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一回下一回《西游漫注》第六十六回


《西游记》第六十六回 
诸神遭毒手 弥勒缚妖魔




话表孙大圣无计可施,纵一朵祥云,驾筋斗,径转南赡部洲去拜武当山,参请荡魔天尊,解释三藏、八戒、沙僧、天兵等众之灾。他在半空里无停止,不一日,早望见祖师仙境,轻轻按落云头,定睛观看,好去处——
巨镇东南,中天神岳。
芙蓉峰竦杰,紫盖岭巍峨。
九江水尽荆扬远,百越山连翼轸多。
上有太虚之宝洞,朱陆之灵台。
三十六宫金磬响,百千万客进香来。
舜巡禹祷,玉简金书。
楼阁飞青鸟,幢幡摆赤裾。
地设名山雄宇宙,天开仙境透空虚。
几树榔梅花正放,满山瑶草色皆舒。
龙潜涧底,虎伏崖中。
幽含如诉语,驯鹿近人行。
白鹤伴云栖老桧,青鸾丹凤向阳鸣。
玉虚师相真仙地,金阙仁慈治世门。

  上帝祖师,乃净乐国王与善胜皇后梦吞日光,觉而有孕,怀胎一十四个月,于开皇元年甲辰之岁三月初一日午时降诞于王宫。那爷爷——
幼而勇猛,长而神灵。
不统王位,惟务修行。
父母难禁,弃舍皇宫。
参玄入定,在此山中。
功完行满,白日飞升。
玉皇敕号,真武之名。
玄虚上应,龟蛇合形。
周天六合,皆称万灵。
无幽不察,无显不成。
劫终劫始,剪伐魔精。

  孙大圣玩着仙境景致,早来到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却至太和宫外,忽见那祥光瑞气之间,簇拥着五百灵官。那灵官上前迎着道:“那来的是谁?”大圣道:“我乃齐天大圣孙悟空,要见师相。”众灵官听说,随报。祖师即下殿,迎到太和宫。行者作礼道:“我有一事奉劳。”问:“何事?”行者道:“保唐僧西天取经,路遭险难。至西牛贺洲,有座山唤小西天,小雷音寺有一妖魔。我师父进得山门,见有阿罗揭谛,比丘圣僧排列,以为真佛,倒身才拜,忽被他拿住绑了。我又失于防闲,被他抛一副金铙,将我罩在里面,无纤毫之缝,口合如钳。甚亏金头揭谛请奏玉帝,钦差二十八宿,当夜下界,掀揭不起。幸得亢金龙将角透入铙内,将我度出,被我打碎金铙,惊醒怪物。赶战之间,又被撒一个白布搭包儿,将我与二十八宿并五方揭谛,尽皆装去,复用绳捆了。是我当夜脱逃,救了星辰等众与我唐僧等。后为找寻衣钵,又惊醒那妖,与天兵赶战。那怪又拿出搭包儿,理弄之时,我却知道前音,遂走了,众等被他依然装去。我无计可施,特来拜求师相一助力也。”祖师道:“我当年威镇北方,统摄真武之位,剪伐天下妖邪,乃奉玉帝敕旨。后又披发跣足,踏腾蛇神龟,领五雷神将、巨虬狮子、猛兽毒龙,收降东北方黑气妖氛,乃奉元始天尊符召。今日静享武当山,安逸太和殿,一向海岳平宁,乾坤清泰。奈何我南赡部洲并北俱芦洲之地,妖魔剪伐,邪鬼潜踪。今蒙大圣下降,不得不行。只是上界无有旨意,不敢擅动干戈。假若法遣众神,又恐玉帝见罪;十分却了大圣,又是我逆了人情。我谅着那西路上纵有妖邪,也不为大害。我今着龟、蛇二将并五大神龙与你助力,管教擒妖精,救你师之难。”行者拜谢了祖师,即同龟、蛇、龙神各带精锐之兵,复转西洲之界。不一日,到了小雷音寺,按下云头,径至山门外叫战。

  却说那黄眉大王聚众怪在宝阁下说:“孙行者这两日不来,又不知往何方去借兵也。”说不了,只见前门上小妖报道:“行者引几个龙蛇龟相,在门外叫战!”妖魔道:“这猴儿怎么得个龙蛇龟相?此等之类,却是何方来者?”随即披挂,走出山门高叫:“汝等是那路龙神,敢来造吾仙境?”五龙二将相貌峥嵘,精神抖擞喝道:“那泼怪!我乃武当山太和宫混元教主荡魔天尊之前五位龙神、龟、蛇二将。今蒙齐天大圣相邀,我天尊符召,到此捕你这妖精,快送唐僧与天星等出来,免你一死!不然,将这一山之怪,碎劈其尸;几间之房,烧为灰烬!”那怪闻言,心中大怒道:“这畜生有何法力,敢出大言!不要走!吃吾一棒!”这五条龙,翻云使雨,那两员将,播土扬沙,各执枪刀剑戟,一拥而攻,孙大圣又使铁棒随后。这一场好杀——
凶魔施武,行者求兵。
凶魔施武,擅据珍楼施佛象;
行者求兵,远参宝境借龙神。
龟蛇生水火,妖怪动刀兵。
五龙奉旨来西路,行者因师在后收。
剑戟光明摇彩电,枪刀晃亮闪霓虹。
这个狼牙棒,强能短软;
那个金箍棒,随意如心。
只听得傣扑响声如爆竹,叮当音韵似敲金。
水火齐来征怪物,刀兵共簇绕精灵。
喊杀惊狼虎,喧哗振鬼神。
浑战正当无胜处,妖魔又取宝和珍。

