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一回  下一回《西游漫注》第五十七回

《西游记》第五十七回
真行者落伽山诉苦
假猴王水帘洞誊文





却说孙大圣恼恼闷闷,起在空中,欲待回花果山水帘洞,恐本洞小妖见笑,笑我出乎尔反乎尔,不是个大丈夫之器;欲待要投奔天宫,又恐天宫内不容久住;欲待要投海岛,却又羞见那三岛诸仙;欲待要奔龙宫,又不伏气求告龙王。真个是无依无倚,苦自忖量道:“罢,罢,罢!我还去见我师父,还是正果。”
  遂按下云头,径至三藏马前侍立道:“师父,恕弟子这遭!向后再不敢行凶,一一受师父教诲,千万还得我保你西天去也。”唐僧见了,更不答应,兜住马,即念《紧箍儿咒》,颠来倒去,又念有二十余遍,把大圣咒倒在地,箍儿陷在肉里有一寸来深浅,方才住口道:“你不回去,又来缠我怎的?”行者只教:“莫念,莫念!我是有处过日子的,只怕你无我去不得西天。”三藏发怒道:“你这猢狲杀生害命,连累了我多少,如今实不要你了!我去得去不得,不干你事!快走,快走!迟了些儿,我又念真言,这番决不住口,把你脑浆都勒出来哩!”大圣疼痛难忍,见师父更不回心,没奈何,只得又驾筋斗云,起在空中,忽然省悟道:“这和尚负了我心,我且向普陀崖告诉观音菩萨去来。”
  好大圣,拨回筋斗,那消一个时辰,早至南洋大海,住下祥光,直至落伽山上,撞入紫竹林中,忽见木叉行者迎面作礼道:“大圣何往?”行者道:“要见菩萨。”木叉即引行者至潮音洞口,又见善财童子作礼道:“大圣何来?”行者道:“有事要告菩萨。”善财听见一个告字,笑道:“好刁嘴猴儿!还象当时我拿住唐僧被你欺哩!我菩萨是个大慈大悲,大愿大乘,救苦救难,无边无量的圣善菩萨,有甚不是处,你要告他?”行者满怀闷气,一闻此言,心中怒发,咄的一声,把善财童子喝了个倒退,道:“这个背义忘恩的小畜生,着实愚鲁!你那时节作怪成精,我请菩萨收了你,皈正迦持,如今得这等极乐长生,自在逍遥,与天同寿,还不拜谢老孙,转倒这般侮慢!我是有事来告求菩萨,却怎么说我刁嘴要告菩萨?”善财陪笑道:“还是个急猴子,我与你作笑耍子,你怎么就变脸了?”
  正讲处,只见白鹦哥飞来飞去,知是菩萨呼唤,木叉与善财遂向前引导,至宝莲台下。行者望见菩萨,倒身下拜,止不住泪如泉涌,放声大哭。菩萨教木叉与善财扶起道:“悟空,有甚伤感之事,明明说来,莫哭,莫哭,我与你救苦消灾也。”行者垂泪再拜道:“当年弟子为人,曾受那个气来?自蒙菩萨解脱天灾,秉教沙门,保护唐僧往西天拜佛求经,我弟子舍身拚命,救解他的魔障,就如老虎口里夺脆骨,蛟龙背上揭生鳞。只指望归真正果,洗业除邪,怎知那长老背义忘恩,直迷了一片善缘,更不察皂白之苦!”菩萨道:“且说那皂白原因来我听。”行者即将那打杀草寇前后始终,细陈了一遍。
  却说唐僧因他打死多人,心生怨恨,不分皂白,遂念《紧箍儿咒》,赶他几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特来告诉菩萨。菩萨道:“唐三藏奉旨投西,一心要秉善为僧,决不轻伤性命。似你有无量神通,何苦打死许多草寇!草寇虽是不良,到底是个人身,不该打死,比那妖禽怪兽、鬼魅精魔不同。那个打死,是你的功绩;这人身打死,还是你的不仁。但祛退散,自然救了你师父,据我公论,还是你的不善。”行者噙泪叩头道:“纵是弟子不善,也当将功折罪,不该这般逐我。万望菩萨舍大慈悲,将《松箍儿咒》念念,褪下金箍,交还与你,放我仍往水帘洞逃生去罢!”菩萨笑道:“《紧箍儿咒》,本是如来传我的。当年差我上东土寻取经人,赐我三件宝贝,乃是锦 襕袈裟、九环锡杖、金紧禁三个箍儿,秘授与咒语三篇, 却无甚么《松箍儿咒》。”行者道:“既如此,我告辞菩萨去也。”菩萨道:“你辞我往那里去?”行者道:“我上西天,拜告如来,求念《松箍儿咒》去也。”菩萨道:“你且住,我与你看看祥晦如何。”行者道:“不消看,只这样不祥也够了。”菩萨道:“我不看你,看唐僧的祥晦。”好菩萨,端坐莲台,运心三界,慧眼遥观,遍周宇宙,霎时间开口道:“悟空,你那师父顷刻之际,就有伤身之难,不久便来寻你。你只在此处,待我与唐僧说,教他还同你去取经,了成正果。”孙大圣只得皈依,不敢造次,侍立于宝莲台下不题。

