者上前,躬身施礼道:“嫂嫂,老孙在此奉揖。”罗刹咄的一声道:“谁是你的嫂嫂!那个要你奉揖!”行者道:“尊府牛魔王,当初曾与老孙结义,乃七兄弟之亲。今闻公主是牛大哥令正,安得不以嫂嫂称之!”罗刹道:“你这泼猴!既有兄弟之亲,如何坑陷我子?”行者佯问道:“令郎是谁?”罗刹道:“我儿是号山枯松涧火云洞圣婴大王红孩儿,被你倾了。我们正没处寻你报仇,你今上门纳命,我肯饶你!”行者满脸陪笑道:“嫂嫂原来不察理,错怪了老孙。你令郎因是捉了师父,要蒸要煮,幸亏了观音菩萨收他去,救出我师。他如今现在菩萨处做善财童子,实受了菩萨正果,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庚。你倒不谢老孙保命之恩,返怪老孙,是何道理!”罗刹道:“你这个巧嘴的泼猴!我那儿虽不伤命,再怎生得到我的跟前,几时能见一面?”行者笑道:“嫂嫂要见令郎,有何难处?你且把扇子借我,扇息了火,送我师父过去,我就到南海菩萨处请他来见你,就送扇子还你,有何不可!那时节,你看他可曾损伤一毫?如有些须之伤,你也怪得有理,如比旧时标致,还当谢我。”罗刹道:“泼猴,少要饶舌!伸过头来,等我砍上几剑!若受得疼痛,就借扇子与你;若忍耐不得,教你早见阎君!”行者叉手向前,笑道:“嫂嫂切莫多言,老孙伸着光头,任尊意砍上多少,但没气力便罢,是必借扇子用用。”那罗刹不容分说,双手轮剑,照行者头上乒乒乓乓,砍有十数下,这行者全不认真。罗刹害怕,回头要走,行者道:“嫂嫂,那里去?快借我使使!”那罗刹道:“我的宝贝原不轻借。”行者道:“既不肯借,吃你老叔一棒!”
  好猴王,一只手扯住,一只手去耳内掣出棒来,幌一幌,有碗来粗细。那罗刹挣脱手,举剑来迎,行者随又轮棒便打。两个在翠云山前,不论亲情,却只讲仇隙。这一场好杀——
裙钗本是修成怪,为子怀仇恨泼猴。
行者虽然生狠怒,因师路阻让娥流。
先言拜借芭蕉扇,不展骁雄耐性柔。
罗刹无知轮剑砍,猴王有意说亲由。
女流怎与男儿斗,到底男刚压女流。
这个金箍铁棒多凶猛,那个霜刃青锋甚紧稠。
劈面打,照头丢,恨苦相持不罢休。
左挡右遮施武艺,前迎后架骋奇谋。
却才斗到沉酣处,不觉西方坠日头。
罗刹忙将真扇子,一扇挥动鬼神愁!
  那罗刹女与行者相持到晚,见行者棒重,却又解数周密,料斗他不过,即便取出芭蕉扇,幌一幌,一扇阴风,把行者扇得无影无形,莫想收留得住。这罗刹得胜回归。
  那大圣飘飘荡荡,左沉不能落地,右坠不得存身,就如旋风翻败叶,流水淌残花,滚了一夜,直至天明,方才落在一座山上,双手抱住一块峰石。定性良久,仔细观看,却才认得是小须弥山。大圣长叹一声道:“好利害妇人!怎么就把老孙送到这里来了?我当年曾记得在此处告求灵吉菩萨降黄风怪救我师父。那黄风岭至此直南上有三千余里,今在西路转来,乃东南方隅,不知有几万里。等我下去问灵吉菩萨一个消息,好回旧路。”正踌躇间,又听得钟声响亮,急下山坡,径至禅院。那门前道人认得行者的形容,即入里面报道:“前年来请菩萨去降黄风怪的那个毛脸大圣又来了。”菩萨知是悟空,连忙下宝座相迎,入内施礼道:“恭喜!取经来耶?”悟空答道:“正好未到!早哩,早哩!”灵吉道:“既未曾得到雷音,何以回顾荒山?”行者道:“自上年蒙盛情降了黄风怪,一路上不知历过多少苦楚。今到火焰山,不能前进,询问土人,说有个铁扇仙芭蕉扇,扇得火灭,老孙特去寻访,原来那仙是牛魔王的妻,红孩儿的母。他说我把他儿子做了观音菩萨的童子,不得常见,跟我为仇,不肯借扇,与我争斗。他见我的棒重难撑,遂将扇子把我一扇,扇得我悠悠荡荡,直至于此,方才落住。故此轻造禅院,问个归路,此处到火焰山,不知有多少里数?”灵吉笑道:“那妇人唤名罗刹女,又叫做铁扇公主。他的那芭蕉扇本是昆仑山后,自混沌开辟以来,天地产成的一个灵宝,乃太阴之精叶,故能灭火气。假若扇着人,要飘八万四千里,方息阴风。我这山到火焰山,只有五万余里,此还是大圣有留云之能,故止住了。若是凡人,正好不得住也。”行者道:“利害,利害!我师父却怎生得度那方?”灵吉道:“大圣放心,此一来,也是唐僧的缘法,合教大圣成功。”行者道:“怎见成功?”灵吉道:“我当年受如来教旨,赐我一粒定风丹,一柄飞龙杖。飞龙杖已降了风魔,这定风丹尚未曾见用,如今送了大圣,管教那厮扇你不动,你却要了扇子,扇息火,却不就立此功也?”行者低头作礼,感谢不尽。那菩萨即于衣袖中取出一个锦袋儿,将那一粒定风丹与行者安在衣领里边,将针线紧紧缝了,送行者出门道:“不及留款,往西北上去,就是罗刹的山场也。”
  行者辞了灵吉,驾筋斗云,径返翠云山,顷刻而至,使铁棒打着洞门叫道:“开门,开门!老孙来借扇子使使哩!”慌得那门里女童即忙来报:“奶奶,借扇子的又来了!”罗刹闻言,心中悚惧道:“这泼猴真有本事!我的宝贝扇着人,要去八万四千里方能停止,他怎么才吹去就回来也?这番等我一连扇他两三扇,教他找不着归路!”急纵身,结束整齐,双手提剑,走出门来道:“孙行者!你不怕我,又来寻死!”行者笑道:“嫂嫂勿得悭吝,是必借我使使。保得唐僧过山,就送还你。我是个志诚有余的君子,不是那借物不还的小人。”罗刹又骂道:“泼猢狲!好没道理,没分晓!夺子之仇,尚未报得;借扇之意,岂得如心!你不要走,吃我老娘一剑!”大圣公然不惧,使铁棒劈手相迎。他两个往往来来,战经五七回合,罗刹女手软难轮,孙行者身强善敌。他见事势不谐,即取扇子,望行者扇了一扇,行者巍然不动。行者收了铁棒,笑吟吟的道:“这番不比那番!任你怎么扇来,老孙若动一动,就不算汉子!”那罗刹又扇两扇。果然不动。罗刹慌了,急收宝贝,转回走入洞里,将门紧紧关上。