  行者帅五龙二将,与妖魔战经半个时辰,那妖精即解下搭包在手。行者见了心惊,叫道:“列位仔细!”那龙神蛇龟不知什么仔细,一个个都停住兵,近前抵挡。那妖精幌的一声,把搭包儿撇将起去。孙大圣顾不得五龙二将,驾筋斗,跳在九霄逃脱。他把个龙神龟蛇一搭包子又装将去了。妖精得胜回寺,也将绳捆了,抬在地窖子里盖住不题。
  你看那大圣落下云头,斜欹在山巅之上,没精没采,懊恨道:“这怪物十分利害!”不觉的合着眼,似睡一般,猛听得有人叫道:“大圣,休推睡,快早上紧求救。你师父性命,只在须臾间矣!”行者急睁睛跳起来看,原来是日值功曹。行者喝道:“你这毛神,这向在那方贪图血食,不来点卯,今日却来惊我!伸过孤拐来,让老孙打两棒解闷!”功曹慌忙施礼道:“大圣,你是人间之喜仙,何闷之有!我等早奉菩萨旨令,教我等暗中护佑唐僧,乃同土地等神,不敢暂离左右,是以不得常来参见,怎么反见责也?”行者道:“你既是保护,如今那众星、揭谛、伽蓝并我师等,被妖精困在何方?受甚罪苦?”功曹道:“你师父师弟都吊在宝殿廊下,星辰等众都收在地窖之间受罪。这两日不闻大圣消息,却才见妖精又拿了神龙、龟、蛇,又送在地窖里去了,方知是大圣请来之兵,小神特来寻大圣。大圣莫辞劳倦,千万再急急去求救援。”行者闻言及此,不觉对功曹滴泪道:“我如今愧上天宫,羞临海藏!怕问菩萨之原由,愁见如来之玉象!才拿去者,乃真武师相之龟、蛇、五龙圣众。教我再无方求救,奈何?”功曹笑道:“大圣宽怀,小神想起一处精兵,请来断然可降。适才大圣至武当,是南赡部洲之地。这枝兵也在南赡部洲盱眙山宾城,即今泗洲是也。那里有个大圣国师王菩萨,神通广大。他手下有一个徒弟,唤名小张太子,还有四大神将,昔年曾降伏水母娘娘。你今若去请他,他来施恩相助,准可捉怪救师也。”行者心喜道:“你且去保护我师父,勿令伤他,待老孙去请也。”
  行者纵起筋斗云,躲离怪处,直奔盱眙山。不一日早到,细观真好去处——
南近江津,北临淮水。
东通海峤,西接封浮。
山顶上有楼观峥嵘,山凹里有涧泉浩涌。
嵯峨怪石,槃秀乔松。
百般果品应时新,千样花枝迎日放。
人如蚁阵往来多,船似雁行归去广。
上边有瑞岩观、东岳宫、五显祠、龟山寺,钟韵香烟冲碧汉;
又有玻璃泉、五塔峪、八仙台、杏花园,山光树色映宾城。
白云横不度,幽鸟倦还鸣。说甚泰嵩衡华秀,此间仙景若蓬瀛。

  大圣点玩不尽,径过了淮河,入宾城之内,到大圣禅寺山门外,又见那殿宇轩昂,长廊彩丽,有一座宝塔峥嵘。真是——
  插云倚汉高千丈,仰视金瓶透碧空。上下有光凝宇宙,东西无影映帘栊。
  风吹宝铎闻天乐,日映冰虬对梵宫。飞宿灵禽时诉语,遥瞻淮水渺无穷。
  行者且观且走,直至二层门下。那国师王菩萨早已知之,即与小张太子出门迎迓。相见叙礼毕,行者道:“我保唐僧西天取经,路上有个小雷音寺,那里有个黄眉怪,假充佛祖。我师父不辨真伪就下拜,被他拿了。又将金铙把我罩了,幸亏天降星辰救出。是我打碎金铙,与他赌斗,又将一个布搭包儿,把天神、揭谛、伽蓝与我师父、师弟尽皆装了进去。我前去武当山请玄天上帝救援,他差五龙龟蛇拿怪,又被他一搭包子装去。弟子无依无倚,故来拜请菩萨,大展威力,将那收水母之神通,拯生民之妙用,同弟子去救师父一难!取得经回,永传中国,扬我佛之智慧,兴般若之波罗也。”国师王道:“你今日之事,诚我佛教之兴隆,理当亲去,奈时值初夏,正淮水泛涨之时,新收了水猿大圣,那厮遇水即兴,恐我去后,他乘空生顽,无神可治。今着小徒领四将和你去助力,炼魔收伏罢。”行者称谢,即同四将并小张太子,又驾云回小西天,直至小雷音寺。小张太子使一条楮白枪,四大将轮四把锟鋘剑,和孙大圣上前骂战。小妖又去报知,那妖王复帅群妖,鼓噪而出道:“猢狲!你今又请得何人来也?”说不了,小张太子指挥四将上前喝道:“泼妖精!你面上无肉,不认得我等在此!”妖王道:“是那方小将,敢来与他助力?”太子道:“吾乃泗州大圣国师王菩萨弟子,帅领四大神将,奉令擒你!”妖王笑道:“你这孩儿有甚武艺,擅敢到此轻薄?”太子道:“你要知我武艺,等我道来——
  祖居西土流沙国,我父原为沙国王。自幼一身多疾苦,命干华盖恶星妨。
  因师远慕长生诀,有分相逢舍药方。半粒丹砂祛病退,愿从修行不为王。
  学成不老同天寿,容颜永似少年郎。也曾赶赴龙华会,也曾腾云到佛堂。
  捉雾拿风收水怪,擒龙伏虎镇山场。抚民高立浮屠塔,静海深明舍利光。
  楮白枪尖能缚怪,淡缁衣袖把妖降。如今静乐宾城内,大地扬名说小张!”
  妖王听说,微微冷笑道:“那太子,你舍了国家,从那国师王菩萨,修的是什么长生不老之术?只好收捕淮河水怪,却怎么听信孙行者诳谬之言,千山万水,来此纳命!看你可长生可不老也!”小张闻言,心中大怒,缠枪当面便刺,四大将一拥齐攻,孙大圣使铁棒上前又打。好妖精,公然不惧,轮着他那短软狼牙棒,左遮右架,直挺横冲。这场好杀——
小太子,楮白枪,四柄锟鋘剑更强。
悟空又使金箍棒,齐心围绕杀妖王。
妖王其实神通大,不惧分毫左右搪。
狼牙棒是佛中宝,剑砍枪轮莫可伤。
只听狂风声吼吼,又观恶气混茫茫。
那个有意思凡弄本事,这个专心拜佛取经章。
几番驰骋,数次张狂。
喷云雾,闭三光,奋怒怀嗔各不良。
多时三乘无上法,致令百艺苦相将。