  却说唐长老自赶回行者,教八戒引马,沙僧挑担,连马四口,奔西走不上五十里远近,三藏勒马道:“徒弟,自五更时出了村舍,又被那弼马温着了气恼,这半日饥又饥,渴又渴,那个去化些斋来我吃?”八戒道:“师父且请下马,等我看可有邻近的庄村,化斋去也。”三藏闻言,滚下马来。呆子纵起云头,半空中仔细观看,一望尽是山岭,莫想有个人家。八戒按下云来,对三藏道:“却是没处化斋,一望之间,全无庄舍。”三藏道:“既无化斋之处,且得些水来解渴也可。”八戒道:“等我去南山涧下取些水来。”沙僧即取钵盂,递与八戒,八戒托着钵盂,驾起云雾而去。那长老坐在路旁,等够多时,不见回来,可怜口干舌苦难熬。有诗为证,诗曰:
保神养气谓之精,情性原来一禀形。
心乱神昏诸病作,形衰精败道元倾。
三花不就空劳碌,四大萧条枉费争。
土木无功金水绝,法身疏懒几时成!
  沙僧在旁,见三藏饥渴难忍,八戒又取水不来,只得稳了行囊,拴牢了白马道:“师父,你自在着,等我去催水来。”长老含泪无言,但点头相答。沙僧急驾云光,也向南山而去。
  那师父独炼自熬,困苦太甚。正在怆惶之际,忽听得一声响亮,唬得长老欠身看处,原来是孙行者跪在路旁,双手捧着一个磁杯道:“师父,没有老孙,你连水也不能够哩。这一杯好凉水,你且吃口水解渴,待我再去化斋。”长老道:“我不吃你的水!立地渴死,我当任命!不要你了!你去罢!”行者道:“无我你去不得西天也。”三藏道:“去得去不得,不干你事!泼猢狲!只管来缠我做甚!”那行者变了脸,发怒生嗔,喝骂长老道:“你这个狠心的泼秃,十分贱我!”轮铁棒,丢了磁杯,望长老脊背上砑了一下,那长老昏晕在地,不能言语,被他把两个青毡包袱,提在手中,驾筋斗云,不知去向。