  行者见他闭了门,却就弄个手段,拆开衣领,把定风丹噙在口中,摇身一变,变作一个蟭蟟虫儿,从他门隙处钻进。只见罗刹叫道:“渴了,渴了!快拿茶来!”近侍女童,即将香茶一壶,沙沙的满斟一碗,冲起茶沫漕漕。行者见了欢喜,嘤的一翅,飞在茶沫之下。那罗刹渴极,接过茶,两三气都喝了。行者已到他肚腹之内,现原身厉声高叫道:“嫂嫂,借扇子我使使!”罗刹大惊失色,叫:“小的们,关了前门否?”俱说:“关了。”他又说:“既关了门,孙行者如何在家里叫唤?”女童道:“在你身上叫哩。”罗刹道:“孙行者,你在那里弄术哩?”行者道:“老孙一生不会弄术,都是些真手段,实本事,已在尊嫂尊腹之内耍子,已见其肺肝矣。我知你也饥渴了,我先送你个坐碗儿解渴!”却就把脚往下一登。那罗刹小腹之中,疼痛难禁,坐于地下叫苦。行者道:“嫂嫂休得推辞,我再送你个点心充饥!”又把头往上一顶。那罗刹心痛难禁,只在地上打滚,疼得他面黄唇白,只叫:“孙叔叔饶命!”行者却才收了手脚道:“你才认得叔叔么?我看牛大哥情上,且饶你性命,快将扇子拿来我使使。”罗刹道:“叔叔,有扇,有扇!你出来拿了去!”行者道:“拿扇子我看了出来。”罗刹即叫女童拿一柄芭蕉扇,执在旁边。行者探到喉咙之上见了道:“嫂嫂,我既饶你性命,不在腰肋之下搠个窟窿出来,还自口出。你把口张三张儿。”那罗刹果张开口。行者还作个蟭蟟虫,先飞出来,丁在芭蕉扇上。那罗刹不知,连张三次,叫:“叔叔出来罢。”行者化原身,拿了扇子,叫道:“我在此间不是?谢借了!谢借了!”拽开步,往前便走,小的们连忙开了门,放他出洞。
  这大圣拨转云头,径回东路,霎时按落云头,立在红砖壁下。八戒见了欢喜道:“师父,师兄来了!来了!”三藏即与本庄老者同沙僧出门接着,同至舍内。把芭蕉扇靠在旁边道:“老官儿,可是这个扇子?”老者道:“正是,正是!”唐僧喜道:“贤徒有莫大之功,求此宝贝,甚劳苦了。”行者道:“劳苦倒也不说。那铁扇仙,你道是谁?那厮原来是牛魔王的妻,红孩儿的母,名唤罗刹女,又唤铁扇公主。我寻到洞外借扇,他就与我讲起仇隙,把我砍了几剑。是我使棒吓他,他就把扇子扇了我一下,飘飘荡荡,直刮到小须弥山。幸见灵吉菩萨,送了我一粒定风丹,指与归路,复至翠云山。又见罗刹女,罗刹女又使扇子,扇我不动,他就回洞。是老孙变作一个蟭蟟虫,飞入洞去。那厮正讨茶吃,是我又钻在茶沫之下,到他肚里,做起手脚。他疼痛难禁,不住口的叫我做叔叔饶命,情愿将扇借与我,我却饶了他,拿将扇来,待过了火焰山,仍送还他。”三藏闻言,感谢不尽,师徒们俱拜辞老者。
  一路西来,约行有四十里远近,渐渐酷热蒸人。沙僧只叫:“脚底烙得慌!”八戒又道:“爪子烫得痛!”马比寻常又快,只因地热难停,十分难进。行者道:“师父且请下马,兄弟们莫走,等我扇息了火,待风雨之后,地土冷些,再过山去。”行者果举扇,径至火边,尽力一扇,那山上火光烘烘腾起,再一扇,更着百倍,又一扇,那火足有千丈之高,渐渐烧着身体。行者急回,已将两股毫毛烧净,径跑至唐僧面前叫:“快回去,快回去!火来了,火来了!”那师父爬上马,与八戒沙僧,复东来有二十余里,方才歇下道:“悟空,如何了呀!”行者丢下扇子道:“不停当,不停当!被那厮哄了!”三藏听说,愁促眉尖,闷添心上,止不住两泪交流,只道:“怎生是好!”八戒道:“哥哥,你急急忙忙叫回去是怎么说?”行者道:“我将扇子扇了一下,火光烘烘;第二扇,火气愈盛;第三扇,火头飞有千丈之高。若是跑得不快,把毫毛都烧尽矣!”八戒笑道:“你常说雷打不伤,火烧不损,如今何又怕火?”行者道:“你这呆子,全不知事!那时节用心防备,故此不伤;今日只为扇息火光,不曾捻避火诀,又未使护身法,所以把两股毫毛烧了。”沙僧道:“似这般火盛,无路通西,怎生是好?”八戒道:“只拣无火处走便罢。”三藏道:“那方无火?”八戒道:“东方南方北方俱无火。”又问:“那方有经?”八戒道:“西方有经。”三藏道:“我只欲往有经处去哩!”沙僧道:“有经处有火,无火处无经,诚是进退两难!”师徒们正自胡谈乱讲,只听得有人叫道:“大圣不须烦恼,且来吃些斋饭再议。”
四众回看时,见一老人,身披飘风氅,头顶偃月冠,手持龙头杖,足踏铁靿靴,后带着一个雕嘴鱼腮鬼,鬼头上顶着一个铜盆,盆内有些蒸饼糕糜,黄粮米饭,在于西路下躬身道:“我本是火焰山土地,知大圣保护圣僧,不能前进,特献一斋。”行者道:“吃斋小可,这火光几时灭得,让我师父过去?”土地道:“要灭火光,须求罗刹女借芭蕉扇。”行者去路旁拾起扇子道:“这不是?那火光越扇越着,何也?”土地看了,笑道:“此扇不是真的,被他哄了。”行者道:“如何方得真的?”那土地又控背躬身微微笑道:“若还要借真蕉扇,须是寻求大力王。”毕竟不知大力王有甚缘故,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 吴承恩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