  概众争战多时,不分胜负,那妖精又解搭包儿。行者又叫:“列位仔细!”太子并众等不知“仔细”之意。那怪滑的一声,把四大将与太子,一搭包又装将进去,只是行者预先知觉走了,那妖王得胜回寺,又教取绳捆了,送在地窖,牢封固锁不题。
  这行者纵筋斗云,起在空中,见那怪回兵闭门,方才按下祥光,立于西山坡上,怅望悲啼道:“师父啊!我——
  自从秉教入禅林,感荷菩萨脱难深。保你西来求大道,相同辅助上雷音。
  只言平坦羊肠路,岂料崔巍怪物侵。百计千方难救你,东求西告枉劳心!”
  大圣正当凄惨之时,忽见那西南上一朵彩云坠地,满山头大雨缤纷,有人叫道:“悟空,认得我么?”行者急走前看处,那个人——
  大耳横颐方面相,肩查腹满身躯胖。一腔春意喜盈盈,两眼秋波光荡荡。
  敞袖飘然福气多,芒鞋洒落精神壮。极乐场中第一尊,南无弥勒笑和尚。
  行者见了,连忙下拜道:“东来佛祖那里去?弟子失回避了,万罪,万罪!”佛祖道:“我此来,专为这小雷音妖怪也。”行者道:“多蒙老爷盛德大恩。敢问那妖是那方怪物,何处精魔,不知他那搭包儿是件什么宝贝,烦老爷指示指示。”佛祖道:“他是我面前司磬的一个黄眉童儿。三月三日,我因赴元始会去,留他在宫看守,他把我这几件宝贝拐来,假佛成精。那搭包儿是我的后天袋子,俗名唤做人种袋。那条狼牙棒是个敲磬的槌儿。”行者听说,高叫一声道:“好个笑和尚!你走了这童儿,教他诳称佛祖,陷害老孙,未免有个家法不谨之过!”弥勒道:“一则是我不谨,走失人口,二则是你师徒们魔障未完,故此百灵下界,应该受难。我今来与你收他去也。”行者道:“这妖精神通广大,你又无些兵器,何以收之?”弥勒笑道:“我在这山坡下,设一草庵,种一田瓜果在此,你去与他索战。交战之时,许败不许胜,引他到我这瓜田里。我别的瓜都是生的,你却变做一个大熟瓜。他来定要瓜吃,我却将你与他吃。吃下肚中,任你怎么在内摆布他,那时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儿,装他回去。”行者道:“此计虽妙,你却怎么认得变的熟瓜?他怎么就肯跟我来此?”弥勒笑道:“我为治世之尊,慧眼高明,岂不认得你!凭你变作甚物,我皆知之,但恐那怪不肯跟来耳。我却教你一个法术。”行者道:“他断然是以搭包儿装我,怎肯跟来!有何法术可来也?”弥勒笑道:“你伸手来。”行者即舒左手递将过去,弥勒将右手食指蘸着口中神水,在行者掌上写了一个禁字,教他捏着拳头,见妖精当面放手,他就跟来。
  行者揝拳,欣然领教,一只手轮着铁棒,直至山门外,高叫道:“妖魔,你孙爷爷又来了!可快出来,与你见个上下!”小妖又忙忙奔告,妖王问道:“他又领多少兵来叫战?”小妖道:“别无甚兵,止他一个。”妖王笑道:“那猴儿计穷力竭,无处求人,断然是送命来也。”随又结束整齐,带了宝贝,举着那轻软狼牙棒,走出站来叫道:“孙悟空,今番挣挫不得了!”行者骂道:“泼怪物!我怎么挣挫不得?”妖王道:“我见你计穷力竭,无处求人,独自个强来支持,如今拿住,再没个什么神兵救拔,此所以说你挣挫不得也。”行者道:“这怪不知死活!莫说嘴!吃吾一棒!”那妖王见他一只手轮棒,忍不住笑道:“这猴儿,你看他弄巧!怎么一只手使棒支吾?”行者道:“儿子!你禁不得我两只手打!若是不使搭包子,再着三五个,也打不过老孙这一只手!”妖王闻言道:“也罢!也罢!我如今不使宝贝,只与你实打,比个雌雄。”即举狼牙棒,上前来斗。孙行者迎着面,把拳头一放,双手轮棒。那妖精着了禁,不思退步,果然不弄搭包,只顾使棒来赶。行者虚幌一下,败阵就走,那妖精直赶到西山坡下。行者见有瓜田,打个滚,钻入里面,即变做一个大熟瓜,又熟又甜。
  那妖精停身四望,不知行者那方去了。他却赶至庵边叫道:“瓜是谁人种的?”弥勒变作一个种瓜叟,出草庵答道:“大王,瓜是小人种的。”妖王道:“可有熟瓜么?”弥勒道:“有熟的。”妖王叫:“摘个熟的来,我解渴。”弥勒即把行者变的那瓜,双手递与妖王。妖王更不察情,到此接过手,张口便啃。那行者乘此机会,一毂辘钻入咽喉之下,等不得好歹,就弄手脚抓肠蒯腹,翻根头,竖蜻蜓,任他在里面摆布。那妖精疼得晴牙俫嘴,眼泪汪汪,把一块种瓜之地,滚得似个打麦之场,口中只叫:“罢了,罢了!谁人救我一救!”弥勒却现了本象,嘻嘻笑叫道:“孽畜!认得我么?”那妖抬头看见,慌忙跪倒在地,双手揉着肚子,磕头撞脑,只叫:“主人公!饶我命罢,饶我命罢!再不敢了!”弥勒上前一把揪住,解了他的后天袋儿,夺了他的敲磬槌儿,叫:“孙悟空,看我面上,饶他命罢。”行者十分恨苦,却又左一拳,右一脚,在里面乱掏乱捣。那怪万分疼痛难忍,倒在地下。弥勒又道:“悟空,他也彀了,你饶他罢。”行者才叫:“你张大口,等老孙出来。”那怪虽是肚腹绞痛,还未伤心。俗语云,人未伤心不得死,花残叶落是根枯。他听见叫张口,即便忍着疼,把口大张。行者方才跳出,现了本象,急掣棒还要打时,早被佛祖把妖精装在袋里,斜跨在腰间,手执着磬槌,骂道:“孽畜!金铙偷了那里去了?”那怪却只要怜生,在后天袋内哼哼頠頠的道:“金铙是孙悟空打破了。”佛祖道:“铙破,还我金来。”那怪道:“碎金堆在殿莲台上哩。”那佛祖提着袋子,执着磬槌,嘻嘻笑叫道:“悟空,我和你去寻金还我。”行者见此法力,怎敢违误,只得引佛上山,回至寺内,收取金碴。只见那山门紧闭,佛祖使槌一指,门开入里看时,那些小妖,已得知老妖被擒,各自收拾囊底,都要逃生四散。被行者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两个,把五七百个小妖尽皆打死,各现原身,都是些山精树怪,兽孽禽魔。佛祖将金收攒一处,吹口仙气,念声咒语,即时返本还原,复得金铙一副,别了行者,驾祥云径转极乐世界。
  这大圣却才解下唐僧、八戒、沙僧。那呆子吊了几日,饿得慌了,且不谢大圣,却就虾着腰,跑到厨房寻饭吃。原来那怪正安排了午饭,因行者索战,还未得吃。这呆子看见,即吃了半锅,却拿出两钵头叫师父、师弟们各吃了两碗,然后才谢了行者。问及妖怪原由,行者把先请祖师龟、蛇,后请大圣借太子,并弥勒收降之事,细陈了一遍。三藏闻言,谢之不尽,顶礼了诸天,道:“徒弟,这些神圣,困于何所?”行者道:“昨日日值功曹对老孙说,都在地窖之内。”叫:“八戒,我与你去解脱他等。”
  那呆子得食力壮,抖擞精神,寻着他的钉钯,即同大圣到后面,打开地窖,将众等解了绳,请出珍楼之下。三藏披了袈裟,朝上一一拜谢。这大圣才送五龙二将回武当,送小张太子与四将回宾城,后送二十八宿归天府,发放揭谛伽蓝各回境。师徒们却宽住了半日,喂饱了白马,收拾行囊,至次早登程。临行时,放上一把火,将那些珍楼、宝座、高阁、讲堂,俱尽烧为灰烬。这里才无挂无牵逃难去,消灾消障脱身行。毕竟不知几时才到大雷音,且听下回分解。(作者吴承恩)