  却说八戒托着钵盂,只奔山南坡下,忽见山凹之间,有一座草舍人家。原来在先看时,被山高遮住,未曾见得;今来到边前,方知是个人家。呆子暗想道:“我若是这等丑嘴脸,决然怕我,枉劳神思,断然化不得斋饭。须是变好,须是变好!”好呆子,捻着诀,念个咒,把身摇了七八摇,变作一个食痨病黄胖和尚,口里哼哼喷喷的,挨近门前,叫道:“施主,厨中有剩饭,路上有饥人。贫僧是东土来往西天取经的,我师父在路饥渴了,家中有锅巴冷饭,千万化些儿救口。”原来那家子男人不在,都去插秧种谷去了,只有两个女人在家,正才煮了午饭,盛起两盆,却收拾送下田,锅里还有些饭与锅巴,未曾盛了。那女人见他这等病容,却又说东土往西天去的话,只恐他是病昏了胡说,又怕跌倒,死在门首,只得哄哄翕翕,将些剩饭锅巴,满满的与了一钵。呆子拿转来,现了本象,径回旧路。正走间,听得有人叫“八戒”。八戒抬头看时,却是沙僧站在山崖上喊道:“这里来,这里来!”及下崖,迎至面前道:“这涧里好清水不舀,你往那里去的?”八戒笑道:“我到这里,见山凹子有个人家,我去化了这一钵干饭来了。”沙僧道:“饭也用着,只是师父渴得紧了,怎得水去?”八戒道:“要水也容易,你将衣襟来兜着这饭,等我使钵盂去舀水。”
  二人欢欢喜喜,回至路上,只见三藏面磕地,倒在尘埃。白马撒缰,在路旁长嘶跑跳,行李担不见踪影。慌得八戒跌脚捶胸,大呼小叫道:“不消讲,不消讲!这还是孙行者赶走的余党,来此打杀师父,抢了行李去了!”沙僧道:“且去把马拴住!”只叫:“怎么好,怎么好!这诚所谓半途而废,中道而止也!”叫一声:“师父!”满眼抛珠,伤心痛哭。八戒道:“兄弟且休哭,如今事已到此,取经之事,且莫说了。你看着师父的尸灵,等我把马骑到那个府州县乡村店集卖几两银子,买口棺木,把师父埋了,我两个各寻道路散伙。”沙僧实不忍舍,将唐僧扳转身体,以脸温脸,哭一声:“苦命的师父!”只见那长老口鼻中吐出热气,胸前温暖,连叫:“八戒,你来!师父未伤命哩!”那呆子才近前扶起。长老苏醒,呻吟一会,骂道:“好泼猢狲,打杀我也!”沙僧、八戒问道:“是那个猢狲?”长老不言,只是叹息,却讨水吃了几口,才说:“徒弟,你们刚去,那悟空更来缠我。是我坚执不收,他遂将我打了一棒,青毡包袱都抢去了。”八戒听说,咬响口中牙,发起心头火道:“叵耐这泼猴子,怎敢这般无礼!”教沙僧道:“你伏侍师父,等我到他家讨包袱去!”沙僧道:“你且休发怒,我们扶师父到那山凹人家化些热茶汤,将先化的饭热热,调理师父,再去寻他。”八戒依言,把师父扶上马,拿着钵盂,兜着冷饭,直至那家门首,只见那家止有个老婆子在家,忽见他们,慌忙躲过。沙僧合掌道:“老母亲,我等是东土唐朝差往西天去者,师父有些不快,特拜府上,化口热茶汤,与他吃饭。”那妈妈道:“适才有个食痨病和尚,说是东土差来的,已化斋去了,又有个什么东土的。我没人在家,请别转转。”长老闻言,扶着八戒,下马躬身道:“老婆婆,我弟子有三个徒弟,合意同心,保护我上天竺国大雷音拜佛求经。只因我大徒弟唤孙悟空一生凶恶,不遵善道,是我逐回。不期他暗暗走来,着我背上打了一棒,将我行囊衣钵抢去。如今要着一个徒弟寻他取讨,因在那空路上不是坐处,特来老婆婆府上权安息一时。待讨将行李来就行,决不敢久住。”那妈妈道:“刚才一个食痨病黄胖和尚,他化斋去了,也说是东土往西天去的,怎么又有一起?”八戒忍不住笑道:“就是我。因我生得嘴长耳大,恐你家害怕,不肯与斋,故变作那等模样。你不信,我兄弟衣兜里不是你家锅巴饭?”那妈妈认得果是他与的饭,遂不拒他,留他们坐了,却烧了一罐热茶,递与沙僧泡饭。沙僧即将冷饭泡了,递与师父。师父吃了几口,定性多时,道:“那个去讨行李?”八戒道:“我前年因师父赶他回去,我曾寻他一次,认得他花果山水帘洞,等我去,等我去!”长老道:“你去不得。那猢狲原与你不和,你又说话粗鲁,或一言两句之间,有些差池,他就要打你。着悟净去罢。”沙僧应承道:“我去,我去。”长老又吩咐沙僧道:“你到那里,须看个头势。他若肯与你包袱,你就假谢谢拿来;若不肯,切莫与他争竞,径至南海菩萨处,将此情告诉,请菩萨去问他要。”沙僧一一听从,向八戒道:“我今寻他去,你千万莫僝僽,好生供养师父。这人家亦不可撒泼,恐他不肯供饭,我去就回。”八戒点头道:“我理会得。但你去,讨得讨不得,次早回来,不要弄做尖担担柴两头脱也。”沙僧遂捻了诀,驾起云光,直奔东胜神洲而去。真个是:
身在神飞不守舍,有炉无火怎烧丹。
黄婆别主求金老,木母延师奈病颜。
此去不知何日返,这回难量几时还。
五行生克情无顺,只待心猿复进关。
那沙僧在半空里,行经三昼夜,方到了东洋大海,忽闻波浪之声,低头观看,真个是
黑雾涨天阴气盛,沧溟衔日晓光寒。
他也无心观玩,望仙山渡过瀛洲,向东方直抵花果山界。乘海风,踏水势,又多时,却望见高峰排戟,峻壁悬屏,即至峰头,按云找路下山,寻水帘洞。步近前,只听得一派喧声,见那山中无数猴精,滔滔乱嚷。沙僧又近前仔细再看,原来是孙行者高坐石台之上,双手扯着一张纸,朗朗的念道——
  东土大唐王皇帝李,驾前敕命御弟圣僧陈玄奘法师,上西方天竺国娑婆灵山大雷音寺专拜如来佛祖求经。朕因促病侵身,魂游地府,幸有阳数臻长,感冥君放送回生,广陈善会,修建度亡道场。盛蒙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金身出现,指示西方有佛有经,可度幽亡超脱,特着法师玄奘,远历千山,询求经偈。倘过西邦诸国,不灭善缘,照牒施行。
  大唐贞观一十三年秋吉日御前文牒。自别大国以来,经度诸邦,中途收得大徒弟孙悟空行者,二徒弟猪悟能八戒,三徒弟沙悟净和尚。
  念了从头又念。沙僧听得是通关文牒,止不住近前厉声高叫:“师兄,师父的关文你念他怎的?”那行者闻言急抬头,不认得是沙僧,叫:“拿来,拿来!”众猴一齐围绕,把沙僧拖拖扯扯,拿近前来,喝道:“你是何人,擅敢近吾仙洞?”沙僧见他变了脸,不肯相认,只得朝上行礼道:“上告师兄,前者实是师父性暴,错怪了师兄,把师兄咒了几遍,逐赶回家。一则弟等未曾劝解,二来又为师父饥渴去寻水化斋。不意师兄好意复来,又怪师父执法不留,遂把师父打倒,昏晕在地,将行李抢去。后救转师父,特来拜兄,若不恨师父,还念昔日解脱之恩,同小弟将行李回见师父,共上西天,了此正果。倘怨恨之深,不肯同去,千万把包袱赐弟,兄在深山,乐桑榆晚景,亦诚两全其美也。”
  行者闻言,呵呵冷笑道:“贤弟,此论甚不合我意。我打唐僧,抢行李,不因我不上西方,亦不因我爱居此地。我今熟读了牒文,我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送上东土,我独成功,教那南赡部洲人立我为祖,万代传名也。”沙僧笑道:“师兄言之欠当,自来没个孙行者取经之说。我佛如来造下三藏真经,原着观音菩萨向东土寻取经人求经,要我们苦历千山,询求诸国,保护那取经人。菩萨曾言:取经人乃如来门生,号曰金蝉长老,只因他不听佛祖谈经,贬下灵山,转生东土,教他果正西方,复修大道。遇路上该有这般魔障,解脱我等三人,与他做护法。兄若不得唐僧去,那个佛祖肯传经与你!却不是空劳一场神思也?”那行者道:“贤弟,你原来懞懂,但知其一,不知其二。谅你说你有唐僧,同我保护,我就没有唐僧?我这里另选个有道的真僧在此,老孙独力扶持,有何不可!已选明日起身去矣。你不信,待我请来你看。”叫:“小的们,快请老师父出来。”果跑进去,牵出一匹白马,请出一个唐三藏,跟着一个八戒,挑着行李;一个沙僧,拿着锡杖。这沙僧见了大怒道:“我老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那里又有一个沙和尚!不要无礼!吃我一杖!”好沙僧,双手举降妖杖,把一个假沙僧劈头一下打死,原来这是一个猴精。那行者恼了,轮金箍棒,帅众猴,把沙僧围了。沙僧东冲西撞,打出路口,纵云雾逃生道:“这泼猴如此惫懒,我告菩萨去来!”那行者见沙僧打死一个猴精,把沙和尚逼得走了,他也不来追赶,回洞教小的们把打死的妖尸拖在一边,剥了皮,取肉煎炒,将椰子酒、葡萄酒,同众猴都吃了。另选一个会变化的妖猴,还变一个沙和尚,从新教道,要上西方不题。
  沙僧一驾云离了东海,行经一昼夜,到了南海。正行时,早见落伽山不远,急至前低停云雾观看。好去处!果然是——
包乾之奥,括坤之区。
会百川而浴日滔星,归众流而生风漾月。
潮发腾凌大鲲化,波翻浩荡巨鳌游。
水通西北海,浪合正东洋。
四海相连同地脉,仙方洲岛各仙宫。
休言满地蓬莱,且看普陀云洞。
好景致!
山头霞彩壮元精,岩下祥风漾月晶。
紫竹林中飞孔雀,绿杨枝上语灵鹦。
琪花瑶草年年秀,宝树金莲岁岁生。
白鹤几番朝顶上,素鸾数次到山亭。
游鱼也解修真性,跃浪穿波听讲经。