《西游漫注》第五十九回

(1) 万虑成妄 (2) 天尽头 (3) 终要了结 (4) 各自的逻辑 (5) 有得有失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万虑成妄


那不伦不类的六耳猕猴尚且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那观音菩萨也可知过去未来、遇见尚未发生的事情。你想那如来,该是多么高的水平?他将六耳猕猴用钵盂盖住,能会不知道孙悟空会做什么事情、会预见不到孙悟空那露骨暴躁的小心思?大众上前揭起钵盂,断然是如来能预见的,他没有发声。孙猴子忍不住抡起铁棒打死猕猴,断然是如来菩萨普天罗汉都能预见的。但是如来他们谁也没有制止。
文说:如来不忍,道声“善哉,善哉。”可是他老人家,有一切大能,为何不阻止孙悟空呀?以他的无边法力,想要阻止孙悟空行凶杀人,是比捏死一只蚊子都容易的事情。并且孙悟空不解如来的做法,还反过来指责如来。如来没有跟孙悟空讲道理。仅仅只是简单的挥挥手:“你自快去保护唐僧来此求经罢。”

你看这如来,怎么这一刻,被孙悟空给驳倒了?被孙悟空的汹汹气势给压倒了?

孙悟空的暴躁,是由于六耳猕猴变作他模样耍奸作恶,孙大圣他气不过,并且他本来就是一只缺乏耐心和爱心的急躁猴么。六耳猕猴的成长、和变作悟空模样,根源在于玄奘师父,是他的二心所致,他的二心还左右了老猪老沙,让他俩也跟着一起起了二心。孙悟空的暴躁,是玄奘的焦躁燥进、与孙悟空的燥进互相激发。孙悟空的燥进,乃是由于他明知是玄奘修行不力,拖延了多少时日。玄奘的焦躁、在于玄奘求功名心的促使,越是求功名、越是修行虚弱无力,结果造成了的欲速不达。

有些事情的发生、有些生物的命运,由于牵扯到修行人的问题,如那修行人不肯自悟,是如来也不能更改的。玄奘以为自己所信仰的,乃是宇宙唯一的真理。事实上,他脑袋里这种信念,全是妖魔鬼怪在支撑他。虚妄无知的六耳猕猴,正是他二心别念的誊本、假肢体。

玄奘的功名心、并未断根,那六耳猕猴,在被如来捉住之后,被孙悟空打死,是无法避免的命运。如来慈悲六耳猕猴,想用更好的办法和手段来解决。可是,他知道玄奘的执著之根未全断彻、对孙悟空的负面影响力并未消除,不管是他制止孙悟空、还是让六耳猕猴死,都不能解决实质问题、不能根除。让孙悟空打死六耳猕猴,唯一解决的是,孙悟空死了一个假身,让玄奘以后的执念幻想、少一个聚集点,也平息点孙悟空内心的不平衡。

当孙悟空被按回原位,装着袈裟和修行凭证的包袱也跟着八戒回来了。一切都回到原位了,却在那应该收敛纳藏的季节,遇到了八百里火焰山。

“征鸿来北塞,玄鸟归南陌。”描述的是那趋暖避寒的候鸟,为着生息而不远千万里的迁徙跋涉,比如玄奘的修行,看似奔向西方的光明前程,实则是在季节变换的驱使下、为着世俗层面的生存、荣耀而苦历、艰辛。候鸟不单飞、客路怯孤单,心念志不坚、衲衣容易寒。

往日里任意做姿的飞云飘絮,都被那日紧一日的西方寒流给吹了个长空如洗,路过的山林洞穴,披满了雪样寒霜,平日听得清脆孤远的鹤鸣、夹杂着寒风袭来,充满了凛冽的寒意。

可是,师徒四众,进前行处,渐觉热气蒸人。怎么着?他们一伙儿来到了火焰山。可是,您知道,假如他们前面真的是火焰山,方才让他们饥寒交加的西风,怎么可能是冷的呢……

按道理,温度再低的寒流,经过火焰山的加热,吹到西行四人的时候,不会再是凛冽寒风的。并且,寒流携带走了热量,火焰山温度要大幅下降才对。

这可是怎么回事?