《西游漫注》第六十六回

(1)心锁(2)意外不意外(3)精密工艺(4)躲不过有因由(5)善缚妖魔(6)善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心锁



  这个自称佛门内道的妖怪,估计在它眼里,唐三藏孙悟空他们才是外道。你看它这么高的当此,对它来说,成佛就跟玩儿似的,可是咱们却发现,这个老佛,却有点憨豆先生的味道。

  你看那些神仙,就拿孙悟空猪八戒他们来说吧,远远没有修到佛的层次,可是就凭他们超脱了三界的轮回,他们认识许多神仙,而且孙悟空还掌握了天上地下不少八卦新闻。而这个老佛呢,脑袋里除了他看不上的唐僧师徒,它面对众多神仙的时候,居然一个都没听说过,当然认识就更是免谈啦。

  面对真武大帝派来的龙蛇龟相武将们,这妖魔颇为困惑:“这猴儿怎么得个龙蛇龟相?此等之类,却是何方来者?”“汝等是那路龙神,敢来造吾仙境?”困惑当然了,不认识、没听说过,连什么档次的神仙也搞不清楚。眼看它迷茫的小眼神儿,人家心下晓得这厮没见过世面,五龙二将自报家门:“那泼怪!我乃武当山大和宫混元教主荡魔天尊之前五位龙神、龟、蛇二将。”结果呢,这么一个大佛,仍然是对人家的来历不知所云:“这畜生,有何法力,敢出大言?”

  第二次,面对大圣国师王菩萨的徒弟小张太子,妖怪一看还是不认识,又害怕人家堵自己嘴,不好意思直接问眼前这位小哥儿,却转头向孙悟空打听:“猢狲!你今又请得何人来也?”见得这土鳖一样的妖怪,小张太子就心里耐不住可笑,还没等孙悟空张口,就冲上去搭话。人家都站到脸贴脸了,妖怪躲不过,只好直接问小张太子:“是那方小将,敢来与他助力?”

  太子很自信很简洁扼要的答复道:“吾乃泗州大圣国师王菩萨弟子,帅领四大神将,奉令擒你!”这黄眉老佛一听,果然不出所料,自己压根儿就没听说过,掩饰不住的尴尬之下,只一半强装,一半掩盖的笑,道:“你这孩儿有甚武艺,擅敢到此轻薄?”转移话题,咳咳。小张当然不傻了,早已晓得这妖怪,没见过世面,孤陋寡闻。便细数自己身世来历。结果呢,听完了,没有收获尊敬的目光、和激动的泪水,却换来了妖怪不懂装懂的冷笑:“那太子,你舍了国家,从那国师王菩萨,修的是甚么长生不老之术?只好收捕淮河水怪。却怎么听信孙行者诳谬之言,千山万水,来此送死,看你还咋滴长生可不老呀?”

  通过它的这个话,您就知道,它连释迦牟尼、达摩、真武大帝、妙善公主这些神仙的修炼故事都不知道呢。我的个天,它不是自称是佛祖给它成佛的吗?怎么连佛祖出身王子、舍弃王位的修行历史都不知道呢!土到这份儿上的神仙从来就没有过,土到这份儿上的妖怪也属于罕见的稀品啊。

  实际上,在此之前,这个妖怪抓获孙悟空他们这些神仙的时候,除了孙悟空,它也一个都不认识。对待这些神仙,要么堆大白菜一样堆在那儿,要么储藏蕃薯一样存入地窖中。

  从上述事实中,不难发现,这个妖怪,脑筋实在是被锁定了,除了嫉恨不服,一心要夺了衣钵去取经之外,它甚至不知道,既然你已经成佛了,还取个甚经呢?

  不但妖怪脑筋被锁了。连老孙的脑筋,似乎也被锁了。

  第一次被口袋捉了,是因为老孙他们没有吃过亏,不知道这口袋厉害。眼看那妖怪伸手去腰间、眼看那妖精抽出一条旧白布搭包儿,然后再目光随着口袋往天空上飘去,然后再眼看着这口袋把自己给装起来,等进了褡包两眼一抹黑的时候,才想明白,这口袋是捉自己的。这就是第一次遭遇口袋戏的孙大圣、二十八宿与五方揭谛。

  第二次,趁着天黑,妖怪又悄悄的撒开了口袋。面对张开大口、扑面而来的口袋那孙行者只是含含糊糊的叫道:“不好了!走啊!”自己就跑了。众神、八戒、沙僧又都装在里面。

  第三次,孙悟空跑到真武大帝那儿搬兵,他跟真武讲了奇怪的口袋。可是,第三次面对口袋的时候,他又是含含糊糊的叫道:“列位仔细!”然后自己跑了。原来,他对前来帮他的神仙救兵们,孙大圣是对这可怕的口袋,只字没提!多么的奇怪呀,吃了口袋这么大的苦头,他却不详告各位、小心提防。

  等到第四次,依然是重蹈覆辙,照旧是只告诉王菩萨口袋厉害,对小张太子他们隐瞒了口袋故事。面对口袋的老孙,照例打谜语一样的叫了一声:“列位仔细!”并且照例自己跑了。

  哎呦呦,孙悟空,猴精猴精的你,是不是被口袋给吓怕了?脑筋怎么这么的反常?