  沙僧徐步落伽山,玩看仙境,只见木叉行者当面相迎道:“沙悟净,你不保唐僧取经,却来此何干?”沙僧作礼毕道:“有一事特来朝见菩萨,烦为引见引见。”木叉情知是寻行者,更不题起,即先进去对菩萨道:“外有唐僧的小徒弟沙悟净朝拜。”孙行者在台下听见,笑道:“这定是唐僧有难,沙僧来请菩萨的。”菩萨即命木叉门外叫进。这沙僧倒身下拜,拜罢抬头正欲告诉前事,忽见孙行者站在旁边,等不得说话,就掣降妖杖望行者劈脸便打。这行者更不回手,彻身躲过。沙僧口里乱骂道:“我把你个犯十恶造反的泼猴!你又来影瞒菩萨哩!”菩萨喝道:“悟净不要动手,有甚事先与我说。”
沙僧收了宝杖,再拜台下,气冲冲的对菩萨道:“这猴一路行凶,不可数计。前日在山坡下打杀两个剪路的强人,师父怪他。不期晚间就宿在贼窝主家里,又把一伙贼人尽情打死,又血淋淋提一个人头来与师父看。师父唬得跌下马来,骂了他几句,赶他回来。分别之后,师父饥渴太甚,教八戒去寻水,久等不来,又教我去寻他。不期孙行者见我二人不在,复回来把师父打一铁棍,将两个青毡包袱抢去。我等回来,将师父救醒,特来他水帘洞寻他讨包袱,不想他变了脸,不肯认我,将师父关文念了又念。我问他念了做甚,他说不保唐僧,他要自上西天取经,送上东土,算他的功果,立他为祖,万古传扬。我又说:没唐僧,那肯传经与你?他说他选了一个有道的真僧。及请出,果是一匹白马,一个唐僧,后跟着八戒、沙僧。我道我便是沙和尚,那里又有个沙和尚?是我赶上前,打了他一宝杖,原来是个猴精。他就帅众拿我,是我特来告请菩萨。不知他会使筋斗云,预先到此处,又不知他将甚巧语花言,影瞒菩萨也。”菩萨道:“悟净,不要赖人,悟空到此今已四日,我更不曾放他回去,他那里有另请唐僧、自去取经之意?”沙僧道:“见如今水帘洞有一个孙行者,怎敢欺诳?”菩萨道:“既如此,你休发急,教悟空与你同去花果山看看。是真难灭,是假易除,到那里自见分晓。”这大圣闻言,即与沙僧辞了菩萨。这一去,到那
花果山前分皂白,水帘洞口辨真邪。
毕竟不知如何分辨,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 吴承恩 绘图 陈惠冠)




西游漫注》第五十七回  

(真行者落伽山诉苦   假猴王水帘洞誊文)

 

(1) 寄生肢体
(2) 位
(3) 幻念寻根
(4) 一体相连
(5) 假的真不了却有欺骗性






(1) 寄生肢体


四年前,曾经看过明珠台一个BBC纪录片,根据大致内容,网上还能找到该节目部份视频内容。如有兴趣可以来这里 http://www.bbc.co.uk/nature/adaptations/Parasitism 。暂且不说这个节目,且说上回书开头,小说诗曰一首。在玄奘兴致高昂之际,小说马上又诗曰一首。第一首可以不用多说,因为诗中已经说的太明白了。这首诗是对修行前途的展望,可不是说玄奘和老孙的修行现状、也不是对他们的近期要求。

但见那第二首诗,尽是初夏时节的柳绿花红,自然美景。
熏风时送野兰香,濯雨才晴新竹凉。
艾叶满山无客采,蒲花盈涧自争芳。
海榴娇艳游蜂喜,溪柳阴浓黄雀狂。
长路那能包角黍,龙舟应吊汩罗江。

可是你知道,西游记从来不写没用的诗,没有跟主题无关的诗作。就好像天地间造物之际,就处处遵循相生相克之道,凡是剧毒动物附近,一定就能找到解毒之草药。这是天地生人的考较。而当玄奘的修行遇到要过关的时候,他走过的地方,同样出现了意味着解毒的葱茏草木,对于熟悉草药的玄奘,他看到兰竹,应该想到往下应该提升一下气节。他看到艾叶、蒲花、山茶花、柳条,应该想到自身的心灵也需要清热去毒。艾叶味辛苦性温,散寒止痛降湿。蒲花性平味甘微苦寒,清热解毒。山茶花辛苦寒温。柳枝柳叶味苦性寒。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玄奘就是看见了,想到了,也不入心。他甚至从那漫长绵延的小路,联想到了包粽子的茭白叶,从粽子想到了龙舟,从龙舟想到了汨罗江。茭白也是性寒解热毒。这么多清热解毒降火的药材,一排排出现,猛戳他的眼睛,他就是想不下去。这想到热闹和娱乐,他反而来劲了。想到谁不好,偏想到那个传说中抱着大石头投江自杀的屈原。

就算再不得志的君子,也顶多闷闷不闻于人、默默生存于世,这样云淡风轻的心态,才是正品君子。抱着石头投江自杀的拧巴人,恐怕千古无几,也亏他想到河底的决心这么大。说实话,我严重怀疑这个传说,就像传说有人能砍自己几十刀自杀一样的离谱。除非他是把石头绑在自己身上。

“顶巅松柏接云青,石壁荆榛挂野藤。万丈崔巍,千层悬削。”然后就撞上了奇异如《魔戒》中哥特式建筑般的陡峭地形。西游记中多处山区的描绘形容,都比魔戒还有特色。然后就更加奇异的变异人出现了,两个贼首“一个青脸獠牙欺太岁,一个暴睛圜眼赛丧门。鬓边红发如飘火,颔下黄须似插针。”等到这伙贼匪被孙悟空全部杀死,愈加奇异和变异的六耳猕猴现身了。