 

(2)天尽头


越走越热、热得离谱的反常感受,让他们都啧啧称怪。三藏询问,徒弟们思考答案。猪八戒认为、肯定是走到了天尽头的那个热乎乎的撒哈拉沙漠国。传说中的撒哈拉国,老猪自己都知道,在西牛贺洲之西界,在西海边。老猪是被热昏了头,只想到热得过份、太像那个天尽头国,忽略了他们连如来的灵山还没到达这个重要事实。
可是谁知道有没有这个撒哈拉国、斯哈哩国呀?古代许多人都知道大地是圆的,似这哥儿几个得道过的神仙,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啦。可是老猪煞有介事描述的这个斯哈哩国,还被遍历五洲四海的老孙给间接证实了的确存在。对于斯哈哩国的存在性,游历经验丰富的沙僧也没有表示否认。
且看那老猪如何描述传说中的斯哈哩国“西方路上有个斯哈哩国,乃日落之处,俗呼为天尽头。若到申酉时,国王差人上城,擂鼓吹角,混杂海沸之声。日乃太阳真火,落于西海之间,如火淬水,接声滚沸;若无鼓角之声混耳,即振杀城中小儿。”
要说玄幻,老猪嘴巴里的这个斯哈哩国是足够玄幻的。把那硕大的太阳,描绘得也就顶多是一个直径几十里的大火球,然后就是离奇的落到海里时候,并且还伴有强大的音响效果。更加玄幻的是,这个斯哈哩国的民众,还知道鼓角之声混合起来这滚沸淬火声,有极好的消音效果,莫非他们这里的鼓角音波、与那滚沸音波可以恰好的振幅相反、抵消掉巨大的噪声?
要是真的他们到达了这个斯哈哩国,他们就真的误入歧途了。说明他们没有走向灵山、走了歪路越过了灵山而到达了西牛贺洲的西边界。其实老猪并不傻,也不是在炫耀半瓶水知识。因为什么?因为老孙听他这么说之后,笑了。并且叫他不要乱说话吓唬人。而且他话里的斯哈哩国的位置,明显的是矛盾的。开头老猪就说,斯哈哩国在往西方的路上,后面又说到这太阳落在西海之间。在往西方取经路上就不可能在西海边的。所以老孙知道他,是在调笑正在一本正经疑惑中的玄奘。
老猪话语中,调笑玄奘什么呢?当然首先是调笑他师父阅历浅的了。但是老猪拿阅历浅来当笑话讲,显然跟修行无关。是不是老猪又犯了无厘头的老毛病?
老猪虽然经常很无厘头,但是经常也很有内涵。他这里面取笑中包含的意思是,玄奘有可能会走离正路,走到人生自己的尽头。老孙听出来了,并且揭穿了老猪真实的用意,就是担心玄奘的修行犹豫蹉跎:“似师父朝三暮二的,这等担阁,就从小至老,老了又小,老小三生,也还不到。”
老猪知道自己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就收敛了神态,咨询猴哥:“哥啊,据你说,不是日落之处,为何这等酷热?”沙僧根据自己的修行经验,认为是四时失序故:“想是天时不正,秋行夏令故也。”四时失序,阴阳错乱导致的。
大雁和燕子,都是候鸟。路过火焰山,却不在这里停留。那大雁和小燕年年月月南来北往的,也没有发现火焰山周围地带这么宜居。火焰山,之所以,引不起候鸟们的关注,是因为,这里是它们鸟儿不知道的一层境界。西风凉,之所以不是西风热,同样的缘故呗。对于他们修行者,境界的穿越,可没有科幻电影中那么离奇。
从猪八戒描述斯哈哩国的话中可知,他们到达这火焰山边的小村庄,差不多应该是日落时分的申酉时,大概五六点钟的样子。
然后他们就看到这小村庄的庄院,却是红砖红瓦红房子,一片都是十分应景的红。然后被派往打探消息的孙悟空,就更加应景的撞见路北边院子里出来的一个地道的红色人种的老汉。这老汉皮肤红色、眼睛绿色,端的是古埃及红种人。
原来这里流行红色,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就叫火焰山。不但房子窗子是红的,人种是红的,连那卖糕滴都是红车、红炭红炉钉。这火热的米糕,竟然烫得老孙吱吱叫。按道理就算再热,对老孙来说也不应该是问题,可是事实上你瞧瞧:行者托在手中,好似火盆里的的炭,煤炉内的红钉。你看他左手倒在右手,右手换在左手,只道:“热热热!难吃难吃!”
不但热糕烫坏了老孙,后面老孙还因为假芭蕉扇引火烧掉了自己的腮毛呢。当然了根据老孙自我解释,那是因为他忘记捻避火诀。可是这热米糕再热,能烫得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老孙随时受不了,显见不应该是米糕的问题、应该是老孙他自己的问题。
老孙什么问题了?
原来老孙挨烫,断然是他自找的。为什么?因为他拿假钞买真货。这等于是什么,这等于是行骗嘛,骗人财物哩。那不烫他烫谁呀,就得给他点颜色瞧瞧。老孙行骗吃了烫,不从修行的角度反思,结果呢,结果就是他跑到铁扇公主那里行骗,照样挨了烫、被铁扇公主给煽惑到小须弥山去了。
骗中更有强中手,铁扇公主骗人的功夫不比他老孙差。而那历经了五百年江湖漂荡的牛魔王,狡猾得更是出乎老孙的想象。可是,就算你老孙为了正义的目的,就算你们老牛和罗刹女是为了自保,你们不要这么耍诈行骗、这么江湖好不好?一路上,凡是正经想修行的妖怪,哪有你们这么热衷于耍心眼的呀?
而且你看那罗刹女、牛魔王,动不动就发怒、骂人、打人、出尔反尔,让人一看就是素质低没教养的街头古惑仔出身。
而正是他们自认的聪明耍诈,让他们夫妻的修行误入歧途五百年。