  不仅孙悟空脑筋被锁,连那护法神们,也是一反常态。护法神,一路上,不管是面对什么妖怪,都是隐身的。除非他们想让你看见,不然神仙妖怪,都看不见他们的。可是这一次,等到唐僧被捉、他们显身之后,好像就失去了隐身的神通一样。

  总结起来,这一关难中,妖王、老孙、护法神等等,能力上脑筋上,好像都变得缺胳膊少腿儿,残缺不全了。

  一方面,妖怪这么没档次;一方面,这口袋法宝又如此高大上。天上神仙、地上大神都罩不住的这法宝,肯定是来自更高境界了。

第六十六回(2)意外不意外

 

  情急无奈之下,孙大圣怎么第一个想到了真武大帝呢?原来是那真武大帝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了,人家号称荡魔天尊,威震南赡部洲并北俱芦洲之地,妖魔剪伐,邪鬼潜踪。既然眼前这妖怪是那么的难缠,应该真武大帝他老人家摆平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实际上,我们读一下真武大帝的修炼史,就知道他是剪伐妖怪的手段,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跟孙悟空所期盼的不是一回事了。在根据师父指示,他来到武当山这儿苦苦修行,当时武当山还不叫武当山。他的师父是玉清圣祖紫元君,指点他应该寻找具备某些特征的一个大山去修行,此山在真武修成圆满之后不知多少年,才改名武当。真武、玄武大帝,是个职称,是天上上帝告诉他继承这个职称的:卿往镇北方,统摄玄武之位,以断天下邪魔。

  真武修行,在五千年历史的早期,就是个上古传说了。按照书中所说,他出生于开皇元年,此开皇不是隋朝的开皇,乃是天地鸿蒙万物化生之初的开皇。他的父亲净乐国王与母亲善胜皇后,所在国度自然也就不是人世间的国度了。这个武当山,按照吕洞宾的说法,乃是上师为真武修行而按照先天八卦所构造之地,那么这山这块巨大石头,就会比地球的历史还古老得不知道有多远了。 

  作为先天时代的古老大神,真武大帝降妖伏魔的手段,跟孙悟空的想象差距挺大。首先就是作为本期当值的真武大帝,他的护法龟蛇二将的改邪归正,不是在真武的教导与武力的结果,是通过他的鼓励,龟蛇二将自己弃恶扬善、成功晋级了。四方那些妖魔鬼怪们呢,一看新上任一位真武大帝,生怕新官上任三把火,把自己给消灭了,一开始就四散奔逃、藏匿起来。后来看到新任真武对龟蛇二将的温和善化,就又一个个的出来,前来拜服,于是全部被真武给接纳,一个一个的自行归善。于是,妖魔鬼怪就这样被肃清了。你看他率领的兵卒,都是巨虬狮子、猛兽毒龙,能收服这些毒虫猛兽,为自己护法,为降妖伏魔效力,这哪里是一般的修行人,能驾驭得了的?一般人,别说驾驭,稍不慎就入了邪道、引火焚身了。

  这种高级到顶点的降妖伏魔的手段,现在的孙悟空哪里会明白嘛。现在的悟空不但不明白,他就要被自己的焦燥怒火给烧得冒青烟儿了,你看他来之前给焦燥成啥模样了:咬牙恨怪物,滴泪想唐僧,仰面朝天望,悲嗟忽失声

  至于孙悟空因何而来,对于无幽不察的真武大帝来说,心里雪亮雪亮。对于孙悟空真正需要克服的妖魔,同样走过修行道路的真武大帝,也是一望而知。所以当孙悟空说了一大堆、出言相求之后,真武却表示,自己不方便出手,但是可以派自己的手下龟蛇二将并五大神龙前往,按照孙悟空的要求去擒妖精。同时,还暗示了孙悟空,那妖邪自身,并没有多大本事,我谅着那西路上纵有妖邪,也不为大害。真武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说,真正厉害的不是妖怪,是法宝。法宝能克制与你的原因,肯定是妖怪也不知道的。而孙悟空一再念叨的吓人的搭包儿,真武竟然不让前去助阵的大神们知晓。

  当然了,搬来的大神救兵们,被妖怪一搭包子又装将去了。孙悟空内心仰仗的救星没了影儿,焦燥恼恨也没了根儿,这下他变得斜攲在山巅之上,没精没采。虽然还在嗔恨那怪物厉害,却软耷耷不觉合上眼简直要睡去

  快起来修行啊,不能懈怠,这当儿那日值功曹赶紧显身大吼一声:大圣,休推睡,快早上紧求救。你师父性命,只在须臾间矣!日值功曹亲自介绍了一个孙悟空从来没听说过的大神仙王菩萨。这个王菩萨,跟真武大帝一样,也是在南赡部洲,也是降妖伏魔专业户,也是法力无边的高级大神仙。不同的是,这个王菩萨是佛家的。要不然,日值功曹咋会这么熟悉,并且热烈推荐呢! 

  这个王菩萨,跟荡魔天尊一样的客气,一样的推诿,一样的找借口不亲自上阵,一样的对派出去的徒弟们不交代那个厉害的搭包儿的事情。王菩萨必定心里清楚,孙悟空遇到的,现在不是魔的问题,是孙悟空自己的问题。

  而当降妖伏魔手段符合孙悟空胃口的小张太子、四大神将他们,一样的被妖怪搭包儿收走后。孙悟空真的傻眼了。焦燥也没了、胆气也没了,甚至前所未有的畏惧起来,这行者纵筋斗云,起在空中,见那怪回兵闭门,方才按下祥光。你瞧瞧,孙悟空的修行是这样的,通过成功积攒他的修行资历,通过失败消磨他的魔性执念。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是白费的。 

  孙悟空对武力的偏爱,这算是走到了尽头。你不是自信神通武力吗?现在打不过妖魔了。你不是有搬救兵的手段吗?救兵都被妖怪给搬走了。你不是有了危难就求救菩萨佛祖吗?现在是你们家玄奘跪拜妖邪,压根儿就没脸去见菩萨佛祖了。我看你怎么办?

 

第六十六回(3)精密工艺


  真武大帝的武功,才是真正的武功。孙悟空对人家名号碎碎念的时候,并未认真的想一想,人家为何名号玄武、真武,玄武真武之名号,自然是降妖伏魔的需要,可是武的真谛是啥呢?古书上解释说,龟蛇有鳞甲,故称武,这种说法,浅。

  我们这时代的这一个玄武大帝,来历非凡,就从道经记载中,便可知道,真正的他,来自天上天。“玄武乃元始化身,太极别体,上三皇时,下降为太始真人;中三皇时,下降为太元真人;下三皇时,下降为太乙真人;至黄帝时,下降为玄天上帝。”这个玄武,他来自道家原始太极之上,一个时代往下降级一次,直到最后一次,降生到人世间、作为王子,然后又修炼,修上去,继承了玄武大帝、玄天大帝这个职位。而这个上三皇、中三皇、从其他道籍中,不难发现,并不仅是我们这七千年历史上的三皇五帝时期。“一气分形归虚,生五劫之宗,三清出号神景,化九光之始,太初溟幸玄极冥蒙中,有虚皇分区五劫,一曰龙汉;二曰赤明;三曰上皇;四曰延康;五曰开皇。”

  中国的历史和神话传说中,如同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年落叶的深山大壑,充满了重叠交错的故事、久远的尘埃、错综复杂的恩怨。上面两个记载中,既有这五千年中的历史、又有更古老时期的历史,既有人世间的历史、又有天上的历史,而这些历史,有的称呼、年号,是重复的。是呀,我们这一万年内的历史,是更古老历史的浓缩、重演。