这个六耳猕猴,乃是在玄奘修行的初期,就如同侵入蝌蚪的寄生虫一样,进入他幼小心灵的六贼欲念。等到他修行上愈加成长,他已经不能辨识,这六贼欲念,并非他自己、更不是他的本来面目。而这时候,这寄生虫,已经随着他的成长、吸取着他的营养、壮大成一个粗壮的肢体一样。当玄奘动念之际,那肢体也会随着运动,真的就像,长了五条腿儿的蛤蟆。连这蛤蟆,都以为自己天生就有五条腿呢。是的,就是开头提到的BBC纪录片《Parasitic》,如果您不花时间想看视频,这里有盗版文字 http://qkzz.net/article/c3c3169c-6528-4d47-bfe0-793e97efb2ae.htm 。

“灰鹭的粪便里带有大量的寄生虫卵,水边的蜗牛是这些虫卵的天然孵化师,它们吃下灰鹭带虫卵的粪便,就能排出小小的成虫。一条小虫粘附到蝌蚪的身上,破坏蝌蚪的细胞,这只蝌蚪就会长成五条腿的青蛙。要是一只蝌蚪的身上粘附上两条小虫,那它就会长成六条腿的青蛙。总之,一条小虫粘上蝌蚪,就能使青蛙多长一条腿。”

人类是有精神肢体的。但是不一定有精神肢体的人,他的精神肢体就是正常的。如果一个人,不是因为个人修养、道德品质高尚、而具有超人的打动力和感染力,他一定是长了精神的寄生肢体。有这种寄生肢体的人,在国内,呼风唤雨、升官发财、如鱼得水。他们自己不知晓,别人也不知晓,是寄生肢体的运作,这种精神寄生肢体是主人,人本身、已是仆从。

玄奘他,一方面强要孙悟空为自己做主、一方面又要强做孙悟空的主,两种截然相反的想法激烈交锋中,招惹出来更加离谱的邪念生灵六耳猕猴,这是他自从降生尘世,就开始小心滋养的。

中国传统文明,是一个极其注重实践的文明,这种实践,非但要付诸身体行为,更是要精神和心灵上的实践。因为按照传统文明的理念,精神上摒弃、心灵上清净自洁,均是在锻炼成就人应有的精神肢体、或者说脉络,精神的脉络强盛通畅,会与身体的脉络联通。孔子儒学,实乃商周及上古中国传统文明余韵之整理,并非独创而是汇集。《论语》所言道理,不是明清到现在人们以为的理念、理论,个个都是手法。以为是纯粹的理论,实在是天大的误会。古籍中记载,有成的文人,要有所作为的时候,举手投足间、能牵动天地的气魄,哪是空学理论能学出来的?

如此深沉广大的道理,玄奘不懂但是他必须要懂,要想往前走,就必须看破这一绝境。所以菩萨就,精心算计安排下这一大难,必须都要发生,一点都不能少,顺序也不能错,时辰也不能差,这样他才能,把自己好坏掺杂在一起的,好比炉渣一样的心念中,提纯出来自己。

 

(2) 位


孙悟空被玄奘赶走,其实他真的走投无路的。并不是真的那些他想去的地方不收留他,而是呢,孙悟空自我感觉自己没能走到修行的终点,半道回家,是一件在自己这儿都说不不过去事情。你看他,怕自家猴儿笑话自己出尔反尔没器量,怕天宫嫌弃他做事没耐性不肯容他久住,怕三岛神仙说他不羞,怕去龙宫的龙王们那儿丢面子。其实说到底,是他自己情绪上过不去而已。这说明什么?说明孙悟空开始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哩。另一方面,说明什么呢?说明了他离位了。离开了自己应在的位置上,做什么事情都踏实坦然,离开了自己的位置之后,走到哪里,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排斥和欢迎,其实,都是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这个原因,是孙悟空走到哪里都有天涯尽头感觉的来源。
所以他就又回到玄奘处表示希望回归取经团队。可是这个团队中的他的位置,已被玄奘给掐断了。玄奘再次驱逐了他,驱逐的理由是:一,孙悟空杀害生命,不仁不善。二,尤其是孙悟空杀生连累了他这个师父。所以要驱逐孙悟空,至于孙悟空是谁安排的,孙悟空本人是不是还有劝善的希望,则不在他的考量之列。特别是,离开孙悟空他还能不能取到佛经,则是他认为,就算是去不得佛经,也不会接受孙悟空。也就是说,孙悟空和佛经正果如果是同步相关的,那也要选择赶走孙悟空。
孙悟空无奈之下,才忽然想明白,自己之所以走投无路,乃是因为自己是从位置上被驱逐了。自己被驱逐,最终原因并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乃是那唐僧负了自己。老大唐僧离位了,众徒弟就一个接一个的跟着离位了。孙悟空被驱逐了,不该讨饭的猪八戒被支开讨饭去了,仅剩的一个护法的徒弟沙和尚被支走寻水去了。三个护法都离位,外邪如果还不乘虚而入,那外邪也太愚昧太呆瓜了。
想明白的孙悟空,也想到了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往哪儿走路。他肯定想到了一个道理:解铃还需系铃人。于是乎他就飞奔落伽山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紫竹林。于是后面的故事就有了延续和解决的机会。其实,唐僧要赶孙悟空走,按照道理的话,应该先禀告菩萨的,毕竟,菩萨是孙悟空的推荐人,也是唐僧的恩师。解铃还需系铃人。后面的道理是,解决问题要寻找根源去、寻找来源去。这不光是做人的伦理、做事的道理,也是事情本身作为一个独立存活体、他的分层构造使然。中国人做事情,总是看上去聪明,却只知道解决表面,问起来深层的理性和逻辑,则是一坨浆糊。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假聪明、真糊涂。
你看当初老孙捣蛋,东海龙王就是上秉天国,小白龙忤逆,西海龙王也是同样上秉天国,因为他们知道判断一个生灵是否该杀的决定权在上界,三界内的生灵决定,在玉皇大帝。而作为修行团队中的成员,他的去留,可不是你这个唐僧能决定的,尽管你是老大、能决定他们修行的成败。但是一向懦弱不肯做主的唐僧,却在这个根本就不该他做主的事情上要做主了。中国人做商务买卖,之所以贿赂盛行,一方面是制度使然,一方面是思维方式使然。激生贿赂的制度,也是这变态的思维方式使然。这种思维方式为什么是变态的?究其实质,仍是离位的思维、促使你离位、促使做的事情离位,不但自己离位,也扭曲别人、别的事物、促使他们都离位。也就是,把自己和别人、和一切,从正常生息的体系中砍断剥离出来。修行的过程,也是从起步的最底层,一层一层的归位的路途。归位之前,先修理好那一层。中国传统文明,本是一个天然的自我修补的文明系统。
唐僧本是离位下界的,这个事情菩萨是太知根知底了。现在,他要重新认识位置的概念,通过错误思维产生错误后果,从错误中反省和回归。可是错误思维一旦从根源上注定,它自己就成活了,会衍生出一套变态的筋脉和通道、层层纠结,也是为了生存,但是是寄生式生存。
菩萨面对大哭倾诉的孙悟空,向他分析出来里面的是非、把他和唐僧各自的是与非提纯出来讲解给他。就这样化解了行者的心头疑惑。可是那玄奘,就没这么容易了。他要苦历魔难先。由于在修行上自我肢解,他的寄生体就出来收拾他。你说这个六耳猕猴假悟空,一方面,他知道长老赶走了“自己”,对方没有自己、连口水都喝不上。一方面,其实他连猪八戒和沙和尚都不认识,而当真正的孙悟空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是当对方作是自己镜像。甚至是,他还要临阵磨枪的学习抢来的通关文牒,因为不知道内容嘛。再者,他不认识老猪老沙,居然能幻化出来一模一样的老猪老沙和白龙马。
你不觉得,这个六耳猕猴,一方面神通广大、一方面脑筋有很大问题?