 

(3)终要了结


从白发碧眼的老汉口里得知,这个铁扇仙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好人、在他们的眼中,铁扇仙是一个圣贤。正是因为这个铁扇仙有芭蕉扇来熄火降雨,才让这里一方百姓获得生存。而且这个圣贤,虽然不向雷锋白做好事、也没有职业摄像师摆拍宣传、人家不玩虚的,人家索要丰厚的礼品呢,“四猪四羊、花红表里、异香时果、鸡鹅美酒。”哎呦呦,其实这些礼物,对于这一方村民来说,其实真的不算什么厚礼,对于铁扇仙、估计也就是他们一洞人口一天的口粮罢了。
可是这个铁扇仙,不但需要这点并不算丰厚的礼物,还有比精装礼物更苛刻的要求呢,她不但要村民求她,她还需要村民虔诚的求她“沐浴虔诚,拜到那仙山,请他出洞,至此施为。”看见没,其实这个铁扇仙,在乎的真的并不是礼物,在乎的是村民们的那股虔诚认真劲儿。而且她答应之后,基本是马上就跟着村民们、一起来到这火焰山了。老汉说这路途遥远,来回行走要一个月,那她前往跑一趟也是要半个月的,半个月中,也就是带着丫鬟、跟随村民们一起跋山涉水半个月。办完事情,再自行上路行走半个月返回家。想想她也蛮不容易的。因为,从小说中,我们看不到铁扇仙会飞行的痕迹。来来回回,就算骑马,就算她不存在劫匪强人拦路的危险,那也是个辛苦的差事。
再说了,求这个铁扇仙,十年才需要拜求她一次,均摊下来,那四猪四羊、花红表里、异香时果、鸡鹅美酒,简直不算什么。我想是,这铁扇仙,本是妖怪,潜心修得人身,获得人身之后,开始看重人世间的温情和苦乐,因此也就乐于为百姓办这点好事。不然的话,她手里有能熄火的芭蕉扇、如果不是她本人愿意张扬给人们知道、愿意跟人类接触,谁知道她、谁会来找她求她呀。而且从后面老孙遇到的樵夫嘴里,还能得知,这铁扇仙,还蛮喜欢跟人们接触,也不危害四方,那里老百姓并不惧怕他们,还对他们俩口子了解不少。
其实你想想,牛魔王也差不多这情况。
所以说,当老孙头来到翠云山,忽然就听到了这里伐木樵夫的诗歌:
云际依依认旧林,断崖荒草路难寻。
西山望见朝来雨,南涧归时渡处深。
这诗歌,您能想到吗,吟唱的正是铁扇公主、牛魔王、孙悟空、陈玄奘他们的境地。
樵夫无心给人听,诗歌本身却有意。修行好比伐木,早早起床来到这里,清晨的云雾中,依稀还能辨认出,这里是曾经的自己,只是满目狂妄的执念荒草、固执断崖、让人找不到这里曾经的路。好不容易进得深山,伐木中,遥望到西山飘荡着大雨。等到结束了一天的伐木,要回去的时候,发现来时跨过的小溪、早已涨满了大水,再不能跋涉,这可怎么办?修行是有天时的、是需要地利的,比你想到的最艰难、还要更艰难。
听到这诗歌,老孙是明白的,要想熄灭火焰山、除了求得铁扇仙的芭蕉扇、求谁都没用。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他听到樵夫告诉他,能熄火的铁扇公主是牛魔王媳妇之后,老孙大惊失色。老孙吃惊,是他意识到了,熄灭火焰山,不能求龙王、不能求菩萨、不能去搬山卸岭、不能绕弯弯绕过火焰山。
然后,然后我们的悟空哥哥,就绝处逢生的、想到了耍心眼说瞎话的好处。
当然,一开始,孙悟空并没有见过罗刹女,没办法假设这个铁扇仙是个适合撒谎的对象。可是那铁扇仙,偏偏正在闹心中,听见孙悟空的名字就无名火直窜,出洞来之后、不管孙悟空如何的温柔陪笑、说话就是句句难听了。
首先当然是他们儿子的事情了。罗刹女道:“我儿是号山枯松涧火云洞圣婴大王红孩儿,被你倾了。我们正没处寻你报仇,你今上门纳命,我肯饶你!”说真的,要真有她说这么爱子心切,怎么他俩口子舍得把红孩儿给流放到那么远的号山?怎么会在儿子被降伏带走之后,牛魔王不前往解救,反而找借口离家出走、跟小三玉面狐狸一起私奔去了?
其实罗刹女对儿子、对牛魔王,根本就是无奈的、管不了的。她这么光火,拿红孩儿说事,什么原因?那还不是听到了“牛魔王”三个字,而且老孙是牛魔王把兄弟,当然跟那死牛是一路货色、不是好东西了。
罗刹女、牛魔王是妖怪,红孩儿,怎么是人身。嗨,小说后面很明白的说出来了,他们夫妻早就修得人身了呀。那牛魔王怎么又显出原身还是一条蛮牛呢?那是因为它魔性未去干净的那个魔性原身,并不是他的人身。平日里的牛魔王,是五大三粗的雄壮哥们形像、并不是电视剧中那种牛头怪形像。
他们夫妻修得人身,却不能彻底去掉魔性的原身,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小说中多处都说出来原委,他们原来是勤勉修行、修得人身。修得人身之后,却开始留恋人生了,开始饱享人生的情爱恩怨,再不愿放弃。
而那牛魔王,修得人身、获得广大神通之后,就开始跟很多中国人一样,开始爱摆显、爱赌博、出手豪阔、不知自己是谁了,最后闹得家财散尽、还在养成的死面子促使下、委身投靠白富美、以获得继续虚荣的资本。妻子孩子里子、都不如面子。
正是由于他们误入了歧途,他们养育出来的三昧真火红孩儿、他们无法继续修炼养育、留也不住、只好放逐。
这时候,他们积攒的一身魔性、和人类的劣根性,再也不能摆脱,耽搁在这里,已经五百年。没关系,正好是他们积攒的坏东西,恰好是玄奘、悟空老猪他们也有,一样不缺,于是就在这样的机缘下,到了了结的时候。