  如果不是这么上古洪荒、历史悠久、来历非凡的大神来坐镇真武之位,恐怕想摆平天底下的妖魔,还真的麻烦。因为,妖魔,多是应化而生的,应人心堕落魔变而化育滋生。人世间的恩怨纠结,才是魔变的源泉。如果想要把妖魔铲除干净,梳理不清历史恩怨是不行的,就算剪伐妖怪死光光,也只是割韭菜的手段。这个真武,人家不费刀兵、不费口舌就可以剪伐魔精的关键,在于他来历远古,生命周期跨越劫终与劫始,任何妖魔生灵,都是此劫内生灭,也就没有他看不穿的生灵,因此人家“无幽不察,无显不成。”

  别看他真武大帝的职位还在玉皇之下,作为原始创生的神,他可以摆平玉皇大帝都摆不平的事情,人世间如同月球一样,积累了太多太多久远的生灵,需要真武、玉皇这种远古大神下降、来到三界内坐镇。

  就好比玄奘和悟空。当玄奘一生一世的在人世间轮回,不知不觉就沾染积累了很多的恶俗观念、把人世间充满杂质的信念,当作了至理,弄得自己的生命,千疮百孔。当孙悟空在人世间游历、跟随人类的师兄弟修行,跟妖魔们一起鬼混,也一样的弄得、满脑袋的垃圾思想。

  可是要说起来,修行去掉世俗恶念,不是修就可以了吗?可是呀,这时代,哪有这么简单。因为他们沾染的那些俗世执著贪念之类的,本身虽属三界内,可是它们背后的历史,不知道多远了,里面缠绕的纠葛牵扯,也不知道攒在多少生灵的手中。你不小心顺手牵了人家的丝,就别怪人家撕扯你,纠缠你。因为是你牵人家的东西,该放手的是你,必定是你。

  玄武、王菩萨,都不会亲手提供孙悟空索要的那种武力。但是孙悟空来了,也得顺着他小老人家的心思去让他折腾、悟道。因此,都指派徒弟们、顺应孙悟空的索求,提供孙悟空式的武力、去降妖伏魔。

  关于对孙悟空请求的拒绝,玄武大帝说得很委婉,我剪伐北俱芦洲的妖邪是按照玉皇大帝的命令;我在南赡部洲收降妖氛更是原始天尊的符召。他们都是原始大神中的大神,他们要求处理的,都是三界内神仙处理不了、处理不好的恩怨。你今次来找我,纯粹是为了个人修行的恩怨,这种小事,不该我出手啊。是啊,人家出手,就会一灭到底,把你的历史都给梳理干净,等于是你的师父了。而那个王菩萨,竟然推说新收的水猿大圣魔性未尽,怕它乘空生顽,无神可治。孙悟空不明白,王菩萨为啥说这个水猿大圣为啥“无神可治”。实际上,如果要处理这个水猿大圣,上界众多的神仙,哪个都能把它给削了。只是,没人会随便的削它。

  这回故事里所说的国师王菩萨,前身乃是西域何国人,历史上有名的僧伽大师。小说中说到他王菩萨所在的这个大圣禅寺,是在他前世修行香积寺旧址上所建,他所拜的是“普照王佛”。僧伽和尚涅槃后真身不腐一直就在泗州,直到清代康熙年间随泗州一起沉没于洪泽湖底。可是,在公元二零零三年,在江阴市地宫,发现一个石函中的舍利子,文字表明就是他的真身舍利。日值功曹口中所说他降伏的水母娘娘、和他本人所说的水猿大圣,都是这里的本土水神。尤其是那个水猿大圣,据说是大禹治水时候给所载湖底的巨猿,历史颇为悠久,比孙悟空的金箍棒历史还悠久。你看这王菩萨,费老大劲降伏了妖怪,也没有一刀切了了事,降妖伏魔,对于他们这些大神来说,不是杀掉这么简单。

  就跟对待玄奘悟空心里的魔性邪念一样,能简单的给你灭了吗?能灭掉的话,就是送你回炉了,还辛辛苦苦的安排你们修行干嘛?还兴师动众的那么多神仙陪着给你们铺垫路途干嘛?

  实际上,是等唐三藏、孙悟空内心的偏执焦燥失去倚仗、失去附着点,直到你能意识到它们是魔性邪念、直到你们自己能控制能摆脱,才是魔难一再出现的意图啊。就好像德国那种高精密数控机床一样,每一个魔难,都是被精确控制的、都是为了塑造你完美成型的。



第六十六回(4)躲不过有因由


  孙悟空一向自认神通广大,而且,要是他不作恶,已经长生不老的他,神通足以自保,反正是,幸福的长久的活下去,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现在因为唐三藏,他一次又一次的,陷入窘境和绝境。这时候的孙悟空,方才真切的体会到,人的愚迷难度、和度人的艰难困苦。

  当孙悟空从真武那儿搬来的五龙神将龟蛇二将都被捉之后,日值功曹催促孙大圣赶紧继续搬兵,理由是:“你师父性命,只在须臾间矣!”意思肯定是,他们很可能保护不了唐僧的性命了。可是孙悟空跳起来嚷嚷要打人的时候,日值功曹又说:“我等早奉菩萨旨令,教我等暗中护佑唐僧,乃同土地等神,不敢暂离左右。”又说他们一直在暗中保护唐僧。又能保护,又不能保护。你们到底能不能保护?是不是胜任保护唐僧的重担呢?

  你看那真武大帝通天的法力,却不来伸手解救唐僧,因为只有唐僧自己可以解救自己。那些护法神、徒弟们可以保护他,却不能替他修行。他自己心中的阴暗龌龊,只有他自己能清除。当唐僧脑袋基本上清醒、意识清楚的时候,护法神就可以保护他,这时候他符合修行人的条件和标准,护法神保护的,就是修行人。当唐僧脑袋不清楚,邪念恶意满心的时候,他不符合,不符合修行人,那就是大俗人、甚至那一刻是个大恶人,护法神不能保护俗人恶人。要是恶人都保护的话,他们就不是护法神,是帮凶了。那么俗人,尘世间的俗人,也有神仙在某种程度上的保护,可是那些是另外职责的神仙,不是修行道路上的护法。