 

(3) 幻念寻根


从来都是满脸洋洋自得春光灿烂的孙悟空,今天挂了阴天的牌,别说善财童子见了觉得稀罕,恐怕满天的神仙,看见了都会认为少见。一向是脑壳被砍得火星直冒、嘴皮都不会松一松的孙大圣,也有受人闷气的时候、也有无奈的时候呀。满脸晦气和怒气的孙行者来到紫竹林,那善财童子自然一打照面就觉得,这猴子肯定满肚子不服和不忿。尤其是一脸黑线的孙悟空气哼哼的脱口而出“有事要告菩萨”,这千载难逢的戏耍良机可不能错过,挑逗一下猴子,就算冒险一下也值得。所以善财童子马上调笑孙悟空:“好刁嘴猴儿!还像当时我拿住唐僧被你欺哩?”质问完毕,善财童子马上展开对菩萨如滔滔江水般绵绵不绝的称颂“我菩萨是个大慈大悲大愿大乘救苦救难无边无量的圣善菩萨,有甚不是处,你要告他?”
善财童子这下子立码儿把已经给撑得满满的孙悟空给踩爆了,孙悟空的容量到了极限,无漏偏逢连阴雨,没办法,人家踢到了孙猴子的麻骨。可是暴怒之下的孙悟空,脱口而出一番话,把善财童子教训得连连陪笑之余,咂吧咂吧嘴,品品味道,竟然是说给孙悟空自己的。孙悟空这样呵斥道:“这个背义忘恩的小畜生,着实愚鲁!你那时节作怪成精,我请菩萨收了你,皈正迦持,如今得这等极乐长生,自在逍遥,与天同寿,还不拜谢老孙,转倒这般侮慢!我是有事来告求菩萨,却怎么说我刁嘴要告菩萨?”
等孙悟空说话,自己就觉得味道不对了。因为他自己,几乎就是跟他嘴里呵斥的善财童子、差不多一样的履历。他本来作怪成精,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后因唐僧揭下偈言获救,菩萨安排唐僧收了他做徒弟,皈正迦持,正在走向“极乐长生,自在逍遥,与天同寿”的路上。既然这样,大恩在先、小怨在后,还不感谢唐僧、转倒要抛弃唐僧,还想来菩萨这里反映唐僧的不是、埋怨菩萨安排的不公。想到这些,孙悟空的肝火就泻了大半。等到见到菩萨之后,也就少了N多的怨气,剩下一些委屈、和只想要倾诉倾诉,小孩子一样,发泄发泄就了账。
菩萨告诉他,只要是人身,都不可轻易打死。因为就算是那些很坏很坏的人,他们能做人,都是特别特别难得的机会,一旦失去人身,几乎就再也没有做人的可能了。一旦再不能做人,那就是下地狱销号,永远死掉、真的死掉。之前,孙悟空懂得人身可贵、凡人做人不易。这一次通过教训,让他明白了对坏人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就算他们向善的机会渺茫,不到他们寿终那一天,神仙们都不会放弃唤醒他们的努力。之前,孙悟空迈向了菩萨界的慈悲心怀;现在,菩萨教他要继续前行、跨向更高深的善良慈悲心怀。前所未有的,菩萨留孙悟空在落伽山,而且空前绝后的一住就是四天,这四天,少不了对孙悟空言传身教。
听闻更高深道理,孙悟空情知自己需要提高,就开始耍赖皮要求菩萨取下金箍儿放自己回家。菩萨说不会松箍儿的咒,孙悟空就表示要找如来。然后菩萨说你打住,我与你看看是祥瑞之气还是晦气。孙悟空就自作多情的说,不用看我,肯定是不祥透顶啦。没想到菩萨说:我不看你,看唐僧……。
其实菩萨一眨眼工夫就能看到过去未来,看一看她自己安排的过去未来,更不在话下啦。她看到那唐僧顷刻之间就有伤身之难,还算定会有人不久就会来到落伽山找小孙。六耳猕猴的所想所为,在他自己都搞不清的时候,菩萨就看清了。唐僧脑袋里想什么说什么,在他自己脑袋里还空荡荡的时候,菩萨就已经看到板上钉钉的了。那沙悟净找上六耳猕猴,沙僧如何反应,六耳猕猴如何反应,一切都在,不是在菩萨预料之中,而是,一切都在菩萨安排之下。
当然是说,他们这每一个相关的人神妖,他们脑袋里的每一个念头、他们的每一个行动,他们以为是他们自己所想所为,可是他们完全想不到,这里面,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有左右他们的观念的想法、还有菩萨放置到他们脑中的想法。菩萨放到他们脑中的想法、左右着局势的发展。
且说那六耳猕猴,他先是敬水,唐僧则是敬水不吃吃罚水,敲了唐僧一杠子就把他给敲晕了。按道理说,如果六耳猕猴是恶棍,他喝骂唐僧:“你这个狠心的泼秃,十分贱我!”以它那么大的力量和神通、还有那棍子的沉重,唐僧还不被一下子给敲成稀泥呀。但是没有,唐僧只是被敲晕了而已。对于六耳猕猴所拿的棍子之沉重,把唐僧敲晕,所需要把握的力道,应该还是蛮精准蛮轻微的。也就是说,六耳猕猴并没有敲死唐僧的意思。再者,这六耳猕猴敲哪里不好,偏要敲长老最软弱的脊骨……
或许有人想到,哪能随便让它敲死老唐,护法神肯定是暗地里保护了。有可能是护法神出手保护了。但是依我推断,护法神并没有出手保护,因为他们应该跟菩萨一样,算准了这六耳猕猴不会下狠手。你看,后面沙僧跑到花果山,打死了一个变作他模样的猴精,沙僧被团团围住,其实按照六耳猕猴的本事,沙僧是不可能走脱的。但是沙僧走脱了,六耳猕猴连做做样子追赶的意思都没有,由他去了。
六耳猕猴没有伤生的意识,是不是很有唐长老的风范?那么六耳猕猴耍狠骂人,也是唐长老的风范吗?
不是的。那个又是敬水,又是骂他打他的行者形像,是最早期孙悟空打杀了六贼之后,他跟孙悟空闹矛盾时候的行者形像,准确的说,是遗留在他内心的那个行者的恶形像。为何一路上孙悟空保护他立功那么多,他都没有在心中凝聚成形像,偏偏凝聚了这么一个恶相来?因为呀,因为当初,孙悟空强行打杀了那六贼,等于是强行灭掉了他心中的执念。孙悟空的手法,是道家修行的手法,管你三七二十一,灭掉你心中执念先。而唐僧没有那么好的根基,完全不能割舍这心中六贼,怨气凝结,就钩织了一个恶行者。等到这一关,他心中保留的六贼之根、高层面之根、变换了人类形像,再次打劫、故伎重演,孙行者再次强行灭掉了贼匪,等于再次强迫玄奘过关,但是他心中的根蒂至深,深在他被贬下界那一层,早就养育了一个六贼王中王。正是这一贼王,当初将他踢下神坛、踢掉罗汉果、踢到凡尘中。
因为心中这一贼王,他幻念中的师父,早已不是宝座上的真如来,而是那假佛假师假如来……