 

(4)各自的逻辑


话说唐长老接了孙悟空奉上的热乎乎的米糕,长老却不吃,恭恭敬敬的奉向那鹤发古稀老汉:“公公请糕。”您看,脑袋清醒、理性清晰之后的唐长老,还是非常端庄有礼、气度沉静的。虽然是出家人、但是面对年长的老人,他还是恭敬的执子弟礼。您看看,多么好的一个人呀。
而那老者,有多般的理由可以坦荡的接受三藏的好意,也有多般理由可以推却三藏的好意,可是他却说出来一个我们现在人完全想不出来的理由。那老者说:“我家的茶饭未奉,敢吃你糕?”老者说的意思,您肯定看的很明白的了。他是说,您到我家,理应我先奉上茶饭供您休憩,您看我还没给您提供您理应获得的供奉,您还先给我吃糕了,老人家我受不起呀。
面对流浪汉一般的僧人,人家前来投靠、不敢接受人家的见面礼投名状,还要内疚的表示愧疚,这是什么逻辑呀?实际上,我听老辈人说过、也在内蒙、西北偏远地区见识过,过去的人们,真的是这样的古朴、好客。这老人家礼敬他们,首先当然因为他们是修行人。可是如果他们不是修行人、换做是普通行脚旅行的人,这老者一样会这样对待的。以流浪乞讨谋生,而且是大规模的出现这种以乞讨来谋生的现象,则是在49年之后,礼崩乐坏、廉耻尽丧以来的事情了。
而那铁扇仙、牛魔王,从他们跟附近民众的关系上看,他们本来也是信奉差不多的价值观的。首先就是牛魔王夫妻虽然魔性大、但是性格和蔼、喜欢结交民众、真正和百姓打成一片、从未听说他们有吃人伤生的劣迹。您看看这一路上,跟当地百姓打成一片的妖怪,有几家呀?并且从后面铁扇公主、牛魔王对孙悟空,思维情感的人类特征是挺浓厚的,真的跟人差不多的了。
所以说,单单就这一方面,无论是如来佛还是玉皇大帝,都不会说把牛魔王夫妻给赶尽杀绝,而是想办法度化他们。况且,他们还已经修得人身,更不会说要灭他们。可是,咱们说他们夫妻好的一面,那是在一般情况下,当遇到他们内心最闹心的事情、遇到挑战刺激心灵的时候,他们俩就没这么有气度了,他们就表露出来了另一番逻辑,完全暴露出来了他们修行的短项。
当然,首先是孙悟空自己犯憷了,孙悟空一听那樵夫说到这铁扇公主罗刹女是牛魔王的老婆,当时就惊呆了,为何惊呆了?乃是因为他自认跟牛魔王两公婆是冤家。他自认冤家,乃是之前那牛二要报仇,牛二要报仇,乃是认定红孩儿被观音收走是受苦为奴去了。可是孙悟空紧张得头皮发麻,最主要原因,还是在他自己的认识上。
为何这样说?当初在解阳山破儿洞撞上牛二的时候,那牛二忿忿言到:“(圣婴大王)是我之舍侄,我乃牛魔王的兄弟。前者家兄处有信来报我,称说唐三藏的大徒弟孙悟空惫懒,将他害了。我这里正没处寻你报仇……”瞧见了吧?牛大、牛二、罗刹女,全都认为红孩儿被观音收走、是件撕心裂肺家破人亡的坏事情、是与人为奴去了,他们没有一个认为红孩儿被度了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可是当时的孙悟空,还是蛮清醒的,知道这牛二黑白颠倒、不知好歹、不识起倒。但是经历了牛二事件之后,孙悟空自己就结下心结,真的认为自己请观音来降伏红孩儿、度他做善财童子这件事情,是坏事了。那么他自己一胆怯、自认理亏,说话就没了底气。并且同时,他没能从修行的角度认识和处理问题,就绝路求生、开动他以前的歪脑筋,希望通过耍手段来解决这眼前的公关危机。犹豫嗟叹之际,那樵夫又送上入耳钻心的话:“大丈夫鉴貌辨色,只以求扇为名,莫认往时之溲话,管情借得。”樵夫的话、加强了孙悟空要耍心机的信心,于是事情就这样陷入纠缠。
其实是孙悟空的歪脑筋、激发了罗刹女和牛魔王的魔性。于是乎那罗刹女一听到孙悟空的名头就怒从心头起,一见到孙悟空这把小身骨就恶向胆边生。正是孙悟空以骗入手、剑走偏锋,结果互相纠结不休,达不成协议,负面的东西和负面的东西、互相激发互相激斗,修道人和修道人撕破脸皮、斯文扫地、一地鸡毛的斗了起来。
孙悟空佯装不知红孩儿是谁。罗刹女一眼瞧破孙悟空的小心眼。孙悟空说那红孩儿得了正果,罗刹女说你害得我母子再不能相见。孙悟空心虚陪笑,罗刹女火上浇油。罗刹女许诺:“泼猴!少要饶舌!伸过头来,等我砍上几剑!若受得疼痛,就借扇子与你。”孙悟空伸脑袋让随便砍,可是砍不动孙悟空的罗刹女,不遵守诺言、撕破砍人协议,拒绝履行合同。第二次,孙悟空设计钻到了罗刹女肚子里,威胁之下再次签订借扇子合同,等到孙悟空履行合同条款出来之后,她又以伪劣假货供应孙悟空,再次违约。
前面的两种事情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罗刹女在修行认识上的严重问题。第一个就是修了几千年、获得了长生和神通的罗刹女,竟然不知道修行的目标到底是什么。通过她儿子被观音菩萨收走之后,他们的看法和痛苦反应上,你就知道,她不知道去观音那里才是获得真正的解脱和幸福了。她的观念中认为,有了人身、有了高于人类的生命和能力,再来人世间享受人世间的爱欲情仇,这就是修炼的目的了。正因为如此,她才如此的热爱人类、热爱人类的对待圣贤般的尊重、热爱为人类做好事。说白了,到底还是个世俗中的人。她对修行的认识,基本上跟人类一样,人类对修行人是尊重和敬仰的,但是想到修上去之后无情无欲的日子、是清汤寡水没幸福乐趣的、也就是说是受不了的苦。
第二个就是,她不知道,不但人类不能轻许诺言、更不能不兑现诺言,一句话,她不知道许诺的重要性、和对自己的伟大意义。作为修行人来讲,其实这时候的孙悟空也一样不知道,诺言、合约是多么紧要、生死攸关的大事。
话说,为啥说话一定要算数呀?干嘛不能撒撒谎。能通过撒谎解决的事情,就动动嘴皮这么轻易,干嘛要费那么大功夫、那么多痛苦去兑现,是不是轴人一根筋、偏执狂呀?就像很多国外人,个个都是头脑简单的大笨瓜。
其实,哎!天大的秘密、天大的秘密。自古以来、所有的文化都反反复复、唠唠叨叨、不厌其烦、从不疲倦的告诉人们,说话要算数、说到要做到。这里面,肯定是,有着对人们特别特别重要、却又不能直说的秘密呀。
说话要算数、说到要做到。这不是头脑简单,这是对人类的念力的培养和训练。作为修行人,你的念力就是一切,你的念力、意志力的干净和纯净程度,同时就是档次和强大的程度。念力、意志力越来越强,说到的如果一定会做到,就等于是有资格有能力跟上天协商未来,就等于是能轻易改变自己的命运。作为修行人,就等于是你有创世界的能力。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上天用念力、他的意志力创造的,用他的意志力维持的。说话不算数、说到不做到的人儿,你们不知道,你们丢失了多么巨大的能力、多么巨大的幸福源泉。
第三个就是,她不知道,说话不算数、耍小聪明小手段,最终都要落空的,就算你眼前真的一时解决了、得到了,最终都要找上门、要失去的。
第四个就是,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从来都不曾真的把问题给解决了。