  虽然这时候的孙悟空,还有些懵查查,实际上,那妖魔,似乎早就洞悉了孙悟空的隐秘小心思一样。当最后一次孙悟空孤零零的出现在妖魔面前的时候,黄眉妖王内心很笃定的总结到:“那猴儿计穷力竭,无处求人,断然是送命来也。”见了孙悟空又说道:“我见你计穷力竭,无处求人,独自个强来支持,如今拿住,再没个甚么神兵救拔,此所以说你挣挫不得也。”如果孙悟空不是遇到弥勒佛,妖王的这番话,还真的就刺一样犀利的戳到了孙悟空的内心。是的,长久以来,遇到对付的了的妖魔,孙悟空自己就处理了;遇到对付不了的妖魔,总能搬来救兵对付。总之,一直没有遇到过武力和靠山的武力搞不定妖怪。在孙悟空的眼里,武力几乎就快等于成佛的途径了。关于悲悯和慈悲,虽然有菩萨的言传身教,可是还没有动摇孙悟空对武力的偏信。同时,虽然那玄奘是善良的,脑袋里一样装着各种古怪的偏激的思想,思想上的暴力倾向,也是时不时的爆发出来。偏激的思想,当然是精神暴力了。老孙和老陈,经常对着干,经常看对方不顺眼,实在是因为,他们有着一样的毛病。并且,他们看到对方眼里的毛病,和对方毛病引起自己的不适感、排斥感,实际上,就跟照到镜子看到一个丑八怪一样,只是他们都意识不到,眼前那个丑八怪,是自己毛病的投影。

  孙悟空仰仗自己具备的神通当作武力,唐三藏仰仗自己掌握的佛理当作武力。孙悟空的依仗是个人执著,去掉就行。唐三藏的仰仗,则等于拿佛法当工具当武器去攻击别人、有亵渎佛法的嫌疑。佛法是慈悲劝善的、指点你脱离轮回恶趣的,哪里是攻击性的工具了?所以,从哪个角度上,玄奘师傅都躲不过小雷音跪拜妖邪这一关的。

  实际上,那妖魔脑筋未必灵光,只是这一刻,却真真的让它瞧见了孙悟空的内心。不用说,是背后的神仙有意让它洞穿老孙,好发挥它作为一个魔难的工具作用。不戳到老孙心窝窝里,哪能让老孙真真切切的返观内照呀?

  正是弥勒佛的法宝人种袋,解除了孙悟空所仰赖的片面武力之大能,一次一次的,让老孙对武力的迷信,好像洋葱剥皮一样,被消减到可以控制。然后,弥勒佛真正的法力就登场了。

  在弥勒佛出场之前,虽然已经有玄武大帝与王菩萨的铺垫,日值功曹的点拨提醒,孙悟空对善缚妖魔、武力之外的神通、这种传说中的绝技,依然是不相信的。因此就有了孙悟空对弥勒佛捉妖计谋的三问三答。


第六十六回(5)善缚妖魔


  观世音善缚红孩儿,却是用法力变化自如,任凭你再厉害的武功,也施展不得,只好乖乖就擒。看上去柔弱无力美貌无边的菩萨,其善的力量,能让你感受到比铜墙铁壁还刚强的力量。世界上,再厉害的口才,也无法像菩萨这样,说服你身边的事物变化。你看菩萨,举手投足、心念转动之间,天地就起了变化。

  菩萨教孙悟空引来红孩儿,凭的便是用水在孙悟空手心里写了一个“迷”字,孙悟空见着红孩儿,放了拳头,那红孩儿便着了迷乱,只知道追赶。也就是说,这个迷字冲着红孩儿,红孩儿意识里的其它思想念头,便都被这个迷字给屏蔽掉了,并且迷字在红孩儿的脑袋里放置了一个追赶的念想,红孩儿从未经过修心,不知道体察自己的念头是不是发自真我,便当作真正的自己的意识,尾随老孙而去。

  对于如何叫那妖魔自行前来就缚,弥勒佛用的是,跟菩萨一样的方法,同样是用水在孙悟空的左手心里,写了一个字,弥勒佛写了一个“禁”字。

  可是一开始,孙悟空的反应,却是不同的。孙悟空对菩萨,是信服的,因为见识过菩萨的法力。而对于弥勒佛,孙悟空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识过人家的本事。孙悟空对弥勒佛的认识,应该很早了。可是在孙悟空的眼里,这个整天喜气盈盈、目光矍铄的老头,属于和蔼可亲但没啥本事的印象。所以当弥勒佛向绝望中的孙悟空声称要“我今来与你收他去也”的时候,孙悟空满腹狐疑。

  眼看着笑眯眯的弥勒佛,好像是没什么法力的样子,并且眼看他连自家的童儿都看管不住的样子,怎么也没法儿相信,他能降伏那个已经是神通广大、饶勇善战的妖怪。于是孙悟空有了第一个疑问,行者道:“这妖精神通广大,你又无些兵器,何以收之?”弥勒佛一眼看穿他,笑道:“我在这山坡下,设一草庵,种一田瓜果在此,你去与他索战。交战之时,许败不许胜,引他到我这瓜田里。我别的瓜都是生的,你却变做一个大熟瓜。他来定要瓜吃,我却将你与他吃。吃下肚中,任你怎么在内摆布他。那时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儿,装他回去。”孙悟空不知道,佛说了的话,就是历史,必定发生。而且既然弥勒佛连孙悟空怎么变化都能设计好,而且连孙悟空在妖怪肚子里要撒泼耍混摆拳脚,都设计得那么符合孙悟空当下的愤恨心情与个性,孙悟空却没听明白深层的味道,却对弥勒佛的眼光怀疑起来,不大相信弥勒佛的法眼。

  孙悟空疑虑道“此计虽妙,你却怎么认得变的熟瓜?他怎么就肯跟我来此?”弥勒笑道:“我为治世之尊,慧眼高明,岂不认得你!凭你变作甚物,我皆知之。但恐那怪不肯跟来耳,我却教你一个法术。”弥勒佛解答了孙悟空的疑虑,也等于向孙悟空宣讲了佛境界的法力。到了佛的境界,眼皮底下,再无假象、幻象,任凭你百般伪装欺骗、千变万化,人家的佛力看你的外在包装就像看空气一样透明。这种法力,不是武力神通能达到的,是人家通过修行获得的定力、提高的档次来达到的。修行人的定力,便是世间万象的穿透力。这种穿透力,可以穿越层层叠叠,也可以穿越过去未来,凡是他能穿越的一切,他都可以给你解开,也就是,给你解散,变成一无所有,也可以给你解开一切恩怨纠缠、迷雾业障,还可以,从虚无中,构造出来一切。

  菩萨看上去的柔软、汪洋大海般的慈悲,便是来自这种定力,看上去,静止不动,一无所有,或者无形无质,实际上,那是所有的刚强、坚硬都比不了的力量。这种力量,在人世间,就是修行人,经过各种艰难困苦的磨练,去伪存真,而获得。真话的力量,背后有如此无穷无尽的力量,真相的力量,是人世间的武力、暴力都比不了的。别说人世间的武力,整个世界、天上、天上天、无尽上界,没有真话和真相,穿透不了的、瓦解不了的障碍。

  孙悟空没能静下心来,像我们这样,细细的琢磨学习,弥勒佛的这句话已经给了全部答案,行者问:“他断然是以搭包儿装我,怎肯跟来?有何法术可来也?”