 

(4) 一体相连


正常的而且是主要的筋脉肢体一旦被斩断阻塞,连基本的吃喝供养都困难了。那唐长老也记不得修心怀善了、也气急败坏了、还又饥又渴、痛苦难挨了。然而正当仓惶无奈之际,孙行者很恭敬的捧了一杯水出现了。这张老照例是破口大骂、斯文没有、基本的礼貌也没有。你说说,就算是孙悟空干了伤天害理大坏事,你这个师父就算不曾是师父,跟老孙也算不上不共戴天之仇吧?然而他骂骂咧咧不住口,似乎孙悟空干的坏事,让他自己的骂人、成了天经地义的好事情呢。
你看他如此激烈、如此坚决,在他看来,这才是坚定的修行人、纯正的修行路呢。然而小说,在他又一次发作之前,已经写诗明言,说他这是空劳碌、枉费争、心乱神昏诸病作,形衰精败道元倾,他的种种辛劳归根结底一个字:懒。他的种种心思归根结底一个字:病。
他的病态心神,无形中左右了猪八戒的心神,老猪下南山坡讨饭,觉得自己嘴脸丑陋,要做变化,结果摇头晃脑晃来晃去,竟然变出来一个哼哼唧唧的食痨病黄胖和尚。食痨病不确定是什么病,但是通过后面文字,那些家庭农妇看见他,看他是病入膏肓一样、胡言乱语一样、甚至是可能转眼间就一头栽倒在他们家门口咽气的糟糠样,很有可能是给人体力虚弱、随时会虚脱、过去常见的必死之病肺结核。结果人家不是因为善心被启发施舍给他,反是因为嫌恶想摆脱才给他施舍。那么,对于游历修行人来说,就算讨到施舍,也算白来了。于是后面不得不发生,拉着唐长老亲自来。
而且,讨饭也没碰上新鲜热饭,是焦糊冷饭。你看跟人家孙行者比起来,人家老孙就能撞上刚煮好的满锅热饭。而且讨到饭了,却又没办法舀水,只好让沙和尚用衣襟儿兜着冷饭,用钵盂盛水。而当老猪老沙赶回来,居然看到一幅狼狈的画面:三藏嘴啃泥、白马又跳又叫、行李不翼而飞。
八戒一瞧,飞快的看出名堂,惊心和痛心之下,老猪他顿足捶胸、大呼小叫:啊!这还用说,肯定是死猴子打杀贼人的同党来报复孙猴子、结果报复到我们头上来了。啊!肯定是行李也被他们抢走了。啊!肯定这老和尚死翘翘了,我们赶紧卖马、买棺、埋人、迈步回家啦。你看猪八戒,在修行的态度上,转变速度之快,让人浩叹。
其实这老师父,只是因为长久的憋了一口气,自己本身郁结的一口气而已,那六耳猕猴敲了他一杠子,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该他倒霉。然后沙和尚把他直挺挺的身体扳转弯曲过来,他就缓上气儿来了。然后哭哭啼啼起来的老师父,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当听闻是孙悟空打人抢劫,这老猪不说散伙了,马上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义愤填膺,表示要去讨包裹、讨公道。
沙僧认为老猪前去花果山找老孙,以他的性情可能会出事,出事之后的老猪说不定就肉包子打狗不回来了。沙僧决定自己前去花果山,老猪也同样不放心。自己对悟空很粗暴很无良的长老,这时候,也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反过来详细教导稳重温和的老沙、如何见机行事、如何说话委婉、甚至连怎么作假、怎么转去菩萨处告状,都替老沙想好了。
路途遥远,老沙飞了三天三夜,这才到花果山界。落在山峰上,低头俯视,看见孙行者拿着一张纸,在念叨通关文牒呢。这么奇怪的场面,老沙也无暇多想。就在半空中就高喊师兄师兄什么的。那行者一抬头,看见一个面熟又不认识的家伙。沙僧看他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就按照唐僧的吩咐、说出一番曲意逢迎的话儿来,试图打动这个孙悟空。
一个半吊子,你怎么能打动?
方才老沙,明明听着那行者念诵通关文牒的怪模样,文牒中说的一清二楚、人家是大唐王派遣陈玄奘前往天竺如来取经超度,那行者就是看不清主语、宾语和补语。而那假行者嘴里说出来的“我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送上东土,我独成功,教那南赡部洲人立我为祖,万代传名也。”他估计真不知道,这是人家玄奘长老的心里话、当初要去取经的一大动力。
“谅你说你有唐僧,同我保护,我就没有唐僧?我这里另选个有道的真僧在此,老孙独力扶持,有何不可!”弱化自我,强化孙悟空,这个,不也正是唐僧最近以来的潜意识么。
沙和尚打死妖猴,纵云雾逃生。然那怪异的假行者,回洞却叫“小的们把打死的妖尸拖在一边,剥了皮,取肉煎炒,将椰子酒、葡萄酒,同众猴都吃了。”真正的孙悟空,压根儿就不曾沾染荤腥的。花果山的猴子们,正经是吃水果素食的。恶气笼罩之下,真猴子假猴子竟然都吃肉,而且是同类的肉。
这妖猴吃猴,说来还真的怪真老孙自己,当初他为了增加说话的说服力、渲染恐怖气氛,向准备相信白骨精的唐长老说,想当年他自己占山为王的时候,整日价骗人吃人。结果呢,没能说服唐长老,还在他唐长老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虚构的印象,今天变成真事了。
这一回的题目,后面一句是“假猴王水帘洞誊文”,可是小说中写的很清楚,是这假猴王在念诵关文,而且是抢来的原件、并没有另外誊写一份。“誊”字何解呢?