说到这里,您一定想到了,罗刹女的上述四个问题,同时就是罗刹女、牛魔王、孙悟空共有的问题,也是玄奘老哥也经常存在的问题。他们哥儿几个,在这方面、是一根线上蹦达的几个蚂蚱。

 

(5)有得有失


您注意到没有,这里的人们,对老孙哥儿仨的恐怖感很低。扭捏斯文状的老孙撞见的老汉,见到獠牙狰狞貌的猴哥,只是吃了一惊。等到老孙说完来历,那老者立码儿放心笑了,甚至表示自己是一时的老眼昏花,才做出不礼貌的吃惊表示。老汉的话当然是给老孙面子和台阶,可是同时能看得出来,他对老孙并不十分害怕。等到老者见到了完全没有人样的八戒、还有老沙,也不觉得他们是怪物,却是认为他们俩相貌稀奇如罗汉下界、这老哥是又惊又喜。
后面那老孙买糕,干脆那买糕少年对老孙直接无感,一丁点儿惊讶都没有。大圣拔根毫毛,变个铜钱,问那人买糕。那人接了钱,不论好歹,揭开车儿上衣裹,热气腾腾,拿出一块糕递与行者。
再等老孙窜到翠云山芭蕉洞遇见的樵夫,樵夫也完全没有把孙悟空不当人看。行者近前作礼道:“樵哥,问讯了。”那樵子撇了柯斧,答礼道:“长老何往?”
这说明了什么?一方面,可能说明了这方土地的居民,见惯了怪模怪样南来北往的人。更可能是,表明了玄奘师傅去掉了对徒弟们丑陋样貌粗鄙举止的分别心。当他不再自我清高、有嫌弃分别心,别人眼里的他的三个徒弟、也不那么引人惊恐了。当他具备了这样的宽容,圣贤圣僧的仪态涵养,就不知不觉的具备了。
话说那罗刹女,一方面出于误解,一方面出于借机发作怒火,就跟孙悟空砰砰嗙嗙的打了起来,罗刹女一听孙悟空三个字,就怒火直冒,她知道是孙悟空请的观音菩萨带走了她的儿子。孙悟空向她躬身施礼、口称嫂嫂,反而让罗刹女一愣,以为孙悟空在梦游,就咄的一声道:“谁是你的嫂嫂!那个要你奉揖!”
然后老孙文绉绉的说明,自己跟老牛是拜把的兄弟,所以才称呼罗刹女是嫂嫂。罗刹女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气打两处来。为什么?因为她居然不知道,牛魔王在外混江湖、结婚前还有一帮子结义的鬼弟兄们,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怪不得这老东西、有本事背着自己偷偷的养二奶、而且自己还不知道地方。也就是她不知道,她要知道牛魔王因为她不会飞、故意找了个远在差不多两千里之外的鬼地方,要是她知道了,肯定会更加气恼伤心了。翠云山芭蕉洞在老汉他们村庄西南方向1500里,牛魔王积雷山摩云洞在正南方向3000里,摩云洞距离芭蕉洞,基本上就是大约2000多里。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罗刹女不会飞行,所以没办法前往东方去找孙悟空算账,也没办法预计孙悟空什么时候路过1500里之外的东北方向的火焰山,理所当然。可是那牛魔王就不同了。牛魔王给牛二捎信,让牛二对付孙悟空。可是牛二啥本事、能吃几碗干饭,他牛大还不知道哇?他又功夫托人给老二捎信的功夫,他自己早就赶往通天河方向去征讨孙悟空了。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他甚至没有说回到火焰山东边去守株待兔的等候孙悟空。他干嘛去了?他给牛二稍了口信之后,继续躲在他的二老婆这里混日子。完全看不出来,他这个当爹的,对红孩儿有多么深厚的父子感情。这就是有了外遇之后的牛魔王啊,别说儿子、连老婆都不要了。那么,后面他因为儿子、因为老婆被欺负,跟孙悟空斗个你死我活的,必然是假的、是借口。罗刹女为子坏仇是真的,牛魔王是装模作样、另有原因。
罗刹女的芭蕉洞,端的是个修仙的好地方,小说很是赞叹了一番,说明这里是一个千年古迹、附近有万载仙踪,也就是说,在罗刹女以前,这里也曾是修道人呆的地方、而且人家修成了走了。罗刹女的出场,虽然满脸火烧云、说话恶狠狠,可是她的装束打扮、却精致又素雅、一副平日很有修养的样子。