  妖魔鬼怪,便是业障所化所生,弥勒佛、观音菩萨在孙悟空左手上写一个字,那字便构造了一个虚拟世界给妖怪,给妖怪安排了一段虚拟人生,瓦解的力量与重构的力量,对于佛来说,是同一种力量。在这个“迷”字、或“禁”字的笼罩下,那妖怪就成了一个木偶道具。观世音菩萨、弥勒佛给孙悟空展示这种法术,是在给孙悟空观看下界、人世间的真相,下界生灵,是如何在各种假象的诱惑迷惑下生存。

  对于真正的神仙来说,瓦解的力量与重构的力量,孙悟空理解不了。直到孙悟空亲眼看着,那弥勒佛吹口仙气,就把碎金复原成金铙,老孙这才恍然大明白:老天,原来佛法神通,不是拼拳头这么低级呀!


第六十六回(6)善


  孙悟空的修行升级,在小说里,时明时暗,明的不容易理解,暗的就更不容易察觉。凡是菩萨出面教诲、佛出面教诲,讲解展示给孙悟空的,都是菩萨上界的道理。而这次弥勒佛对孙悟空的教诲,便是暗的,上面咱们看懂了,弥勒佛展示了孙悟空之前不知道的构造的力量,构造假象、构造真相,构造假象给妖怪,构造真相让金铙起死回生。而展示给孙悟空善的解的力量,则又是暗中之暗,不明说、不明示,自己去观察、自己去琢磨体会。咱们结合真武大帝、王菩萨的修行历史、结合菩萨在降伏红孩儿时候的言传身教、和几乎是同样的法术,才把这不传之秘给想明白。

  高级大神仙、大菩萨境界、佛境界,人家不动武,肃杀之念都没有,肃杀之事乃护法神所为。人家不动武,无他念,念力所及,便是重开天地了。因为如此,我们看到的菩萨,看到弥勒佛,都是一派春风、春意盎然、喜乐弥漫,再不好的东西,到了人家身边,都化为乌有,就剩下喜乐。

  你看我,把他们给说得这么好听,而弥勒佛那个人种袋、后天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看那些护法神将们、孙悟空,被那口袋一装进去,就法力全失,浑身酥软,连个普通人类的力量都没了。

  人种袋,不就是人皮么?后天袋,三界内、人世间就是后天喔。一旦被人世间这层人皮给包装起来,你就等于是披枷带锁进了牢笼。超脱这层人皮、脱离这个境界,便是跳出了三界,跳出了布袋,成为Buddha。脱了这张人皮,就是自悟自觉。弥勒佛在人世间的时候,整天背着这张口袋,这张口袋里,应有尽有。他有一首诗:“我有一布袋,虚空无挂碍。打开遍十方,八时观自在。”还有一首诗:“手捏青苗种福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成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布袋和尚这两首偈语,孙悟空、唐三藏他们应该都不陌生,可是只有亲见弥勒佛现身、示法,他们才明白,修行的大智慧,善是什么。佛法神通,不是拼拳头这么低级,也不是拼机智、斗嘴皮那么世俗。唐三藏在来到小雷音寺之前,看见三春美景,听到鸟儿鸣叫,他还想到了巧舌如簧的战国名嘴苏秦呢,“声季子舌纵横”,他唐僧得意于自己的口才哟。并且他还感慨,自己三个笨嘴拙舌的徒弟不懂欣赏自己的口才“芳菲铺绣无人赏”。你们粗人不懂欣赏,我自恋还不行吗,“蝶舞蜂歌却有情。”

  菩萨和弥勒佛的喜乐中,蕴含着夺人气魄的气势,孙悟空悟到了这些,才能成为日值功曹口中所说的“喜仙”。你看那日值功曹,在恭维孙悟空是人间之喜仙的时候,实际上,孙悟空正懊恼着呢,不但懊恼,还是前所未有的懊恼悲观。可是日值功曹知道,他这一关难中,将被安排体悟什么、他该悟到什么。

  可是三藏师傅不是一直都很善、以善著称吗?他却走到了邪路上去。三藏的善,在人世间算是善良的好人,而在修行中,就越来越发现里面有杂质,是老好人、有懦弱、有伪善、有不分是非。而当他固守着这些杂质,就越来越麻烦了。这些杂质,支配着他脑袋中的歪理邪念,经常是念念有词、强词夺理,杂质与邪念,互相称兄道弟、互相激发,每每把三藏给摆布得,颠三倒四。

  没经过真正修心的人,是不可能看穿这些的。看穿了,回头看去,才知道,修行之修心,就是培养意志力的过程,日益修心,意志力就日益强大。日益修心,经过各种各样的磨砺考验,真真假假中走出来,走下去,意志力会强大得,能瓦解世界,能构造世界。拥有了这种力量的修行人,说出来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特别,普普通通的,却能穿透人心,进入你的记忆深处、熔铸在你的历史中,让你脱口而出。

  修行之修心,不但排除消灭杂念邪念,还会拥有异常的判断力,能轻易判断进入自己脑海的思绪是否外来,能轻易的察觉周围不自然的变动、现象。不但会拥有这种判断力,还会对周围的变化,有镇定和抑制作用呢,空无一物、却不动如山、却气场强大。所以,从中你会发现,刚即是柔、柔即是刚,无就是有、有就是无。这么说,不是说刚的变柔了,柔的变刚了,混淆不清。混淆不清的那是糊涂,您一定明白,刚的背后是善,善可以体现到下界为刚。柔的背后是善,善可以体现到下界为柔。是下界生灵区分出来刚和柔的,刚和柔的深层,都是同一个善。刚为方,为有形有质之外化,这个世界,是固化的世界,需要形状。柔为圆,圆为无形无质之内敛,这个世界,需要互容共存。

  就好像电影《诺亚》中被上帝用石头禁锢人世间的天使们,在被击碎了躯壳之后,才能回到天堂一样,经过小雷音的魔难,孙悟空真正的结交了上古大神,交际圈扩展到了历史的过去。从今以后,以咱们的眼光来评判孙悟空和唐三藏,算是入门的真修者了。

(第六十六回完) 作者 挪威龙王 绘图 陈惠冠 播音 裴殷

首页 上一回下一回


《西游漫注》文本下载(1-67回)

 

[1][2][3][4][5][6][7][8][8A][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0A][61][62][63][64][65][66][67]全屏版  《微漫注》《诗漫注《图漫注》

播客列表  多媒体打包下载  播器库  
手机音频下载  高清字幕视频下载  欢迎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