 

(5) 假的真不了却有欺骗性


一向闷声不发财的沙和尚,大家伙都以为他老实巴交又内向的、肯定因为不善言辞才甚少言辞。然而这第一次花果山之行,就打破了大家对他的成见。他虽然没有辨别妖邪的法眼,可是不但说话机灵得颇显老江湖的味道,还见解深刻。首先他非常非常清楚,不管是哪个佛祖,只接受凡人前来取经,只有凡人带领的修行团队才会得到接待。并且,凡人取经是没戏的,需要他们这种没有凡人的人类的身体的高层面生灵来做护法。那凡人的修行取经,一切魔障都是注定的,应该有的,是凡人自己积累下的麻烦,被兑换安排成重重的魔难,通过经受魔难来让修行人洗清罪业和自我障碍。而他们哥几个非凡的生灵做护法,也是因为他们哥几个自己的原因,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解脱,被曾经犯下的罪过给埋入三界,要想解脱,那就是跟随修行的凡人、通过保护他一起解决麻烦、来获得提升和解脱。

为什么他们自己面对魔难就不行了?非要跟唐三藏这样的凡人一起面对呢?因为真正的解脱必须是通过人类的身体、这一层的肉身的经历、感受、才能真的偿还与解脱。可是他们没有这个身体。可是如果他们要拥有这个身体,就得投胎做人。投胎做人了,那也就是凡人了,要想修行解脱,仍然需要别的高层面神仙妖怪的来归顺做护法。

这个道理,不光是沙和尚明白,老猪老孙白龙马,个个都明白。正是因为这样,一旦发现修行的老师父没戏了,他们基本上想到的,就是放弃、或者想办法促使老师父精神起来。如果让他们自己,谁都知道,去得西天也取不得经。能很快就窜到西天的,是不被三界内很多层面束缚的。不被束缚的话,就谈不上解开那一层的债务危机。不能解开那一层的债务,就不叫佛门修行。这一路上所遇到的妖魔鬼怪,都是道门体系的修行方式,他们的修行,基本上是属于符合人们的一般理解的,那就是越修档次越高、本事越大、是个基本正比关系。而且他们的修行,也是只解脱自己,不管别人,也管不了别人。可是唐僧呢,一直到了走到灵山,还是没啥本事的大俗人一个的表现,本领和见解,没有随着档次阅历提高。这样也好,就为一路上妖魔们折腾他,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老沙这样明白清楚又细腻的讲解,那神通广大的六耳猕猴、用六只耳朵去听、却一只耳朵也进不去,听不懂、也不知道沙和尚嘴巴在那里喃喃自语说的是什么,这妖猴还以为是老沙是在说昏话。可是妖猴见沙和尚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自己说少了不好意思,就道出了自己的计划,要走花果山特色的赝品之路、自造唐僧、自造护法、自己打造山寨版取经队伍。看他这架势,假如他们的赝品货能成功上路、如果如来佛拒绝他们,十有八九,他们会再自造一个如来佛、再让自造的佛给他们派发胡诌的经。假如大唐国不接收他们的伪经,闹不好这群傻瓜会自己学伪经呢。这个六耳猕猴,看似神通广大智慧超群,这么穷折腾一场,就是为了活一个虚荣心的满足。一路上,差不多每一个知道唐僧要去干嘛的妖怪,都知道唐僧为什么要这么苦苦的行走。只有这个六耳猕猴不懂。说起来他的真实水平,恐怕属于是妖怪里面的最低档。好了,六耳猕猴不管后面怎么折腾,现在是一碗凉水已经被我们看到底,后面他不可能折腾出来什么水平的了。

那么,满含悲愤的沙僧,来到落伽山,就撞上了真悟空。假悟空的面目,后面就一层一层的被掀开。

 

(第五十七回完)转自天涯论坛/作者  挪威龙王

《西游漫注》TXT文本下载