芭蕉扇的风力之强劲,能把老孙给搧得流水花一样的。罗刹女气性之大,把孙悟空一扇子就给搧到五万里之外的小须弥山去了。其实这里正好是孙悟空被安排一定得到这里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灵吉菩萨早就因如来安排或预见这一出,拿着定风丹等他的了。而且那灵吉菩萨、对铁扇公主、对芭蕉扇的来历是清楚明白的。如来佛、观音菩萨早就安排好、或者预见到,孙悟空遇见罗刹女、罗刹女会拿扇驱赶孙悟空,孙悟空飘荡的距离,正好应落在小须弥山。灵吉菩萨也是喜欢拿老孙调笑,明知道他是被吹到自己家门口了,还一本正经的做恭贺状“恭喜!取经来耶?”
灵吉菩萨说:“他的那芭蕉扇本是昆仑山后,自混沌开辟以来,天地产成的一个灵宝,乃太阴之精叶,故能灭火气。”火焰山的火,玄奘老孙罗刹老牛内心的燥火,这些都是后天的下界的火,那个芭蕉扇,却是人自孕育生命就开始产生的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四象层次的太阴之精,这太阴之精,是下界燥火的本源,下界的燥火、乃阴火,不是红孩儿那种三昧真火。后面不知不觉吃掉了定风丹的孙悟空,就跨越了四象境界、进入两仪所在层面了。修行档次的提升,并不一定是有感觉的、也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
等到老孙扛了扇子回来,虽然他们还不知道是假的。但是唐僧还是难得的表扬了一番孙悟空:“贤徒有莫大之功。求此宝贝,甚劳苦了。”您看看我们的唐圣僧,这几天是不是真的很有圣僧的涵养?这就是修行进步后的自然流露。
可是这次扛来的芭蕉扇,注定是假的,因为还有那个牛魔王没有降伏呢。没有降伏牛魔王,过了火焰山也没意义呀。所以不能让他们过去,也不可能扛回来真扇子,这一关的拦路虎是牛魔王和罗刹女两个人,只摆平其中一个、而且不是主要人物,这是不行的。而且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这次摆平了罗刹女提供芭蕉扇,不是出于心甘情愿、不是她真的想明白了应该给老孙他们芭蕉扇。
不能降伏他们俩公婆、就等于不能降伏自己的心魔。不能降伏心魔,乃是不知道摒思凝神的至关重要、尚未领悟这个要点。你看那孙行者,拿了假扇、引火烧身。老猪没心没肺的取笑他:“你常说雷打不伤,火烧不损,如今何又怕火?”行者道:“你这呆子,全不知事!那时节用心防备,故此不伤;今日只为搧息火光,不曾捻避火诀,又未使护身法,所以把两股毫毛烧了。”获取扇子的时候,老孙就已经大意了,在搧火的时候,老孙依然大意。铁扇公主被迫给扇子的时候,压根儿就没说给他的是真扇子,罗刹女说的却是“有扇有扇!你出来拿了去。”可是,你老孙也没说索要真芭蕉扇嘛,老孙说的话是“快将扇子拿来我使使。”
如果在修行过程中,这个以假乱真的过程,就好比你随便拿一个常人层面的、似是而非的道理,来当作修行所在层面的道理,一样的状况,结果就自己引来了麻烦,不知道是自己糊里糊涂,还以为自己冤枉。魔难中,还为自己能坚持而颇为怡然自得、认为自己很坚定、在进步。实际上,是走了岔路。

 

(第五十九回完)作者  挪威龙王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TXT文本下载



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

 

 

[1] [2] [3] [4] [5] [6] [7] [8] [8A]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A] [32B]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A] [47B]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0A] [61] [62] [63] [64A] [64B] [65A]  [65B] [66] [67] 全屏版

章回视频播客 篇节视频播客 iTunePodcast 文本(上)(下) 光碟/打包下载  下载手机客户端  章回豆单   篇节豆单(上)(下)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